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无胜算
评分: +7+x

北美洲,01号人类驻点上空,混沌分裂者德尔塔办公室

“人类的进步历史,已经要达到二十年了。”暮光照着摇晃的红酒,在白色的会议桌上折射出玫瑰色的绚丽霞光。

E站在窗前,脚下千米远即是01号人类驻点。“我还记得那时候和GOC的001号总守卫突击队对峙的时候……这里还叫纽约吧。”

“割据末期么?”

“C,记忆力不太行啊。”E笑道。“进步时代是紧接着对峙时代开始的,GOC反叛联合国,击垮了SCP那帮混蛋的总部,独占大西洋北部两岸;东亚那几家基金会分部已经吞并了绿麻雀和蛇之手的老家,搞大亚洲联合政权……我们呢,占领着GOC领地南方的两块大洲,和GOC分庭抗礼。不老泉是个好东西,不然议会早就整整齐齐换过一茬了。”E略一停顿,接着拿起了属于他的那尊高脚杯。

“无论如何,现在是统一德尔塔的时代,不是猎鹰谷拉着HAOS大旗干恐怖主义勾当的时代了,这应当庆幸——无论是对我们议员们,还是对苍生而言。——我要去筹备明天的进步日庆典了。如果要来的话,随时欢迎。”C起身。

E刚刚抬身一寸,C就在门口不冷不热地扔下一句话:“A也在。”

E坐回了椅子上,拿起这个进步年的发展报告,开始审阅。


北美洲,01号人类驻点,中央广场

A走上主席台,左侧那组守卫手持现实稳定步枪,右侧那组布好了防御奇术法阵。

“今天我不打算说得太长,但在演讲开始时,我仍然要感谢你们,我们的信众们。德尔塔议会全体成员向你们致意。

“我们的世界,分崩离析太久了;我们的信仰,演化趋异太久了。我们在这样的情形下,无法拨开人类发展面前的混沌。还记得百余年前,帷幕的轰然破碎让世界离解放更近了,但还没有完全解放——基金会、GOC等等保守的恶魔们,一直在阻碍着人类的发展。猎鹰谷的专制为CI抹上了极度独裁的色彩,更是脱离我们的初心。

“如今是一个好时代,是我们所有人在混沌分裂者统管下的进步时代。

“我们必须时刻让人类得以发展,也必须时刻警惕保守势力重燃,更要遏制猎鹰谷一样的法西斯主义,不要让Delta的神圣再被他们的Alpha所占据。”A向站在台下的E投去一丝若有若无的针对性目光。

“新的二十年,又将是人类拥抱异常世界的新台阶。

“人类万岁,混沌万岁。”

山呼万岁的声音整齐至极,举起的右拳上都缠绕着一道蓝色的混沌卫队识别条。


北美洲,01号人类驻点上空,混沌分裂者德尔塔办公室

E将手拍向桌面,对面D和F的咖啡晃出了一大摊。“今天是个解决内部矛盾的好时候。A,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可以提出来,没必要跟民众们在我背后捅刀子。”

“我?我对你有什么不满?我不过是说不要让猎鹰谷的法西斯势力抬头,仅此而已。”A啜饮一口最爱的拿铁,轻描淡写道。

“可笑,我们这个议会,究竟谁才是专制者?”E扔下一大堆文件——未经议会表决,只有A的签字,却无一不被实行。

“这很正常,E,帷幕破碎前后就已经变成这种决策方式了,你们给我以最前的字母,为什么不给我最高的权力呢?”A靠在椅背上,一双绿瞳极带有攻击性地盯着E。

E抛下一声冷笑,指着C,朝A吼道:“你忘了,你们都是在对峙时代甚至混沌时代被任命到德尔塔的,而我和C,在帷幕时代就已经是那时猎鹰谷阿尔法议会的议员了。我们比你们可记得清楚多了,帷幕破碎前后是谁在执掌CI大权?——A,是猎鹰谷。”

“很好,那么说来,我无意间继承了猎鹰谷的东西,是我错了。那你和C呢,大概是猎鹰谷的余孽吧。”A的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轻笑。

C狂怒地在A身旁跳起,抓住了他的领口。F拉住了他。

“不要激动,C。我再来举些例子。全世界在帷幕时代有七十五亿人口之多,割据与对峙时期有所损耗,是七十一亿人。而你上台以后,”E抽出桌上那堆文件中的一份,“下令秘密处决了其他组织的直接或间接效力者,人口骤降至五十四亿。这是灭绝的暴行,不是我们的宗旨——进步人类,拥抱混沌。”

“有他们的世界,是无法进步的……”

“好,那我问你,强征民众作为卫队和实验可消耗资源,是谁的行事风格?”

“当然是猎鹰谷法西斯和那群基金会混蛋。”A很不自然地吞下一口口水,避开了E的视线。

E扔出几根混沌卫队和sigma级人员的识别条。

“这些人的履历,我都查过了。卫队士兵都是我们的自由信众,sigma级人员是普通公民。因为超负荷的军事训练死亡的卫队士兵人数与已被消耗的sigma人员不下数万。你无法狡辩。即使是曾在猎鹰谷派系指示下就任的我和C,也干不出这样的事。A,你的议员应该当够了,该放下你无止境的权力了。

“我提案,罢免德尔塔议会议员Delta-A。开始投票。”

E首先按下了眼前绿色的表决按钮。紧随其后的是C。

B和D面面相觑,投下了赞成的两票。

F看向A低垂的头颅,随即摇摇头,也对提案做了肯定的答复。

“全票通过——B,让一号干预小组把他押到记忆删除管理部。”

“散会后马上。”B点点头。

“那现在就散了吧。”E起身疾走,摔门而去。


亚洲,356号人类驻点

“Locke,你竟然躲过了混分的大屠杀啊……”

“我自己都没想到能躲过去……不过我和你躲的方式大概是一样的吧。”Locke用一阵大笑转移了话题。“咖啡、茶还是啤酒?”

“不用。我只想知道,你今天叫我来,有什么目的。”Sharon与Locke在基金会十余年的深交,让他在看透Locke埋藏的心思这方面一针见血。

“看见那里的液氮制冷器了吗?冻着可能有史以来致命率最高的病毒。混分对我们整整两个时期,四十年的攻击和迫害,这时候也该结束了。”Locke脸上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你要……把它们投放出去?”Sharon隐约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他知道,Locke完全有这个勇气去做。

“确实,我马上就要投放。基本上每个相互流通的驻点集群我都联系好了基金会的幸存前职员——混沌的军事化管理就这一点好,不会有哪怕一只漏网之鱼。”Locke的笑容已经卸下,但Sharon愈觉得一种阴森的残酷之气已在他身上植根。“疫苗我已经向他们发送过去了,每个接应者一份。只待东亚驻点标准时间七点半,全部开始动手。”Locke的语气斩钉截铁。

“……致死原理呢?”

“脆化血管,再刺激窦房结,把血压拉满。这大概会很痛苦,但也无所谓了。我们必须要下得去这一手。Sharon,我要给你注射好疫苗。等全人类都灭绝之后,我们要在北美同事的接应下,重启机械降神。”

Sharon最注意的却不是重启的成功幻景,而是对预想中尸横遍野的痛心和对无辜之人的同情。苦疾固可灭混沌手中令人绝望的世道,但无辜的暴死总不令人愉悦。

现在的Locke身上很有混分人的无情与残暴,而他却要用这种无情与残暴毁灭混分。这很讽刺,但却是必然。Sharon没有劝阻。他知道,这是一件可以留名史册的伟大事业——虽然留名的方式可能并不光彩。但既然决定要做,就必须一条路走到黑。

Sharon思考着Locke口中看似无懈可击的计划,却发现了一个极大的破绽:“据我所知,混分接管或者销毁了所有被征服组织的异常存货……怎么可能让你接近它?”

“混分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要打开2000的数据记录,他们没找到有足够权限的人。”Locke终于分开了十指交叉的双手,靠在了沙发上。

“常态万岁。”两人心领神会。


北美洲,01号人类驻点上空,混沌分裂者德尔塔办公室

“没了他,这里都清净多了。”香烟的雾气缭绕于上空。

“抱歉,如果我没记错,公共休息室禁止吸烟。”F厌恶地用手扇开弥漫至鼻尖的烟气。

“那他之前的政策——要全部废除吗?”D插话。

“废了吧,好歹收一下民心。卫队不用解散了,一直维持到现有人员全都死光为止;现在的sigma人员也不用一个个排查。免费的人力,不用白不用。”E露出令人恐怖的狞笑。

“……这样收不到民心的。现在不比以前了,一个掌控全球的政权要时刻自我警惕。”F将手指放进长发,一捋而下。

“你还太嫩,F。事儿是A干的,又不是我们干的。况且,不能对外界说话的人在舆论场上就是死人。”E按灭烟头。


北美洲,13号人类驻点

Locke和Sharon跳下直升机,眼前的空地上已聚集了数百人。

“各位想必都已经完成自己的任务了吧。”Locke俨然以领导者的姿态统领着一切事务。

无需回答——周围血液四溅,尸体相互堆叠,狰狞的表情反映着他们死前的痛苦与对造成这一切的人的诅咒。偶尔见到几个仍有生命的人类,都已奄奄一息。

对旧世界的清理,已经要完成了。

“下一站,黄石。”


北美洲,01号人类驻点上空,混沌分裂者德尔塔办公室

又是一天将尽,E自窗口向下望去,今日的驻点似乎格外静谧。

急促如雨点般的叩门声打断了E出神的赏景。“请进。”

是B。

B脸上满是阴霾,不发一言,递过一份报告。

“这是?”E一挑眉,翻开报告。

“世界各地的驻点都报告了一种新的传播性病原体,死亡率……没有几乎,没有将近,只有百分之百。”B扶额叹息。“基本上三个小时完全毙命,具体死因——听我的,别看最后一页。”

既然情况已经明晰,再看报告也没有意义,E随手将它扔下。如此多的不利信息中,E仍然试图再得到一丝希望:“目前状况……?”

“还剩大约一成人口。要不是我下去过一次,我都不知道事态已经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有考虑过用其他异常遏制吗?”

B挂着无奈的冷笑,斩断了所有希望之路:“目前我们能够制止这种事态的技术无非现实扭转或者万能药。等你把扭转的前戏做足,操作者都该死操作台上了。并且这是人工制造、人工投放的病原体,基因序列完全对万能药免疫——它本身他妈的就该算个异常了。一切证据都说明是一群前基金会的保守叛党干的,已经定到位了,他们正聚在1577号驻点西南153千米——”

B突然痛苦地抽搐起来,表情狰狞。在地板上抽动了刹那之后,心脏随着各条大动脉的的爆裂失去了动力。

E退后几步,避开了四溅的血渍。

“人类的时间……不多了。”

E抽出一张便签,开始书写作为世界统治者之一的遗书。

基金会的那帮疯子们要毁灭我们的文明。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摧毁人类、破坏进步,但也在践踏他们自己所信奉的常态。

人类与进步的历史大约到此就是终点了。我们在人类历史上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段落,他们却把这变成了全文的结局。

人类万岁,混沌万岁。尽管不一定有人还能看见这张最后的便条。

以人类之存焉为代价所做的交换,是用交换者自己的牺牲赢来的。这有何意义呢?

他看向德尔塔指挥操作台,调出了定位核打击类武器调用界面。

是的,1577号驻点,西南153公里处。

谁都别想再看见明天的太阳。

一阵剧痛。


北美洲,1577号驻点,西南155公里处

Locke擦去立碑上积累了二十年的尘埃——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我们成功了。”Locke的语调不见一丝起伏。

身后的那一小股人群——或许是目前仅存的所有人类,都极目向天际望去,寻找那个应当已经荒废了二十载的护林员小屋。

“我们现在的胜算,是百分之百。不会有人再来阻拦我们了。”他站起身,压低帽檐,继续向前跋涉。

一路上,气氛死寂,无人打破。

天色渐晚,晚霞独为这群人类的遗子贡献自己的美丽。

当自由世界的秩序建成,一切仍然照旧来往循复,却该远比今日美丽吧。Locke想。

小屋由视野中朦胧的暗色小点逐渐逼近,逐渐清晰,它却已经成了破木烂瓦组成的简单长方体架构。其下所埋之物,大概仍当不朽,仍然可以为这群虔诚的追求者所运转。

他们如一群朝圣者,默契地立定,沉默无声地等待今天的日落。

最后一天了。

“那是……”

Locke眼中映出了天空中飞过的一道火光。

火光越来越近,在空中划了一个圆满的抛物线,落在身边。

是啊,这是毋庸置疑的最后一天了。


一出荒诞的喜剧落了幕。预想着重启的人,用疫病毁灭了现时;被疾病摧毁的人,堵死了重启的希望。多么好笑。

生物圈这个舞台上,还会发展出新的演员,演出从未见过的新剧本。但那已不是人类为主角的剧目了。

苦疾,灭尽世道;人类,再无胜算。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 侵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