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评分: +8+x

已经是深冬,但Jiu却完全没有感受到一丝凉意,他站在雪地中,任凭寒风灌进他单薄的衣物。阳光十分微弱,歪歪斜斜洒在他的脸上,却不能带来一丝暖意。雪刚停不久,已经积攒了厚厚一层,没过了他的脚踝。他就这样立在雪地之中,身上挂满了白惨惨的雪,静默的连呼吸声也无处寻觅。

Jiu缓缓地睁开眼睛,他看到不远处的白色中有一朵极不合群的粉色正在逐渐变大,他眯起眼睛仔细分辨,立刻喊出了一句话:“爸爸!”他像苏醒的雕像,蹦跳着甩去身上的雪迹,向远处身穿粉色卫衣的男子奔去。

面对飞奔而来的Jiu,男子摘下了卫衣帽子,露出了与其“父亲”的身份完全不符的面容。他将双手插入裤兜,立在原地直到兴奋的Jiu立在他的面前。男子拍打着身上的雪花,揉搓着冻得通红的双手:“叫我Zhen博士。”男子用冰冷的口气驱逐着,“离我远点,你一过来就带来一股凉气。”Jiu识趣地退到一边,和之前站在雪地里的姿势无异。

“今天是除夕,你不是很好奇城市里的样子吗?去看看吧,天黑之前就动身,转到尽兴就回来,不回来也行。”语罢,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沓纸币和几张车票。“从站点A门出去,沿着公路走2公里就能看到车站。这些钱用来买回程车票。”

“谢谢爸爸。”Jiu接过那一沓纸币和车票,反复打量着。他不知道如何分辨纸币,只能依靠数值的判断来分辨面值。他点了点,笑着答谢面前的人。

Dr.Zhen注视着在雪地中趔趄奔跑的Jiu,脸上显现出一个露齿笑。


Jiu伫立在迅速流动的人群中,有些失神。对于他,眼前的一切都难以捉摸,无比新鲜。大量的新鲜事物陈列在眼前,他却一时难以做出举措,毕竟一切都显得遥远且虚假。

过路人碰到了他的臂肩,将他从无限幻想中拉回现实。他匆忙翻出了那一沓Dr.Zhen交给他的纸币,他想用这些钱买些东西,什么都好。他的视线停留在了一张夹在纸币当中的纸上,在将其抽出摊开后,他愣住了:这分明是一张地图。地图描绘的正是他所在的城镇,用红色的记号笔顺次勾出了几个地点,这显然是要求他去的意思。

Jiu迟疑片刻,放弃了买些东西的欲望,显然Dr.Zhen给他的任务才是首位的。他将纸币塞回口袋,拿着地图向路人询问地图上标出的地点。“先生。请问这里……?”

然而,路人在他靠近时闪开了些许。“啊!这孩子身上为何一股寒气.穿的这么单薄,不会冻死吗?”

Jiu睁大了眼睛,他无法理解对方所说的一切,就连那句感叹在他看来也是出乎意料的:“先生,你知道这是哪里吗?”他指着其中一处标记。

路人双手交叉摩擦着两臂,不禁打了个寒颤:“……从这个街口左转,往前走200米就到了。你……”

没给路人任何多问的余地,Jiu迅速道了声谢便穿过人群,在流动的,三五成群的过路者之间移动。


他到达了第一个地点,是一片冻住的湖。Jiu环视着漆黑夜色下的湖面,缓缓走上了冰面。他不解为何被要求至此,再次拿出了地图,拿起手电反复审视是否有偏差。他在地图后看到了第一行文字: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湖上滑冰。你又害怕又拘谨,死死拉住我的臂膀。看到你紧张的样子,我反而有一种莫名自豪的感觉。你还依靠着我,至少在现在你还不能离开我,这份依靠难道不值得我自豪吗?将来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身边,飞的更高更远。所有我一定要记录下来,因为这样的镜头总是稍瞬即逝的,这让我感受到了父亲的感觉。
Feng

Jiu放下地图,脑海中一片空白。他迈步向前走去又很快改变了方向,以至于自己在不大的范围内来回绕圈。Feng是谁?为什么要派我来这个地方?文字里所写的“你”又是谁?这都是让他昏头转向的问题。他滑倒了,仰倒在冰面上。风让他的头脑清醒了些,此时他仰望着夜空,充斥着星星的夜空,如此近,却显得如此远。他伸出手去够,最终什么都碰到,这个视角是如此熟悉,不觉有颇具温度的液体从眼角淌下。他慌忙用袖子抹掉,但那东西已将他的脸融出了一个洞。


他到达了地图上第二个标记点,仔细阅读地图背面的文字。


新年的街道是如此的热闹啊,你对一切都是如此的好奇,我牵着你的手,将街边小摊的每一处都解释给你听。你不管问我多少次我都觉得高兴,这是一种非同寻常的快乐,是作为父亲的不厌其烦。你母亲在弥留之际告诉我,你将是个温柔善良的天使,正是如此啊。我想我将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时刻。
Feng

Jiu的喉结上下动动,他逐渐意识到指引与文字是相对应的。他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年味已经把整座城市笼罩,将黑暗驱逐到万里高空。复苏中的城市将水汽从各家各户的烟囱、门窗中吐出,目所能及的地方全被红色浸透,哪怕是被雪覆盖也无法掩盖其鲜红的色泽。他忽然觉得一切变得如此熟悉,尽管他已经尽力克制不将自己代入角色。他逐渐辨认出了各个招牌所代表的意思,尽管他大字不识。眼前的红色与白色变成了六边形的方块,蒙在他的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了。他急忙眨眨眼睛,将眼角的泪收回。他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不,准确说这是他第一次获得感觉,这种感觉像是……温暖?他无法继续衡量,因为他感到浑身都在融化,他不得不甩掉衣物在雪地中跑起来,从人群中逃离。


到达最后一个标记点,是一处民宅。与街道完全不同的是,这里是破败的楼阁,透露不出任何生气,似乎荒废了许久。Jin在扣门之前还是翻开了地图,尽管他此时极其想接近门后的东西。这次,不是日记,反而是一张死亡通知书。

姓名:Huang Jiu
年龄:17
死因:意外死亡
死亡日期:2017年12月11日
……
……
父亲签字:Feng
母亲签字:
……

Jiu死死地盯住了死亡通知书上的照片,这照片上的人分明就是自己,早在17年的12月11日死亡,为何自己仍伫立于此。现在是2021年,在死亡四年后自己再次复活了?Dr.Zhen是怎么回事,分明记得他是自己的父亲,那为何眼前的一切又是这般熟悉?

一切的一切让Jiu无法理解,于是他扔掉了行李冲上楼梯,撞开了那扇能解释一切的门。门开了,Jiu呆呆地立在门口,屋内的人也惊讶地看向他,时间似乎禁止了。鞭炮声响起,屋外的火光照亮了两人的脸。Dr.Jin看清了对方,Feng,这个名字的拥有者,自己的父亲目前就在眼前,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他喊了出来:“爸……”

他没有来得及喊完,因为屋内的暖流已经席卷了他的全身,将他融化的一干二净。


Dr.Mo拿着一沓照片,不解地翻看着:“除夕那天晚上,有很多组织的目标都自杀了,而且他们自杀的时间差异不超3个小时,这是怎么一回事?”

Dr.Zhen接过照片仔细查阅着,在他脸上浮现出一个夸张的笑容。他笑的前仰后伏,但保持了无声的笑意,这一动作看起来更像是要将什么东西从胃里呕出。

Dr.Mo皱皱眉,将照片从对方手里拿回,问道:“话说回来,你的‘孩子们’哪去了?”

“他们啊,我送他们回家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