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器

无敌意的第十一类有感知/非生命实体

项目: 治疗器
大小: 高3米,基座长宽约1.9米,顶端长宽约0.8米
有无生命: 有,在技术方面无法给出解释
有无知觉:
项目特定密码: Luto et latere fit angulus vitae1

使用程序

治疗器是二级战斗/紧急医疗设备。其职责是对现场受伤人员进行快速治疗。受它发射的“治疗光束”的影响,丧失能力的人员可以在25分钟内恢复战斗能力。它没有进攻性武器,必须依靠运输该项目组织的火力保护。该物体的强化电镀层经测试能经受90秒密集的猛烈炮火。

第二,研究对象是第四研究基地及其毗邻的主要医学研究基地Rovenia Alpha的古代医学知识宝藏。它对所有形式的传统或现代医学都有着相当丰富的知识,可以通过对它的询问来帮助医生。它通常对绝育,镇静,手术建议和采购选定的药物提供其内容和制造知识。

remedion.jpeg

处于休眠状态的治疗器

除了为医疗基地提供服务外,该实体更喜欢在主医疗区闲逛,检查受试者是否接受了适当的治疗。它会根据自己的意愿,或者当所去房间断开联系/不可进入时,返回到它自己的房间。

经常性的,治疗器项目实体将要求到记载有以往医疗数据的地方或研究设施中,用以获取并比较当前和过去疾病的差异,医疗技术的改进和女内科医生治疗方法的区别等主题的信息。基地主任将处理所有请求。如果它的请求得到批准,武装护送人员将随时跟随治疗器行动——持续时间视情况而定。每次要求的时限为24小时,但可随处长的命令而更改。

所有113个治疗器在场的小规模冲突的统计数据显示,单位生存率平均提高了49.73%。其中98场获得胜利,成功率约为86.7%,高于“智慧雕像”类项目的平均成绩。


报告

该项目是一座具有智慧的方尖碑,类似于一根与金字塔底座相连的柱子,由光滑抛光的白色石灰砖和大理石砖制成2. 它并不具有任何的生物特征,但近距离的热成像显示,它的底部有一个暗红色的发光球体,能产生高达200摄氏度的高温。目前仍在研究该项目的结构是如何隔热的。物体以某种未知的方式进行悬浮,尽管它距离地面的最大高度只有0.5米。该项目同时还具有感觉,并且从球体发出一个成年男性的声音与他人进行对话。

该项目的系统中有多种设备可以帮助它治愈病人。其中包括一组在不同且未知波长和强度之间交替的激光,这些激光聚集在一起形成一束凝聚的光束,可以作为一种形式的核磁共振成像、X射线成像、精确的外科手术切割光束和除颤器。目标实体也会发出周期性的脉冲,以鼓励细胞更快的修复,且不会损害受试者的新陈代谢3.

治疗器在一个未知的文明具有神教的地位。


附录 (采访记录)

本次采访由Quince Habanchi博士主持

[记录开始]

Habanchi博士:我是Quince Habanchi博士,我是来与你进行采访的,治疗器。

治疗器: 你是个医生吗,kalsugung5Habanchi?

Habanchi博士: 事实上,我是。我对普通医学有着极高的了解,我专攻肾脏病理与神经病学。你可以在西翼的309号房间里找到我。这是我工作的地方。

治疗器: 你一定是个勤奋的医生。我必须找个时间去你的办公室里看看你。

Habanchi博士: 当然,以后再说。不过,现在我想谈谈你的过去。那还好吧?

治疗器: 还好。

Habanchi博士:在你最初的报告中,你描述了一个你最初居住的古代文明。我们目前没有比印度河流域外更早的社会记录,他们生活在八千多年前。你能准确地描述一下这个文明是什么吗?

治疗器: 内陆朗。我指的是内陆族,他们是你们种族的起源。他们在肥沃的月牙沃土上生活繁衍了八个世纪。我相信北方部落的征战消灭了帝国的一切痕迹。。。伦敦人也会有同样的命运。

Habanchi博士: 所以,他们长什么样?

治疗器: 内陆族是一个农业社会。他们吃芥末种子、无花果、小麦和水果。房子只有一层,用石灰石建造而成,旁边各有一个小马厩,用来存放牲畜。每天中午,他们都会去市场买陶器或是打赌打架。接着,他们会去寺庙。在小雨的时候,他们和一位仙女一起洗澡。为了收获庄稼,他们来到黑麦地里一个不会衰老的农夫跟前。

我是他们万神殿中的一个神——医学的领袖——我会去看护他们的病人。

Habanchi博士: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神,治疗器?

治疗器:我怀疑我真正的神性,就像我怀疑其他人是神一样。我不知道他们,或者我,来自哪里。对这些平民来说,重要的是我能帮助他们,我们自然会高度重视具有利他主义的事务,不是吗?更不用说我的原貌和他们的仪式中方尖碑很相似,仅仅是一个是活的罢了,我可能被误他们误认为是神了。

Habanchi博士我理解了。但你为什么选择作为印度社会的一部分定居呢?你最初的计划是什么?

治疗器: 就我的出身而言,我“出生”在内陆族。我最早的记忆是发现一只小山羊犊躺在阳光明媚的田野上,它的左后腿撕裂了开来,看到我如此照顾这个孩子,使它在短短几秒钟内便能跑向它的母亲,急切地吮吸着它的奶,牧羊人的敬畏之情便油然而生了。

我没有别的计划,我只能救治伤员。我发现自己天生就被疾病和死亡所吸引,但我不是一个极端主义者。我相信疾病总有一天会被消灭,但在此之前,我的使命是服务。我得到的神性是奴役的最终结果。

也许这一次,当我像服侍内陆族一样服侍你们的子民时,你们应该不会轻视自己,也不会再称我为你们的神了。

Habanchi博士:正式说明一下。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在当今时代,你是否遇到过与内陆族有关的人或艺术品?

治疗器: Kalsugung Habanchi,你和我一起找到的便是内陆族留下的所有奇怪的东西。他们是我唯一的朋友、臣民、实验项目和最重要的人。他们帝国的鲜血早已稀释。有关他们的卷轴也早已陷进了土里。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神,但也只有我一人知到,那曾经的内陆人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