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欲
评分: +11+x
项目: 可欲
类型: 生物
是否具有生命:
是否具有知觉
有无潜在/当前危险: 具备高危险性,一旦该异常项目失去约束,则极有可能引发绝望级破序景象。
所在位置: 鉴于该生物的高风险性,其正被监管于知止谷基地。

使用程序

在对该异常生物进行部署前,应确保其被由████材料所打造的7m*7m*7m的、充满于异常项目处采集的油脂性黏稠状液体的正方体容器,所禁锢;后由知止谷基地指定Delta级ASSAULT(突袭者)成员进行远程投放工作及后续唤醒工作。

该异常生物一旦被唤醒,后续其行为将无法被预测(因为我们暂时并未找到合理而有效的约束手段),所以在投放后,我们将失去对该生物的控制权。故而,在任务进行过程中,若非必要,古廷研究院不建议甚至反对投放该生物。投放该生物所获得的战略性利益应远大于我们抓捕、约束及监管所付出的代价。

注:在投放该个体后,极有可能引发绝望级破序场景,以下为“苦灭协议”相关内容的具体描述:

  • 破序景象名称:ED-“欲无止境”破序景象Endless Desire
  • 景象定义:对附近生物进行精神影响,具体表现为自制力大幅度降低,欲望被刻意倍化。
  • 协议肯定度:多数通过。
  • 破序程度:严重。此类景象违反正常生活秩序,常态法律及政府已经无法控制景象扩张。
  • 景象记录:[资料已删除。]
  • 签署员:吴瑾。

报告

该异常生命体曾多次以不同的物种形态出现,目前其所处状态在体征上近似于雄性驼鹿(Alces americanus),但区别于前者,其更为高大,且具有极高的智能,能使用目前已知的大部分种类的语言对人类进行蛊惑等言语性误导,而在我们对尚保有理智的人员进行访问后,受访者大多数称“起初自己曾听见音色近似于自己的低语,而且无法通过物理手段阻止该效应产生。”在后续实验中,我们发现该效应亦会作用在有听力障碍的动物上。

该生物在这一状态下,通常表现为肩高7.2m,体长9m,其质量约为6^103kg。头部顶端生有巨大的铲状角冠,而在角冠顶端细小分叉上长期生有火苗,暂时无法得知其原理,且无法被熄灭。除此之外,该生物最大的异常性质在于其能对附近的动物进行精神影响,此影响会导致动物毫无节制地释放欲望,通常表现为嫉妒、厌恶、贪婪以及淫欲等,其对于低智能动物而言,毫无疑问是具有毁灭性的,对于它们来说,这项影响往往会伴随至其失去生命体征;对于具有较高智能的人类等动物而言,由于这些高智能动物的智商较高,思维较为多样,心理活动较为多变,情感较为丰富,该异常效应往往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后果,甚至可能会导致人类社会的局部崩溃。

为了限制这一异常生物的活动,我们在其活动区域建立了知止谷基地,并以瘿表面覆盖的、尚未结晶的油性液体禁锢该个体1,任何进入该基地的人员均应提前进行为期三至五个月的心理防线构建工程,并且应该在离开后进行记忆删除。受其异常影响严重者,需被单独隔离,以观后效。

该项目首次发现于████山谷(现已用知止谷代称)中,其首次发现者——古廷研究院下属成员郑然当时正在对附近出现的异常山火进行实地勘测,据其所言:曾听见低语声,并且随时间增加,与异常距离缩短而加剧,甚至会出现幻听、幻视等症状。在确认异常现象来源后,立刻展开了抓捕工作,而该任务导致我们牺牲了[数据删除]名外勤人员,及48名非战斗性减员。在被成功抓捕后,其被就地禁锢至今,期间曾与郑然进行过多次交流,其内容无法得知

在被禁锢期间,其曾短暂改变过外观表现特征,其具体表现为外观上近似于动物心脏结构的物体,经研究员郑然推断,该体征下,异常生物具备脊椎动物的中心器官大部分生理功能。而在其搏动过程中,附近人员出现过短暂的完全意识消失且失去对外界刺激的应激反应,而受到影响的人员会出现无缘由的头痛、认知偏差甚至是记忆模糊不清等现象。其中小部分人员在经历认知复建工程后,表述出于失去意识时期曾观察到[资料删除]。

由于其具备的高风险性及不可控性,古廷曾试图消除这一异常,但在不借助异常的前提条件下,我们尝试了多种常规的物理消除手段,无疑我们失败了。又因为CI古廷研究院的负责人——吴瑾先生是一名坚定的新生派2,该异常却无法对其欲建立的新生世界有所帮助,而进行了多次交互实验,试图无效化该异常。


附录

这份文档的大部分内容均来自于古廷的下属研究员,也是我得意的门生,郑然。一直以来,他的聪慧,他的天赋,他的朝气蓬勃都是我所羡慕的,他在某些程度上也和我很像,不愿拘泥于已有的条条框框,大胆创新。但我没想到的是,会因为这样的一个异常而……要是我早点意识到不对,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年轻而又聪慧的孩子啊,过早成熟让你不愿意和人交流想法,直到死去,我才发现你竟然已不是当时。

以下内容来自于吴瑾先生为郑然整理遗物时发现的笔记:

2014年5月27日,今天是我在离开老师后的第一次独立执行任务,老师竟然将这么重要的异常交给我监管,我一定不能让老师失望。不过话说回来,为了这个异常,古廷竟然建造了知止谷这么大的基地。异常有独属于它的使用方法,我一定会建立好这篇文档。

2014年9月15日,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个月,虽然我是这个基地名义上的负责人,但是我还是没能观察到这个异常,每当我想要近距离观察它,即使是隔着厚厚地一层结晶,我也会被安保人员“劝说着”离开。不观察项目,我怎么知道它有什么作用,它该怎么被组织应用?为此我还询问了老师,老师让我不要轻举妄动,等他处理好手头的异常就会来帮我,但我应该是可以自己完成的吧?

注:我怀疑此时的郑然已经受到异常的影响了,他心里的欲望种子已经生了根,逐渐舒展着名为“求知欲”的枝叶。

2014年9月20日,昨晚我趁着守卫换班偷偷潜入了禁闭室,我见到了它,那是一只高大的、昂首挺胸的、被包裹在黄色结晶里的鹿,嗯怎么说,就像是一颗琥珀,它一定能成为老师实现理想的一块敲门砖。

2014年10月08日,我记录下了它的相关信息,包括肩高体长等等,甚至还画了几幅素描。希望老师可以快一些来。

2015年4月29日,知止谷今天发生了地震,封锁异常的结晶出现了裂缝,所幸填补及时,不然我们可能会有很大的损失,到目前为止,我们除了一些它表现在外的样子之外,我们对它仍是一无所知。

2015年5月3日,最近几天,我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持续下降,失眠让我每晚毫无意义地熬夜,偶尔还会头痛,我让医务室的医生开了几片安眠药,应该会好很多吧。哦对了,最近几天晚上睡不着,我在基地附近转了转,还找到了几个安全隐患,应该让他们完善一下基础设施了,一定要让老师看到一个完美的基地。

2015年5月28日,我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仍然会失眠,我的精神状态可能出了点问题,每一次照镜子的时候,我都感觉好陌生,就好像有哪里不对一样。我每天都拼命地找事情做,让自己累到倒头就睡。但我的睡眠质量也出现了问题,就算吃了地西泮也时常会在半夜惊醒,明天一定要去做下心理测试。我一定不能让老师知道我现在的状态不好。

2015年6月25日,虽然我的心理测试结果显示没有问题,但我知道我的精神肯定出现了一些疾病,我时常会做梦,梦里的我身边有两个和听起来就像是我自己的声音在喋喋不休地争吵,也许是我精神分裂了?

2015年7月9日,现在是凌晨三点半,我在梦中的镜子里看见了两个自己,一个拿着报纸喝着茶水,打发着时间,另一个则埋头钻研,我想看看他在写什么,但每当我靠近,他都会躲开我,不让我看他在研究什么,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2015年10月11日,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他回过头来了,我竟然被我自己嘲笑了,他在笑什么?他在嘲笑我不能像他一样?还是在嘲笑我像个退休老干部一样荒废时间?他到底在研究什么,他到底想告诉我什么,他是谁?是……我吗?

2015年10月12日,他又出现了,他的研究笔记上竟然写满了“它”的相关信息,虽然我看不清,但是那一定就是它,一定是的,我梦里的自己竟然在研究让老师都感到忌讳的东西。这是我的真实想法么?

2015年11月18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会说这种话,老师不让我独自研究明明就是担心我,他怎么会怎么想,怎么能这么想,但是……

2015年12月26日,那是什么声音,是我的想法么?我怎么能听到自己的想法,老师怎么还不来?

2016年1月22日,我终于还是没能压抑住欲望,我打开了禁闭室,我知道了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的就是它的声音,但为什么它的声音听起来这么像是我的,为什么它会和我说这些,它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了能以后继续研究,我将这些话记了下来:

吾即我,汝为尔;我为汝,汝既吾。何解?有生之类,生心者,谓之物;物者,生七情六欲:为饱口腹者,食欲;好美童佳婢者,性欲;喜奇香者,鼻欲;耳多善之言,听欲;爱享受者,身欲;声色名利者,意欲。欲过则贪,食过则馋,性过则邪,香过则嗅,多过则聘,身过则纵,意过则僭。欲者,物恒有之,无则非物,取小粟而埋心田,蔓而不束,过而不校者,不通灵明耳。何为人?直而行天下,何为直?上下脊梁充正气,塞天地,故而不入歧途,行正道,居央位,风过而不牛遗,故为人。嬴虫不入毛鳞羽昆类者,在乎克己知止也。脊椎所立,有三奇,落三田,过三关也。三奇者,精气神也,三田者,曰脑中,曰心下,曰气海。过三关,二十四节分三关,三关守三魔,尾闾关,通内肾之窍,有色欲魔,在乎敛藏精气,重欲者,不同也;夹脊关,七情魔无常在,心猿不定而气血浮,气血浮而难成事也;玉枕关,有光怪魔,一心无二用,屏神而过此关。三车过三关,三关过而落三田。此造化之功,难若登蜀道,自古难成也。故人六欲常在,六欲在而心魔在,心魔在而贪欲在,贪欲在而不为人也。何为人?克己,束六欲,守心魔,不逾矩。我何在?欲在耳。欲何在?人在耳。人不束欲,何为人?人不束欲,人不在,人不在何来欲,欲不在,吾何来?汝有欲,意欲最为重,不约束,何所在?束意欲,何至此地?吾名可欲,汝有欲吾方至,世人有欲,我见世人,吾无所在,吾无所非不在。

现在距离我和异常发生直接交流已经过去,呃,也许是四五个月,每天我都能听见它在我耳边低语,不,不是它,是我,等等不是我,是我曾经的,也不是曾经是以后的我,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明明知道见可欲而不动本心,但是我为什么越陷越深为什么……

欲不欲,亦为欲,执我执,不执我执,欲我欲,不欲我欲。何为欲?何为人?到底什么是欲望,什么是没有欲望,追求摆脱欲望不是欲望?有了欲望不约束不为人,那我是什么,或者说我是谁?我是郑然,还是郑然的欲望,镜子里的是我,还是欲望,走在基地里的是我还是我想要的我,到底什么才是欲望,怎么才能没有欲望?

注:以下内容记载混乱应该是郑然再次被蛊惑时听到的内容。

汝非圣贤,汝非人,自有欲,有欲而欲无欲,本为欲。自有欲,何束欲,束欲为欲不欲,束欲为欲,自有欲,何不见可欲,道吾降,引世人见可欲。

难道我真的要让可欲降世吗?“束欲为欲,自有欲,何不见可欲”见可欲,真的是解脱吗?真的能让人无欲吗?不对求无欲,就是有欲啊,那到底什么是有欲,真的要放出可欲吗,它究竟是什么?它是我的本心?是世人的本心?是埋藏在世人心底的欲之花的种子?那释放了可欲,怎么会让人无欲,既然释放了可欲让人见欲而求无欲,不就是欲?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等等,欲之花的种子?欲之花?为什么一定要无欲才算做是人?是人怎能无欲?人为了理想为了责任也是欲吗?到底什么是欲,什么不是欲,什么是无欲,什么是非无欲?有了欲望就一定不能被称作人吗?有了欲望又怎么能做为人呢?什么是人,什么才算是人,无欲是什么?无欲是解脱还是禁锢,是我执还是非我执?我执非我执,算是我执吗?什么才是解脱,怎么才是无欲?等等?解脱?解脱才是无欲?见可欲而不动心,不动心而无欲?解脱才是无欲?难道真的只有解脱才是无欲?欲望到底是怎么来到人世的?潘多拉魔盒到底在哪?到底是谁把它打开了?究竟什么是欲?不对不对,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纠结欲望的,我到底在哪里?我明白了,这才是可欲,让我在我自己设下的圈套里不断往来,让我从这个圈套进入另一个圈套,是那时的地震,那个地震震开的缝隙,可欲的笼子根本就没有扎紧,在出现缝隙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见了可欲,我一直在他给我见的欲望中。

可欲,就让我来告诉你,何为人,正如你所见即我,我不反驳。


根据随后的监控显示,调查员郑然脱离昏迷,他看了看脚边晕倒的护卫,掏出了他腰间的佩枪,看着透过晶体裂隙传来的目光,一步一步走向可欲,爬上晶体,任瘿的晶体覆盖自己,任自己成为晶体的一部分,他用被晶体同化的身体堵在裂隙,在晶体蔓延至脖子时,他转头对着监控的摄像头,动了动嘴,随后枪声响起。


在此次事件中,我们得到了关于可欲的部分信息,包括异常性质,异常触发条件等,但请铭记,古廷研究院下属调查员郑然,为古廷乃至CI做出的重大贡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