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评分: +4+x

K端着一杯咖啡,一屁股坐在Mo所在沙发的一边,松软的沙发几乎把他吞没了,于是他扭动了几下,从沙发中往外钻了一些。房间里的主要灯光都关闭了,只有一只发出柔和暖色阅读灯在茶几上发出淡棕色的光。Mo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拉了拉身上披着的毯子,示意K靠过来,但K摇了摇头作为答复。

“你在看什么?”K问道,尽管他已经习惯了总是在做文书工作的Mo利用闲暇时间办公,但作为他少有表达关心的能力,他还是决定问问。

听到对方的询问,Mo微微睁大了眼睛,片刻之后回答道:“在看一些关于古代异常的记载哦。”

“你好像对这些古代的事很感兴趣。”这已经不是K涉猎的领域了,他只能把这种行为归类为爱好。

“是的。我有时间的话就会看看这些记载。古人对那些奇闻轶事的记载很有趣,他们总是把天马行空的的想象加入到他们的见闻中。现在的研究者们,看到了异常现象就想要用科学的手段搞清楚发生的原理,而不是单纯的记述,这样未免丧失了太多浪漫的色彩。”

“这样啊,我可能有点懂你的意思了。”K点点头,把稍微冷却一点的咖啡最顶层的沫喝掉了。

Mo笑笑,她很喜欢对方难得对自己的研究产生兴趣的感觉,于是她迅速在文件中翻找出几份,轻轻晃动了几下:“我看到一份非常有趣的记载,你愿意听我讲讲吗?”

K眨眨眼,他现在并没有什么要忙的事情,留下来听Mo讲讲故事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他点了点头。

Mo又一次淡淡的笑了,她推了推眼镜,开始讲述手中的文件:“

在明正德年间,民间传闻有一只非常灵通的狐仙,属于民间常说的出马仙中的胡家。和大家的印象不同,出马仙好像都是有所需求的和人做交易,才帮助人们完成心愿的,如果不如意,甚至还要在背地里害人,而这个狐仙的形象却是玩世不恭的,他对从别人那里索取什么不感兴趣,也就不怎么应允愿望,但只要是应允下来的事,无一例外都兑现了,是个法力非常高强的狐仙。

更不寻常的是,他不像御三家们东躲西藏,好像见不得人一样,而是做事高调的出没在人世间,有墨客游历山水时见过他,也有人在闹市的酒馆中瞧见过他的身影,他甚至连化身都不使用,对周围的人熟视无睹,丝毫不介意他人对他的惊诧、膜拜或是排斥。如此高调神秘的形象,很快就在民间传的沸沸扬扬。再往后,就演变成了人们争相寻求找他办事的机会,甚至有人愿意砸重金只求见这狐仙一面。

民间如此,当权者岂能不知,狐仙的高调很快传到了京城一位王爷的耳朵里。深入官场的人或是枝繁叶茂的家族背后,多半是有仙家相助的,王爷只听得人们把狐仙传的越来越神,便斥了巨资派了侍卫在狐仙出没的地带四处巡查,定要把狐仙找来见见不可。

不出几日,狐仙就被‘捉拿归案’了,可王爷刚见到押上来的人,那人就七窍生烟变成木头一个了,如此往复了数次,王爷才知狐仙在戏弄自己,正在气恼至极要派入追捕的时候,有左右进言:狐仙散漫成性,派人四处寻找已是叨扰,我们有错在先,狐仙才会以戏法戏弄,倘若派人追捕,岂不是更加冒犯,不如亲自去请狐仙回来。王爷采纳了这个方案。

如左右所说,这一次狐仙果真亲身被请入了王府,王爷叫退了侍卫,将所求之事告诉了狐仙。原来,王爷一直有一心病:他一直怀疑王妃与人私通,而他又找不到把柄,有次回王府,正巧碰到有人越墙而走,王爷恼羞成怒,希望狐仙能做法让王妃尝到苦头。狐仙满嘴答应,受了接待就走了。

但过了数日,王妃还是好端端的,王爷日夜盼不得结果,便又去找那狐仙。寻至狐仙所在的包厢,王爷急匆匆推开包厢门,其中却有一只白毛狐狸,忽然暴起要了王爷一口,王爷大怒,拔剑砍向那狐狸,再看那狐狸,却发现狐狸已经慢慢变成一女子,已经气绝身亡了。

原来,哪有王妃私通一事,分明是王爷寻了新欢,希望利用狐仙的手除掉王妃,帮新欢上位而已。那被王爷砍死的白毛狐狸,正是狐仙将那新欢施法变成的。

同一时代,京城中有一道家的女道士,虽然不能实现别人的愿望,但在降妖除魔,驱散恶鬼上却是京城第一,京城上下,凡是有遭妖魔鬼怪骚扰的,都会请她大显神通,无一例外都能除的干干净净。后面的故事并不难猜,王爷找了这女子,要她把狐仙铲除。一个是远近闻名的狐仙,一个是京城第一的道士,这样的对手引发了全京城上下的热议,而除掉狐仙的理由也就被淡忘了,人们都期待看这一场斗法大战。

对战斗场景的描述,原文写的极其夸张,可以用昏天黑地来形容,京城的房屋的房梁上,道士杀招频出,狐仙则是从容应付,化身,幻影,好不精彩。二人的战斗从中午战至黄昏,那狐仙终于是棋差半步,被道士一剑刺中,逃向了城外。道士则穷追不舍,追出了城去……”Mo停了下来,看向K的方向,却看到对方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睡着了。可就在Mo准备放下文件停止讲述的时候,K却忽然问道:“后来呢?”

“后来……”Mo没想到对方还在认真听这个天马行空的故事,“后来的文字记述就成了推测,有人说道士杀死了狐仙,因为在那之后道士是这么告诉大家的;也有人说,狐仙还活着,因为还是有人会看到像狐仙的男子出现在街头巷尾,只不过从前毫不遮掩的狐耳狐尾不见了。”

“一个京城第一的道士,不可能没听说过有个神通广大的狐仙,更何况自古以来,道家和御三家就是不合的敌对关系,若是彼此知晓,不可能没有过接触,没有必要等到王爷下命令。”K睁开眼睛,认真的分析道。

“也就是说,其实他们的斗法是在做一场戏,表演给别人看吗?”Mo问道。

“是的,我觉得他们私下是有私交的,倘若那狐仙是个害人的妖精,道士也不会放他不管,如果狐仙真那么神通广大,道士也不见得是对手。”

“这篇文章的作者也是这么推测的。他认为道士和狐仙一直有所交集,在斗法之后,王爷干的事也不胫而走,很快被全城的人知道了,也算是还了狐仙一个清白。而这档子事,除了狐仙知道,恐怕也只能是那个道士知道了。”Mo放下记录,“不知道怎么回事,对这篇记录总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读起来在脑海中似乎总能有画面浮现,好像这些事就真的经历过一样。”

K点点头,起身将杯子放下,准备去做睡前的洗漱,Mo也开始整理文件,收拾桌面。在走进洗漱间之前,K却突然回过头来问道:“对了,那篇文件里,狐仙和道士叫什么呢?”

Mo愣愣。再去看了看文件,忽然笑着回答道:“珂岸1与墨澄2。”

%E8%8E%AB%E5%9F%8E%E5%92%8C%E5%AE%A2%E5%AE%89.jpg

莫城与客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