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
评分: 0+x

异常空间开发部主线

《永恒》第一章

(此文处于连载状态)
一个男人在树林中醒来
他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很模糊,但没过多久,从他身体的各个部位都传来了钻心的剧痛,他忍不住疼痛叫了几声,随后便尝试着站起来,但根本没办法站稳。不过这疼痛并非完全没有益处———他至少清醒了起来。强烈不安感趋势他立刻观察了一遍四周,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树林之中,现在正在下雪,天上乌云密布,看不到太阳。地上的雪积的很厚,已经能把整个鞋子给吞没了。就在前面离他没几步远的地方有一片已经冻住的小湖,他忍住疼痛走上前去,随后又趴下去仔细看冰面上自己脸部的倒影,他却感到相当的诧异,不过很快就又冷静了下来。他黑色的头发相当蓬乱,皮肤是暗白色的,有着水汪汪的黑眼睛,五官端正,鼻子小巧玲珑,下嘴唇简直跟涂过口红一样,是一位脸蛋圆润的青年。但他也就只剩下脸是干净的了,他艰难的站起身来,并看了看自己,长的很瘦削,而且穿着一套破败不堪的,布满污垢的博士服:树叶、泥巴、尘土、雪,以及满身的,正在隐隐作痛的伤口。但有一个地方相当的特别,自己的右臂上戴着一个蓝色的金属护肘,还戴着一个同样的手套,护肘和手套相连接,并且护肘上还有三个圆形的孔洞以,并且这些孔洞的深度已经直达自己的手臂里了,在这些圆形孔洞的上面有一个似乎是用来刷卡的长方形凹起,还有一个金色的圆形标志,他只看得懂里面有四个人用手拿着一个长方形的东西。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就在此时,手臂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点,而且在动,而且顺着他的手臂一路爬上去,似乎想直达他的脑袋。他刚开始有些被突然在自己手臂上出现的东西吓到了,但他想了想。
“不就一个红点嘛 ,干嘛自己吓自………”
“一个红点………”
“一个红点?”
他突然想起来些什么东西…………
他吓得整个身子都向后倾倒,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被吓了一大跳,这似乎是出于潜意识的回避。刚好就是在他倾倒的那一刻,耳边传来的巨大的响声,随后似乎有更多的东西涌入了他的脑海,但他来不及去想那是什么东西,直觉告诉他那玩意儿很危险,逃命要紧。就在他刚跑没几步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几阵连续的巨响,之后就没有任何的声音了,他在前面看到了一个土沟,想都没想就跳了进去,随后快速的检查了一遍周围,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之后,他开始用尽全力去想当时那些涌入他脑海的东西。
他坐在那里冥思苦想,过去了不知道多久,却只想起来一点点事情,他只记得自己被一群拿着枪的人拖着走,之后通过某些方法成功逃脱了,之后他被那些人追到了这片树林里边,之后就在这里醒来了。他只能回想起这些碎片的记忆,至于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晕倒的,他也回想不起来,可能是太过疲倦晕倒了吧,因为在他回想的时候有这么几个场景,正午时分的小镇,黑夜时的广场,黎明时的被冻住的大湖,以及黑夜时的…………这片森林。这个时候,他看到面前有两个影子正在变大,探出头一看,发现有两个带着防毒面具的,穿着军装的人走了过来,他们看上去没有什么差别,其中一位拿着一把狙击枪,另外一位则拿着一把步枪,他们离自己很近,而且正在看着自己,他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于是举起了双手,这时其中一位士兵示意他把双手放下,随后,一个柔和的女声从冰冷阴森的防毒面具下传了出来。
“城志平”
“啥?”
“把你的右臂伸出来”
她温暖的声音让他忽略掉了她可怕的外表,刚刚还在胆战心惊的他立马就稳定了下来。
那个女人仔细的打量着他的右臂,随后对着他旁边的士兵说了一句:““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标志……情报没问题,我们找对人了,然后呢,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呢?斯罗德?”
斯罗德很不服的说了一句:“行啊,前几次突击行动的时候你这什么“女人的第六感”都差点把我害死,怎么现在就找人这种小事就灵验了呢?”
那女人啧了一声说道:“这可不是小事,他手上的东西可是至关重要的,毕竟现在我们混沌和基金会以及GOC对于“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情报那可是相当的稀少,而他手上的这东西将帮助我们了解甚至是攻破那图书馆。”
“请跟我们走一趟,城志平博士,我们有些话得找你谈谈。”
“哦………对了,你叫我什么?”
“城志平。”
一个相当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冲入了他的大脑,他愣在原地,似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随后他听到有什么东西从远处驶来。
那位女人说:“装甲车到了,我们走吧。”
城志平慢慢的从土沟里面爬了出来,毕竟他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该干什么,并且他也愿意跟着这位温柔的女士走,同时他也不得不走,毕竟这里有枪的人就是老大。
随后他们开始朝前方飞快的跑去,斯罗德向他招手,示意他尽快跟上,城志平也忍住疼痛追上去,没跑多久,他就看到了一辆后门敞开着的装甲车,那两位士兵已经在车上等着了,陈志平爬了上去,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斯罗德用双手托着头,翘着二郎腿对那位女人说:“你应该庆幸那两个“蛇之手”成员不是“奇术师”,不然麻烦可就大了,不是吗?”
城志平低着的头突然抬起来,询问这位女士:“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那女人笑了一声,随后用温和的语气说道:“陈云馨”。
随后,那两名士兵又开始谈论了起来,说着一大堆他听不懂的词语,“异常”、“蛇之手”、“基金会”………他的意识突然又开始模糊了起来,想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会,确实,在这种无聊的没事干的场合,睡一觉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本章完)

《永恒》第二章

城志平正在一片白色世界之中漫无目的前行,他要去做什么?他要到哪里去?他自己也不明白,可是走到半路,一座小镇竟在他面前凭空出现,有很多的行人和车子,不过他们却是静止的,可就在他回头的那一刻,不知道什么东西突然把他撞倒了,不过没有疼痛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迷迷糊糊的感觉,他坐了起来,甩了甩自己的头。
“醒啦?”
“醒的可真挑时候”
斯罗德握住他的肩膀,对他说:“你可帮咱们省了一支麻醉剂。”
陈云馨笑了:“咱们还没有必要严谨到要用麻醉剂吧,毕竟这家伙来了这儿,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他出不去的。”
城志平拍了拍脑袋,发现自己的头发似乎整齐了。
“这家伙给你整的,整了个三七分,他嫌你沾满污垢爆炸头看上去太恶心了。”陈云馨说。
这时装甲车的门开了,现在正在一个地下车库里,他们三人下了车并关上了后门,这时司机也跳了下来,那司机似乎跟他也差不多年纪,是个男生,长的很讨人喜欢,不过就面色来看,他似乎有点紧张。
斯罗德搂住这个人的肩说:“这是你第一次出基地吧,新兵?紧张吗?”
那新兵轻声的回答:“额………是。”
斯罗德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嗬了一声:“你得尽快适应这种氛围,从刚开始入伍的那一天你就没表现的像个男人过,战场可是给真英雄呆的地方。”
新兵似乎更紧张了,而且还露出了一丝忧郁的神色。
斯罗德看着他:“怎么?怕了?”
那位新兵抬起头来,吸了一口气,很坚定的对着他说:“没有。”
斯罗德拍了一下他,随后便摇头晃脑的大步向前走。
城志平拍了拍陈云馨的肩问她:“这位是?”
陈云馨轻声的回答他:“伊兹格鲁斯,一位新兵,他是同一批士兵中胆子最小的,准头很好,因此他当了像我一样的狙击手。”
四个人走进电梯,陈云馨对城志平说:“你跟我去一趟-2层。”
随后到了-2层,陈云馨先带他去了一间医务室,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还换了一套比较干净的博士服。之后又带着他进了一个办公室,随后便走了出去。办公室既宽敞又整洁,但没什么东西,只有几幅挂画和一个没有鱼的鱼缸用来做装饰,然后是一个文件柜和一张铁制办公桌以及两把木制椅子,门口还贴着一张告示,内容是“周三的8:00~12:24以及周四的9:32~10:00禁止入内,有问题或急需处理的事情可以堆放在门口小桌子上。”此时一个少年走了进来,他大概18岁,穿着蓝色的棉外套,还有一条黑色的牛仔裤,同样是三七分的头发,长的比较帅气,如果只看侧脸的话观感会更好。
那位少年笑了笑,对着城志平说:“请坐吧。”
城志平和那位少年坐了下去,然后那少年问:“请问您知道您以前在为哪个组织工作吗?”
城志平摇了摇头
少年又问:“那您知道您身上这个护肘的来源吗?”
城志平还是摇头
随后那少年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把类似测温枪的东西,瞄准他的脑袋,按了一下扳机,然后对他说:“别乱动。”
城志平也不敢乱动
然后那把“枪”叫了几声,少年皱起了眉头:“E级记忆清除,却没有完全渗透进去………不应该啊。”
“记忆清除?”
“是的,你的记忆被人刻意的抹去了。”
“那为什么………”
那个少年站起身来对他说:“跟我走你就会知道了。”
他们站起身来,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随后进了电梯,去了-4层。
电梯门刚打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就扑面而来,他们走进白色的消毒间,随后,白色的雾气从喷口中喷出,城志平本能的捂住了脸,希望这些东西不要飘进他的眼睛里。接着大门打开了,门后是一个圆形的大厅,整个大厅都是由钢铁制成的,而在大厅的中间有一块圆柱形的玻璃柱,里面有一块奇怪的正方体,城志平凑上去看,却听见那少年叫道:“跟我来。”
城志平回过头去,发现那少年走路是一蹦一跳的,就好像要脱离地面飞到天上去,他刚走到少年的身边,那少年就摔了一跤,城志平连忙去扶起他,无意间听到那少年嘟囔着:“怎么到现在还是不能适应这双腿………”
然后他们走到一扇门前,少年打开门,拿出了一块平板,在上面调弄了几下,随后平板上显示出了一个标志,下面有一行小字:Scp基金会
“根据我们现有的情报,你以前一直在为这个组织工作,给你做记忆清除的应该也是他们。”他举着平板对着城志平。
“可是我不知道这组织是干什么的。”城志平挠了挠头。
“在此之前我要先给你解释一个概念——异常,在常人的认知中,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理性的世界里,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世界上为什么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我们并不排除有一些是造谣的,但为什么有些是至今依然无法解开甚至是无懈可击的呢?并且从古代开始就有不少对于各种妖魔鬼怪和奇珍异宝的记录以及故事,但那些真的都只是空穴来风吗?”那少年看着他。
陈志平挠了挠头。
“这个世界确实是存在各种超自然的生物、物品甚至是现象,因此,世界上也有着各种针对这些物品的组织,Scp基金会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们打着保护世界的噱头把所有人都困在“科学”的帷幕之中,甚至为止做出各种违背道德令人无法容忍之事,而我们“混沌分裂者”曾经也是他们的一部分,但我们无法容忍他们,所以分离了出来,成为了他们的敌人。就按照你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遭到了他们的E级记忆清除,不过因为未知原因导致记忆清除剂没有进行完全的渗透,你只是无法记起来往事,但你对于各种事物的认知仍然在于脑海之中,也没有造成任何的副作用,正常人打完一针E级记忆清除剂,差不多就会因为各种副作用变成脑瘫了。哦,对了,我其实也能算是一个异常吧,毕竟怎么可能会有像我这样那么小的人坐在一个办公室里吧。”
“那为什么要他们要清除我的记忆?”城志平感到很不解。
“这我也就不太清楚了,你估计是因为做了什么能够直接威胁到他们的大事情吧,毕竟在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打这种清除剂的,还有你身上的这个护肘……”他瞟了一眼城志平身上的护肘。
城志平这时才注意到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完全黑暗的房间,随后走进来了一个穿着防护服的研究人员,把一个手提箱给了那少年,然后他打开手提箱,拿出了一个很小的圆柱形的东西,它看上去是用雪捏成的,但似乎不会化,上面刻着一些扁平的浮雕,下半部分有两个登山镐,而上面有两个细长的手捂住了脸。
“如果情报没有问题的话,那么…………把你的右手伸出来。”那少年命令他。
城志平半信半疑的把右手伸了出去,接着少年把他手上的这个东西插到了护肘上的洞里,随后那护肘发出了声音。
“执念”
随后少年说:“然后拍一下你的护肘”
城志平照做了
护肘又发出了声音
“生成完毕”
然后少年又说:“把你的右手放低一点,然后捏紧你的右手,然后用力向上拉。”
城志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他,但他现在也只能那么做,他捏紧右手,随后用力的向斜,上方拉,接下来的一幕惊掉了他的大牙。自己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裂缝,而在这条裂缝之内是一座雪山,而且还隐约能听到从裂缝中传来的哭声,由于气压差的原因,有一阵强风正从自己背后吹来,想要把自己吹到那裂缝之内,他的直觉驱使自己再拍了一下护肘,随后那裂缝关上了。城志平惊魂未定,那少年又开口了:“你也看到了,这护肘,绝不是一般的东西。我给你准备了一间宿舍,天色已晚,我先带你去那休息,明天早上起床之后来我办公室找我。”然后那被插进孔洞的东西弹了半截出来,少年将它拔了出来,随后带着城志平去了-3楼,并在带他到宿舍之后就离开了,宿舍的装修还算不错,除了有些小以外没什么缺点,城志平躺到了床上,看了看自己的护肘,叹了一口气。也许是因为在装甲车上已经睡过的原因,他没有什么困意,于是他一直在思考着那少年今天对他所说的一切,可是他越想越烦心,最后他直接把枕头蒙在了自己的脸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才睡着。
(本章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