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混沌分裂者的成立
评分: +21+x

各位早安,请找个位置入座,各位还是不要在柜台那儿找了,目前这里暂不提供茶水和零食,那儿只有牙膏之类的生活用品,我也知道各位只是来这里混简历的,但是也请你们在讲座中保持严肃些,谢谢。

在你们都坐好前,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及本次课座的主要内容。我是来自混沌分裂者远东分部的职业讲师,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林博士。这次讲座我们将会学习早期分裂者组织的是如何出现又是怎样去抗争,以及在其中出现的关于面向异常事物的新思潮。如你们所见今年已是混沌分裂者成立第98年了,接近百年间无数同僚们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为了共同的理想而走在一起,尽管他们深知自己无法看见理想的实现,这无关紧要因为他们深知历史所赋予他们的特殊使命,为了全人类的未来,为了我们所有人。而现在我们就更因为如此要去溯源,问问你自己,何为我们的初心?何为我们的使命?本次讲座举办的原因便是解答这些问题。

1901年9月7日著名的紫禁城公约在中国北京由十三位不同的研究超自然事物的组织签订,并由此联合并成为一个统一的组织,该统一组织的使命是控制并收容各种异常事物,以保护人类免受此类事物威胁。——这就是SCP基金会。而仅仅只是13年后,便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了——SCP基金会很快走向了分裂。首先我们必须要明白的是尽管SCP基金会在公约签订之初就统一了思想,其组织原则为“控制,收容,保护”,但基金会内部派系主义严重,13个超自然组织的成员先前都有着各自的思想与主张,各自的主张引起无数争论在基金会内进行碰撞,由此便产生了在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两大论题:“SCP基金会是否有必要直接参与影响现存社会并引导人类进步”和“人类是否有必要充分使用和理解异常用作发展进步”。而这两大论题也是直接导致分裂者出现和基金会内战爆发的根本原因,同样也是关于对人类未来的路线之争。

根据1901年紫禁城公约原则规定SCP基金会本身运作不受各个主要国家政府的司法管辖权,授权和委托的干扰。基金会内部是一种世界主义的,它不倾向于任何政治实体或民族群体,它的目标是为全人类的利益。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正是第二次工业革命人类发展历史上的巨大革新与进步,基金会诞生在那样的一个年代并在这样的环境中确立了自己的崇高使命,他们高傲地宣称自己将成为人类的先驱,年轻的人类才刚刚从愚昧中走了出来,但同时我们也知道在那个年代也正是资本主义国家相继从自由竞争阶段过渡到垄断阶段,世界秩序由此迈入帝国主义时期,技术的革新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大解放却没有给个人生产力进一步的解放,帝国主义的扩张瓜分了整个世界,给全世界带来了镇压与奴役,矛盾之处就在于基金会的所谓领航者们其本身就是统治压迫阶级中的一员,崇高的理想与残酷的现实产生了巨大的反差,甚至在紫禁城协议签订之初清政府也在列强的压迫下签订了《辛丑条约》,基金会此时仍宣称代表全人类的利益,在面对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压迫与剥削却视而不见,基金会也正是带着这种矛盾而生也预示着它以及它所构建的帷幕体系终将成为反动的“封建壁垒”,四号先生作为德意志帝国异常事务检验机构的代表也是压迫者的那方,曾跟随德意志军队见证纳米比亚屠杀时也曾有过这样的质疑:

…人类间还从未停止过厮杀、战争、复仇等流血冲突,基金会到底要在人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在文明发展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1902年12月O5议会经过投票表决通过了一二八决议,这项决议明确了此后基金会对现存世界格局采取相对孤立的态度,在政治上采取绝不干涉的原则,不会卷入任何形式的政治斗争、军事冲突、意识形态争端,拒绝参与一切对帷幕下的世界可能产生任何影响的行动(在其本质上也是为了防止基金会作为第三方力量破坏孤立原则和帷幕),并将继续严格保持SCP基金会对公众的隐匿,这就是被后世称为孤立主义的基金会思潮,而这项决议的通过也表明了基金会已经难以再视自己以保护全体人类的使命并彻底走向了消极的孤立主义道路。

在一二八决议设立之初这种消极的主张就遭到了一些高级人员的不满,而基金会对于其内部日渐激进的派系主义也无能为力。1910年第二代O5议会已初步形成,关于对基金会未来的主张成为了不断争论的主题,基金会内部已然形成思想上的分裂。1914年O5们在关于对一名人型异常的处置方面出现分歧,O5-11坚决反对将人型个体编为SCP,首先对于基金会关于保护人类为己任的使命提出质疑,引发了议会中的公开分裂;很快O5-11的主张遭到议会反对,O5-11对基金会感到失望便开始设计叛逃,时任O5-12为O5-11的丈夫其被胁迫加入了叛逃计划,并在O5-4的联系下与O5-7达成共识,就此四名O5组成的反对派集团形成,反对派集团成员部分是“O5-11”支持者,希望基金会重新审视保护人类的使命,但更多的为异常武器化支持者,其追随者更多受O5-12和O5-7的影响。其成员中都支持对异常展开广泛研究和使用,并运用于人类的进步。O5-7则为集团中的思想领袖,他创立了“异常黑盒理论”并提出:

“…在愚昧与无知中的人类畏惧着一切,害怕着篝火的火光所照射不到的黑暗处,无知构成了人类最原初的恐惧,而正是在历史中无数的先驱走出了篝火踏入那黑暗中直面所不理解之物,人类才终将已窥见宇宙恩赐的那一丝光芒,人类所拥有的六百万年的历史中只在七千年前才发现并使用了火,直到如今(1915年)火具体是什么物质都仍不得而知,但在此之前人类已经运用火创造了文明创造了篝火,但人类不能止步不前,知识便是力量,只有运用知识去打败未知者才能享有未来,有人在篝火旁设立了一道屏障妄图想成为新的天主教教会,它站立光与暗之间禁止求知者逾越一步,它声称无知者才能享有幸福,它自诩文明之锋却不过是封建的回光返照,但这种谎言不会瞒过所有人,因为人类历史进步的车轮会碾过一切反动的力量,反抗是失语者的本能,而混沌的力量将会为此唯一的出路至死方休”——《分裂者宣言》节选

O5-7预见到当时的基金会(和整个异常社群)仅是遭遇了异常增长的开端;宣称要生存,基金会就必须不止于保护常态,而应积极定义常态,决定人类种族的未来。

在O5-4的安排下,另外三名O5开始转移,与此同时几支武装力量开始了对基金会的的袭击。1914年7月19日,十四艘基金会运输船同时遭到袭击,许多具有实用价值的异常物品被劫走,多个站点发生叛逃和袭击,大量人员和人型异常被转移。一夜之间基金会被叛逃者袭击的元气大伤,基金会内战爆发。而这支叛逃力量被称为“分裂者”,之后被O5-7赋予了“混沌分裂者”的名称,这就是初代“混沌分裂者”。有资料显示早期分裂者组织最终分成了两派,一派携带着大量异常物品和研究人员进入了巴尔干地区以及中东地区建立了早期的分裂者基地,而另一派则继续参加了基金会内战。而此时世界也正进行另一场残酷的战争,关于人类未来的议题不再只停留在口头争论,正式的暴力冲突出现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内战仍是小规模的极端派对基金会本身腐朽保守的主张反抗的暴力诉求,所以在一开始极端派遭到了基金会的强力镇压,基金会很快从反叛者的袭击中缓过神了,同年由于四名O5缺失的情况下保守派强行通过了二二七草案,基金会一长制的确立,开始在组织结构上实施集权化,设立了大量的监督部门,并展开了清肃运动加强思想控制,异见者被公开清除处决,并在1916年通过了臭名昭著的不信任投票,导致时任O5-4被怀疑为“分裂者同情者”而被剔除出议会,多名高级官员受到牵连,这在同时被认为基金会官僚体制的正式形成和保守派在高层的正式掌控,此时基金会内出现的巨大分歧和挑战公开化加剧,经过数年的镇压使得内战陷入低迷,只有“分裂者”组织仍在不断袭击基金会站点。

1919年-1924年因为一战结束,基金会迫切的吸收了大量员工,基金会中基层组织大量换血,由于一战带来的社会动荡和世界格局的新变化,基金会内再次出现了相关的讨论,尽管这些人并不知道这些问题曾带来了怎样的流血冲突,很快这些事让基金会高层感到不安,很多异见者也借机串通新的阴谋,1924年《新宣言》出现并在基金会内部传播,六月位于澳大利亚site-47的站点站长伙同其他高级人员煽动人员叛乱,史称六月阴谋或四七叛乱,尽管当时澳大利亚其他站点的快速反应小队被指派镇压,但死水已然被搅动,于是六月阴谋成为了煽动基金会内战再次爆发的导火索,基金会内战由此进入高潮。

与此同时,在某些O5的要求下一份组建由“忠诚者”组织的“黑手套”队伍的草案被提交至议会,于是由“红右手”中选拔出一批人组成了新的黑手套队伍也就是“分裂者”,值得注意的是这批名为“分裂者”的特殊队伍其实是假借基金会叛逃者之名,它的实际职能用作完成有悖伦理道德的任务,或是处理令人不快的政治问题,甚至有证据表明“分裂者”本身参与过对基金会内部异见者的处决工作,而“分裂者”的最高指挥交于了第二代O5议会中的领袖——O5-1,关于O5-1的资料很少,但有资料表明他为前指挥研究组Omega-5领导,被指派参加墨西哥圣马可的“神之双子”最高机密计划。

另一边发生叛逃的基金会再次发生分裂,越来越多的高级人员公开宣称支持《新宣言》,并公开反对基金会的集权统治,迫切进行改革要求民主化,通过民主来规划基金会与全人类的未来,但这一要求遭到基金会的血腥镇压,新上任的O5组成的议会极其保守和反动,历史上真正的长达两年的基金会内战正式爆发,而反对者们组成了三合会对O5议会支持者们进行武装斗争,但最终三合会于1926年丧失了武装斗争的能力彻底破灭,基金会内战宣告结束。因为12号部门事件落幕后,三合会无力再战率领残党逃离,在前任O5-7思想的影响由“一股分裂的混沌试图抵抗基金会的力量”取名“混沌分裂者。“分裂者”在其中甚至负责了善后工作,并积极参与了对组织内有进步思想学者的迫害。不容忽视的是这一工作也极大冲击了这群“忠诚者”。

1933年基金会发现了异常物品“引擎”,虽然这方面资料已经大多丢失,但可以肯定的是该异常物品也影响了红右手内部的思想,时任O5-1已经完成研究“神之双子”计划,随即窃取了武器触发装置并谋划杀害了第一任基金会管理员率领“分裂者”叛逃,时至今日我们已然无法得知那段历史的具体史实,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O5-1将叛逃的力量与前三合会合并成为现代意义上的混沌分裂者组织,而不断讨论的论题在历史的沉淀下转变成一句:“由谁来定义异常”,人类的未来在何处,而我们又在历史中终要扮演怎样的角色,一切都是未知,混沌分裂者在这接近百年的抗争与实践中要寻求的问题仍有待解答,人民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人类的未来终要掌握在人类自己手中,O5-7曾说:“因为上帝已死,天堂是空的,所有天使都在此地。”

去打碎那一切固步自封的旧秩序吧,世界属于你们,未来掌握在你们手上。真理是不会被埋没的,那一切反动的势力最终会被历史扫入垃圾堆。现在,混沌分裂者的诸位同僚们,我们仍任重而道远,基金会现已成为反动的壁垒,他们不断控制世界的经济、政治、舆论…成为一只作为第三方势力隐藏于暗处的利维坦,人类不能在蜷缩在基金会制定的帷幕下的小小篝火旁,为了人类的未来,为了进步的一切,你们要时刻准备着牺牲自我。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 侵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