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中死神

威尔克斯家的家庭晚宴与威尔克斯女士的计划有些不同。

他们的两个女儿,一个五岁,另一个六岁,正忙着接待她丈夫带回家的客人。女儿们对爸爸给她们讲的故事很感兴趣,但大部分故事都不适合在餐桌上讲。她的丈夫只是把豌豆和土豆塞进嘴里,不承认自己有任何过错。

威尔克斯女士在结婚前就已经知道了她丈夫的职业,甚至曾试图和他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但由于第一个女儿即将出生,她放弃了工作,成为了一名全职母亲。她曾经打算回去,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让孩子们独自呆着。她试着尽可能把家里操持好,但有一次她太迟了,未经允许的圣诞礼物已经被放到两个女儿的手上,现在已经越来越难以解释他们的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在做什么。

她从来没有禁止他把工作带回家做,她担心他会因为他的一个项目而离开几个月左右。她知道他的工作需要大量的时间。当她和他一起工作时,他总是说他们俩很可能是整个组织中唯一拥有健康生活方式的人。她记得有一个人几乎就住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的办公桌是他唯一睡觉的地方。

她又看了看客人,不,毫无疑问,这次他做得太过分了。不在她的房子里,不在孩子们面前,当然也不会过夜。那个穿黑袍的人只是一具带着大镰刀的骷髅,她的丈夫已下令将死者投生到这个房子里。

“那么,先生……?”“叫他戴夫,”威尔克斯先生嘴里塞满了肉,“我知道,亲爱的,他可能看起来很糟糕,但这对他来说几乎和对我们一样尴尬。”

“我可以向你保证,夫人,我也不喜欢这样,我得感谢你的盛情款待,大多数人遇见我只是挥舞着武器逃跑。” 骷髅在空中挥舞着手臂,把女儿们逗乐了。戴夫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有人嘴里塞满了沙子还想说话。“在你丈夫的帮助下,我希望在日出前看起来正常一点。”
“这是我见过的最严重的收割者综合征病例之一,这不是与生俱来的,所以我猜他是被诅咒了。”威尔克斯先生一边说话一边挥舞着他的叉子,就像他兴奋的时候一样。“如果我能找到破解这个诅咒的方法,我也许能对它进行逆向研究。”

她确实需要重新考虑她的关于在家工作的规则,在她看来,她的丈夫需要加班。她只是希望她的孩子永远不需要看心理医生, “我们的爸爸有一次带死神回家吃饭”绝对会让人惊讶。

威尔克斯先生突然放下叉子,显然吃完了饭。她回头看了看她的丈夫,他在吃晚餐的过程中已经变老了近40岁,他的手看起来几乎和他的客人一样骨瘦如柴,“我只是希望我能在它传播之前弄明白。”威尔克斯先生大笑起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最近吞下了很多沙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