幕布之后•其三 尘烟蔽日
评分: +3+x

“请进。”无名博士自文件堆里抬起头,伸着脖子努力地辨别刚才敲门的力度与门外的模糊人影属于哪位副站长。

门外人将手指贴在门口的指纹识别器上,磨砂玻璃的双面门缓缓滑开。

Roger站在门口,尴尬地举起一只手问候。面对着无名冷漠的注视,他只好抢先开腔:“那什么……总督已经不用当了,我回来接着在00干……”

“犯错误了吧?”无名扶了扶眼镜,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动作,重新埋头在纸堆里一张一张地签名。

“就是个锅,算什么错误……”

“切。你的话能信几分。”

Roger清清嗓子,试图找回站长的威严。“所以,办公室该还我了吧。”

“就惦记着办公室,00站最近怎么样也不问问?”无名重新抬头给了他一个白眼。

Roger移开视线,坐在办公桌对面,完全被无名的三两句噎住。空气静默到凝集,秒针嘀嗒走动的声音都能轻松地收入耳廓。

“先去隔壁休息一下,我把我的东西收拾起来拿回去。”无名整好文件起身,拉了拉衣摆。“那这些文件……”她把手放在那两摞一尺厚的纸张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留给你批咯。”

Roger拉起行李箱,想不通为何三个星期能堆积这么多文件不批。他觉得“拖延”二字或许可以概括,但他不敢说出来,除非愿意这一个月都当光杆站长。


六个人围着会议桌,等待着议题被提出。除了E,没人知道这次紧急会议的召开是为了什么。一丝不安的气氛随着A有节奏的敲桌声蔓延开来。

“好,2059-014号提案,开始表决程序。宣读背景与议题正文。

“掌控俄罗斯以外的欧洲土地的AWCY-破碎之神联合政权希望与混分结盟或合并,以解除来自西南亚异联与基金会的直接生存威胁。现就此进行表决:是否接受结盟或合并提议,并与其夹击西南亚异联以确保领土连续性。”

众人面面相觑——或者说,除了D的众人。Delta-D,Williams Bao,在沉寂中笑出了声。

五道怀疑和不解的目光聚集到了他身上。

D伸手,把手中把弄的自动点火器拍在桌面上。“我们中间可能只有我系统地学过中国历史吧。以史为鉴,这个问题的正解就像摆在这里一样清晰了。”

“你是说……海上之盟?”C颇为吃力地梳理了一遍临近忘记的中国历史线。

“看来,决定提拔一位少年作为最高层是有理由的。C,你很博学。”D赞赏地,或许也有出乎意料地翘了翘眉梢。“我们看见了,历史就是一辆自行车,前轮已经轧过了往事,而我们不知道一模一样的后轮什么时候会再轧上来。”

“所以,请提出一些对所有人而言都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空发感叹。”A不满地提醒。

“这次和千年之前的那一纸盟约很相似,但不同呢,更加明显。既然大家都不了解,我也就不去剖析异同了。欧洲的异常军事力量和受训练的常规军事队伍怎么着也得北非和中东那些家伙喝两盅的,甚至有能力直接灭了他们。只是……这两个组织对于自己的力量长期以来都没有自信,现在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地建立起信心来。我们需要做的,只不过是协助他们进行一点点的攻击——更重要的,一个强大的心理后盾。”

D看出来,其他人并没有完全听懂。他仍旧靠在椅背上,并不准备重新再讲一遍。

“简而言之,我们只投入很小的力量,就能收回北非,合并西欧。这个赞成票,我投了。”D毫不犹豫地按下了眼前的绿键。

一段不长的思考时间,随后赞成一栏中一个接一个地跃出字母。

A看看屏幕:“全票通过。散会。”

后世,人们都会在历史书上看到:“2059年2月3日,混沌分裂者德尔塔指挥部做出决定,与AWCY-破碎之神联合政权结盟并预备合并。第三次世界大战,即第八次超自然战争,拉开序幕。”


一轮红日自东方冉冉升起,德黑兰逐渐活跃起来。烟火气在一夜静谧之后重新眷顾了这座城。

在城外敌军的眼里,这是一座奇怪至极的城市。有些人衣衫褴褛地带着信仰前往清真寺,也有些人开着丰田戴着金表忙着前往写字楼。现代文明与宗教信仰的气息在这里完全交融,贫穷与巨富也在这里一览无余。当然,更加明显的对比他们已经在利雅得见过了,那还是四个月之前的事。

四个月……

联合军队的战线总指挥陷入思考。三十万异常军事力量和准异常军事力量一同出动,环地中海地区用了三个月占领,阿拉伯半岛用了五个月攻下,如今到达德黑兰又用了四个月。何况,德黑兰并不一定是最终目标,他们已经作好了继续向阿富汗、巴基斯坦甚至印度推进战线的准备。西南亚异联,这个曾经叫做ORIA的边缘组织如今却顽强地抵抗了将近一年。他想到,当战线继续西进,后勤线逐渐变长,ORIA的反攻也许就会令自己措手不及。

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他离开了软垫椅,走进了侦测无人机传来的全息画面:

城市中心,一片低矮的波斯式房屋在繁华的商业街和办公楼之中显得突兀。他完全可以认定,这就是西南亚异联的总部驻地。从城外看,掩映在高大建筑之中自然是成功的掩护;但观察者若翱翔空中,这便未免显得弄巧成拙。

门前的旗杆上挂着一面旗帜——倒不是他曾经所熟悉的ORIA旗,而是以整个领土为纹样的异联新旗帜。要接纳印度和以色列,保留以往浓重的伊斯兰元素绝对不可,但绿白配色多多少少也证明,它的路线也并未因非伊斯兰国家的加入而改变多少。

总指挥把视线移到了城市的更外围。德黑兰的城市道路网错综交缠,他注目于此,下唇微微撅起,手指神经质地摩擦着下巴。

够了。他走出影像球,拿过桌上的电子地图,用橙红色的线条画出几道路径,又端详许久,注上了一个醒目的“8:00”,在纸张触感的屏幕上用指关节敲击了三次,发送给各级指挥部。围城已经半月有余,是时候开始斩首了。

每条路径的起点都是军队的包围驻点,终点汇聚在市区中央,像一根绞索正从四周绞紧城市的核心。

七支队伍一个接一个地显示已经收到共享。他抬起右腕,时间刚刚好。

他在等待。不出二十分钟,他就能看到这次征途是否还会继续了。

指挥官靠在办公桌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影像。


Ridth被裹挟在一大批同样带着头盔手持步枪的人流中,向德黑兰——这个陌生城市的中心冲去。路口处有时能看到,其他队伍正在与他们平行的路线上前进。

Ridth朝周围瞥了两眼,手中武器的不同再度让他感到了不公平。看起来都是制式步枪,并无区别,不过有些人的枪支在弹膛处附加着一个并不大的黑盒子。Ridth眯着眼,看向他左边的人步枪上盒子的零件标记——反EVE粒子发生器。他转过头,又在身后下士的枪支上看见了这样几个字:现实稳定场附加器。

自己的武器……仅仅是一支射出铜壳子弹的铁管而已。这是他不知第多少次感慨此事了。

他遗憾地叹了口气。一年了,明明对各种异常体系知之甚详的自己还是只算他们眼中的“非正规常态军事人员”。所有常规战斗技能和奇术战斗技能在一直都只能为别人打打掩护的情况下,也不过是废技。

“看什么看?赶紧跟上队伍!”来自身后的呵斥让他不得不把目光聚焦到正前方,大步向前奔跑。

一道绿莹莹的光芒突然从面前看似无人的防线中闪出、扩散,几乎照亮了天空。

“奇术防御小组原地应战!其余人员就地寻找水平方向掩护!”团长转身吼道,双手间已经跃出一个蓝色光球。

Ridth迅速蹲在了最近的大楼拐角处,旁观这场形势未定的遭遇战。

一直跟在队伍最后方的那个徒手行进的班冲到营长旁边,一道道光芒从每个人手中流出,汇集着对抗性EVE能量的光球逐渐扩大到半条街道的半径。

垒防后,十多个异联战斗员探出了头,共同扔出了一道直达天际的奇术冲击力场。混分黑型战斗班抛出的对抗性能量球与力场平面接触,瞬间分散平摊成一个同样高入云端的平面,粒子互相碰撞,能量不停交换,但绝无一方能够推进一步。交锋面逐渐白热,变成一道明亮的光墙,使白昼的天空与太阳都顿时失了颜色。

手持反EVE粒子枪的人员在团长的手势指挥下跳出掩体,对着光墙连续扣下扳机。枪管中似乎没有射出任何东西,但所指之处立刻闪出一阵更强烈的光线,随即两方的奇术阵皆被烧融出一个大洞,以此为中心不断崩塌。

低能级反EVE粒子对抗奇术的技术就如基金会的斯克兰顿,是混分在奇术面前独家的制胜法宝。

垒壕里的人感到了事情不妙,一个肥皂泡般的防御场立刻从上空开始构建。但反EVE粒子继续解决了一切——甚至包括有生力量。反EVE粒子同样射在防御场上,凐灭产生的超高温把其中的人也化成了一团等离子态云,然后慢慢冷却,变成分散的粒子,均匀地铺在地面。

Ridth已经见怪不怪了。但他仍然不敢相信,直击异联心脏的攻击还是如之前任何一个城市般,无甚困难可言。

“继续前进!”团长一个翻身越过垒壕。


“本道防线战损率如下:

“混分所属队伍,第五师第一团,战损0.12%;第五师第三团,战损0.54%;第五师第六团,战损0.38%。

“破碎教信徒为主体的队伍,第五师第二团,战损14.3%。

“AWCY所属武装力量,第五师第四团,战损0.4%;第五师第五团,战损0.41%;第五师第七团,战损0.2%。汇报完毕。”

总指挥官听着人工智能机械的播报,只在听到第二团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

“汇报敌方情况。”他向窗外极目望去,地球的曲率把德黑兰隐藏在了地平线下。他失望地收回了目光。

“参与本道防线构建的异联人员共158人,伤亡104人,战损率63.82%。”

总指挥官在这个数字前愣住了。


七个团,七千多人,挤在了德黑兰城的最内环。按照作战方式的不同,他们迅速地分成了三层,但仍显拥挤。

Ridth很难想象这一堆矮房就是异联的心脏,但上空一层叠一层,如托勒密天球模型般的奇术防御阵,间接证明了这一点。

Ridth蹲在最后一排,看第一排的奇术作战队伍再次拿起反EVE粒子喷射器按下了扳机,可这个透明的半球却并未如预料一般轰然垮塌,他们只见射出的粒子在防御场上悬停,逐渐由无色到迸射出光芒,又在一瞬间反射了出去,高能级反EVE粒子的波束在天空中划出一道轨迹。

Ridth的眉梢不可置信地微微颤动着。他从没见过不会与反EVE粒子互相凐灭的奇术阵列——显然,第一排的“精英力量”们也是。他们抬起身,停下了瞄准与射击,有人甚至已经把武器收回到了标准持枪姿势。

整个战场静默了。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不会有人能够预料,此时,EVE粒子构成的防护场穹庐由内而外地自发收起,“主任”与其他所有异联领导层举着双手低头向外走来。

师长的命令从第一团开始,向两边传递:静观意图,暂不开火。

最后一层防护场完全打开,他们——八个人排着队列,直直朝着第一团方向走去。所有人都已准备好对诈降偷袭做不遗余力的反击,八个人每在路上留下一个脚印,弥漫的紧张气氛就多一分。

他们在众多枪支与奇术师的瞄准下坦然自若地走到了第一团阵前,举起双手跪在了地面。“主任”伸出双手,向师长递出了一份投降协议,随即这个小小的队伍便立刻被临时警戒小组控制。

联合战线的战士们欢呼着,冲进了西南亚异联的总部设施。


“他们很精明,长官。”第五师师长站在总指挥对面,将投降协议的唯一一份纸质正文放在了桌上。“他们知道,即使我们攻不破,他们也只是固守着一个毫无战胜与逃脱可能的堡垒。当然,他们可以调外援,但是也仅仅是浪费兵力而已。所以,他们才会做出这个决定,投降。”师长略微一顿,以询问性的语气问道,“我记得,我们的宣言中说过,会优待投降者?现在……仍然适用吗?”

总指挥翻看着协议,不假思索地回答:“适用。优待当然只指免于处罚和资产保留,这都已经是恩赐了。”

“另外,我们的战士占领他们的设施后发现,他们回收了不少东西,包括很多极危险的物品和生物。他们的投降可能也与此有关。这些东西如果在攻击中逃脱或者泄露,伤及的可不止一方。”

总指挥点点头,同时也合上了协议书,靠在椅背上,双手抓住扶手,看向天花板。

“就在你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吧……这就结束了啊……”

师长犹豫了片刻,局促地坐了下来。“是啊,结束了……我本来打算打持久战的,没想到半天就解决了。”

“下一步,混分可能会提出把欧洲西半部合并入它的领土。”总指挥以扶手为着力点坐起,懒洋洋地说着,“虽然我是AWCY推出来的人,但是如果并入混分,我也没什么意见。只是回到约翰内斯堡之后我可能会提出高度自治,仅此而已。”

太阳正在西坠,光芒穿过了灰蒙蒙的天空洒进窗来,温暖地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只愿之后,都能待在自己的温馨的居所中,惬意地享受这自然的恩赐。

至少,他们觉得,辎重行进的尘土、子弹发射的硝烟,在他们不长的生命周期里,不会再遮蔽住日光了。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 侵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