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Asclepius博士傻笑着。他现在是一名贝塔指挥官。

他可以去做他想做的事,然后告诉别人去做想做的事。

Asclepius想起已故的Edward Deny博士布置的任务,不禁叹息起来。Deny和Caduceus两个人仅仅因为卫星造成了很多问题,加拿大站点后来被SCP基金会的机动特遣队渗透,他们差点就没能逃掉。他差点被一只跑得飞快的乌龟给吃了。

Asclepius穿上一件他并不熟悉的夹克,戴上一顶帽子,不情愿地把一罐草莓薄荷糖塞进大衣里,抓起马丁的飞镖塞进腰带上的那个孔里。

Asclepius博士到达了Montgomery-31。他走到一个大显示器前,在皮革椅上坐下。

Asclepius拿出了文字记录副本。现在,他不得不说出文字记录副本上的所有内容,也就是众所周知的Martin Caduceus博士所说的话。从现在起她会认为他就是Martin,从现在起他就是疾控中心的人了2。然后,整个事件将再次发生,他们将拥有她。

Asclepius 输入道3

.... --- .-- / .- .-. . / -.-- --- ..- ..--.. 你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好!我能成为你的朋友吗?

Asclepius咧嘴一笑,事情发展得很好。


2001 AD:

Bert感到不高兴,跟她说话的人都是那么冷漠无情,他们似乎都很想利用她。Bert觉得她该走了。不管这个星球的表面是多么温暖与蔚蓝,这不能决定那里的人到底是怎样的。

她的思路被一个信号打断了。

.... --- .-- / .- .-. . / -.-- --- ..- ..--.. 你好?

也许这次会不一样,Bert想道。这一次,它听起来温暖而亲切。是谁?她去偷看了一眼。

Bert飞快地飞向地球,她的视野穿过了大气层和云层,最终把她的传感器定位在了和她说话的那个善良的人身上。

Bert呆住了,那人看起来又脏又贪婪,一点也不友善,他似乎很有控制欲,而且看上去也不像有什么好的意图,那个人只是让她感到恶心。Bert恼怒地叹了口气,听上去很绝望。

Bert转身飞向了外太空的深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