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限可能的世界

纽约市,白雪皑皑的街道上,一队士兵在巡逻。不远处的时代广场,聚集着一群市民。午夜的钟声即将敲响,宣告Haos统治下新的一年来临。在人们耐心地等待新年来临时,广场上的广告牌和大屏幕一直显示着和往年一样的信息。

自由是Haos赐予的礼物。

Haos为你担起知识的重负,因此你可以纵享无忧的欢乐。

自愿的臣服是实现和平的最终方式。

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生活回到原有的平静。但战争的残酷依旧如同阴云一般笼罩在人们心中。他们已经疲倦了,他们已经绝望了。与其称作想实现和平,不如认为是害怕死亡。

与此同时,一艘巨型飞艇缓缓地悬停在剧院的上方,四架无人机在人群上空飞过,迅疾地扫描着他们,在每一次的变向中,都有摄像头锁定着人群,人工智能Eris无时不刻地警惕着人群。

市民们三五成群地聚在广场上,一齐望向上方的大钟,他们在钟的滴答声中保持着沉默。在广场附近的旗杆上,混沌分裂者的旗帜高高飘扬,猎猎作响。人群中一位老者倚着木杖站立,他出神地望着混沌分裂者的符号在空中挥舞,但他蔑视它,他蔑视这个符号在他记忆中所代表的一切,他还能记得分裂者发起战争前世界的样子。当分裂者的旗帜插满世界时,他也还只是个孩子。

经过连年的浴血奋战,分裂者统治了世界。战争从他们摧毁SCP基金会开始,当时分裂者在世界中还是默默无闻的存在,而SCP基金会在分裂者洪荒猛兽般的攻势下节节败退,大量的收容物因为设施的破坏被释放出来。在分裂者的一路凯歌中,SCP基金会很快走上了末路,一个接一个的站点落入分裂者的手中,SCP基金会夜以继日所努力控制的一切都是他们的了。恐怖蹂躏着这个世界,恐惧压倒了SCP基金会,正如他们给混乱强加上自以为是的秩序。

没过多久,分裂者就运用他们新获得的力量攻占了世界各国。尽管一些人负隅顽抗,但终被击败。最终,世界被征服了,ALPHA司令部以Haos为皇帝统治着新世界。

在分裂者统治前,许多组织在大陆中繁荣和衰亡,而第一个崭露头角的组织是工厂。

工厂欣然支持着分裂者的统治,为制约反对者,他们给予分裂者许多可怕的武器。他们的子弹能将人打穿,地雷将那些贪得无厌的人们炸得支离破碎。每个街角都有工厂的自动售货机,提供各种口味的营养粥,生意还不错。

MCD公司照常运行,他们一如既往地为世界的精英们服务而盈利。

蛇之手逃回了他们神圣的图书馆,再也没有回来。一些留下来或敢于自称为蛇之手成员的人妄图反抗,但终究是自取灭亡。这些赴死者的名字很快变成只有ALPHA司令部还有印象的过去,一个长期给分裂者造成麻烦的组织已经彻底消失。

全球超自然联盟表明与分裂者抗争的立场,但随着支持他们的国家的瓦解,联盟很快解体了,108议会被解除。他们的先进技术被重新投入战争,而其他文献则被烧毁了。

欲肉教派被火焰吞噬,他们的肉制技艺不过是变成新型生物武器的研究工具,他们的文化和身份被世界遗忘,这里只剩下灰烬。

破碎之神教会消失了,教徒们的工艺品都被搜集起来,因为生锈而又四分五裂的机械,他们一点反抗机会也没有。他们不断祈祷教主Mekhane来拯救他们,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但Mekhane从未来过,一次次地失信于他们。

玛娜慈善基金会被关闭,所有的成员都被处决。分裂者会用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帮助世界民众。

AWCY和蛇之手一样,已经逃走了。这里已经没有容得下情感或无政府主义者的空间了,唯一被允许的艺术也是经由国家允许的,其它都化为灰烬不复存在。

于老人而言,分裂者对他的影响可谓刻骨铭心。在那时,孩子们被围捕起来,训练效忠于Haos。他的父母和其他人一样在抵制这样的行为,但他们都为此付出了代价。当SIGMA特工试图将他从他母亲怀中抢走时,一名BETA军官朝她脸上开枪,迫使她松开了她的手臂。他的父亲尝试与他们战斗,但最终被带入卡车强迫加入Haos军队。在那里,他面临着比死亡更糟糕的命运。这位老人在几年后再次见到了他的父亲,但却像一具尸体一样跟着一个神秘的 瘟疫医生蹒跚而行。

离新年只有一分钟了,老人身边的人群活跃起来,带着高兴的神色齐望着钟。他瞥了一眼人群,每个人都很年轻但又非常瘦。有些人看上去很久没有睡觉了,而有些人身上则留有士兵造成的伤疤。

午夜时分,音乐缓缓奏起,那是一种罕见的奢侈品,让人群陷入更放肆的狂欢中。很快,人们从十开始倒数,为避免引起怀疑,老人也马上加入他们的行列。当指针指向零刻时,烟花从广场四周发射,烟花的呼啸声伴随着人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席卷城市。天空被渲染成彩色,火光、灯光一齐照耀着城市,整个城市进入了全新的一年,每个人都把手臂举到空中来表达自己喜悦的心情,尽管老人的手臂也在挥舞,但那只是在尽力模仿。

老人最后一次看向人群中的各色面孔。对于新一年的苦难,在光的照耀下,他们看起来都喜形于色。他同情他们所有人,但愿他们知道世界真实的模样。然后,有人开始唱圣歌,所有人都加入进来。

“Haos万岁!Haos万岁!分裂者万岁!”

老人内心为他们哭泣,但他仍然微笑着,几名穿盔甲的士兵就在附近看着人群。

与此同时,Haos在剧院的阳台上徘徊着。他静静地看着烟花在空中肆意飞翻,爆炸成各种形状。这都是工厂馈赠的啊。

Haos轻轻地把他的机械手臂放在栏杆上,五颜六色的火光照亮了他的金属身躯,在他身后投下骷髅般的阴影。如果他还有肺,他会深深地吸一口空气来回忆烟花的味道。肺作为机械身躯的负担之一,他以前没有意识到要舍弃那破旧身体上的器官,但这终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牺牲,因为他已经得到他最想要的东西。

工程师从Haos后面慢慢地走来,他的腿如同蜘蛛一般,使他动起来像要扑向一个毫无戒心的猎物一样。他也随身带着锤子,像使唤手下一样,随时准备使用它。Haos转过身看向他的老同伴。

“新年快乐。”当工程师在阳台入口处停下来时,身体的一部分发出咔哒声,“距离我们的统治又过去了一年,时间太长了。”

“是啊。”Haos一边回答,一边又转头看了看烟花,他们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工程师开口了。

“计划已准备就绪。”他通知道。

烟花继续在空中爆炸,绚丽多彩。Haos看着五颜六色的耀光,什么也没说。当工程师等待他的回应时,Eris闪烁的全息投影在他身后缓缓形成。她想让大家知道她的存在,尽管他们都知道她在宫殿中无处不在。她那双眼睛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们。而工程师没有理会AI,等待着Haos。Haos最终看向他们。

“我们开始吧。”Haos说。

“好的,先生。”Eris在消失之前回答道,她立即开始了工作。

工程师抬头望向天空,星星闪烁的光芒被焰火所取代。黄石国家公园的多个机库此时正缓缓开启,将无数战舰送入广袤的太空,那是分裂者要征服的下一个边远之地。每艘船上都有数千人,这些人是由SCP基金会称之为SCP-2000的东西制造的。他们还携带了几件不可名状的恐怖物品,以帮助他们顺利完成任务。

“Haos,你可真有野心。”工程师评论道。

“就像当年你在那个山洞中第一次遇见到我一样,你可能没有想到分裂者能拥有现在的成功。”

“是的,我当时只计算出15%的成功率。在那时,SCP基金会是对你不利的重要因素。”

“对啊。”

“好了,Haos,快来吧。大家正等着庆祝你的统治呢。” Haos离开了阳台,带着那身旧机器走进宫殿。飞船开始加速进入太空,尾焰在焰火的幕布上中划出一道亮光,无垠的宇宙终将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分裂者万岁。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