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行星

2014/10/19,21:30

Halsey斜靠着椅背,双腿搭在办公桌上,喝着激浪,盯着屏幕,一脸茫然。在失去了他最喜欢的新玩具——392号项目之后,他一直萎靡不振,除开提交最基本的报告和参加强制性的医疗预约,他打不起精神去做任何事情。晚上,他正要出门,命令就来了,面前的电脑开始发出哔哔声,把他吓得从椅子上滚了下来,Halsey爬回椅子,好奇地看着屏幕。

相关人员:Halsey博士
时间:22:00
任务:探索者安保细节工作
地点:探索者部门, 防御卫星3号控制室
备注: 猎户座流星雨今晚就要开始了,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Halsey听天由命般地叹了口气,删除了这条信息。“我真不该举办那个复古游戏节”,他心想。在那个灾难性的夜晚,Halsey把小行星的所有员工都扫地出门,之后每当有人需要出去执行“准”任务时,他们就会说:“让Halsey去吧,反正他做得更好。”Halsey从一个印有“THIRDEYE”字样的马尼拉信封里拿出一张专门的身份证明,翻了翻白眼,关掉终端,朝门口走去。

Halsey拐进大厅,来到四号基地航空侧厅,在指示牌前站定,他抬起头来,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掏出一摞便利贴,清洁工又开始工作了1。Halsey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一支笔,在最上面的便利贴上写下了“蒙哥马利五号”,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粘在指示牌破损的右下角。尽管他们不是同一个蒙哥马利站,但四号基地与卫星的通信流量基本是一样的。他往后退了一步,开始欣赏自己得意的作品。突然,他的手表哔哔地响了起来,提醒他这项任务的紧迫性。Halsey又叹了口气,走进了大厅、门和电梯纵横交错的迷宫之中,那是探索者部门。

在Halsey经历了一段似乎无穷无尽的行走之后,他终于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防御网控制室,在六扇门中的第三扇门前停了下来。他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快走吧,”他心想,“你赶紧走吧,别人会赶你走的。”

“不!”他心里更有责任感的自己反驳道,“这很重要,我们不能失去探索者。”

那个懈怠的自己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分多钟才认输。Halsey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Halsey盯着房间里的那个人看了好一阵,对像他这种级别的人还在执行“准”任务而感到震惊。Halsey的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好一会才问道:“Martin?”

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转过身来,正是Martin,但不是其他工作人员所认识的那个Martin。“Halsey?”他十分惊讶地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Halsey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想知道Cad在那里呆了多久。“查一下日期,”他说,“猎户座流星雨几分钟后就要来了。”

Caduceus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一整天了吗?”他的注意力转移到门口的那个人身上,“我……只是,呃……”

他在那里站了一阵才想起来。Halsey揉了揉鼻梁,恼怒地叹了口气,他很清楚他的同事在干什么。两个月前Martin被借到了四号基地,迷上了探索者。天知道他在十一号基地和附近的蒙哥马利一号站点之间的关系维持了多久。他尽可能多地利用空闲时间值勤,长途飞行之后就一直在和人工智能聊天。Halsey终于站到一边,让开了门,“快去吧,Cad,保留你仅有的尊严吧。”

Caduceus退出终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塞进口袋里。出门的时候,他小声对Halsey说:“你什么也没看见。”

Halsey知道最好不要出卖医生,只要走错一步,他就会成为下一个在Cad的突击体检中“意外”死亡的人。Halsey关门时打了个寒战,想起了Jenkins,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建议Cad到员工福利中心工作。当Cad被基地保安带走的时候,Jenkins身上已经插满了手术刀,就像一只豪猪。

Halsey坐在终端旁,把思绪从Jenkins的尸体上移开,打开卫星防御系统。随着Halsey指关节啪地一响,他开始工作了。

致:Halsey博士
来自:ALPHA天文学家
主题:猎户座流星雨

昨天探索者的防御工作做得很好。你成功预测了猎户座流星雨,避免了损失,干得不错,我知道你对失去392号项目感到很沮丧,但你可以这样想:如果你忠于职守并且得到提拔,你可能会在剜目计划结束后把它收归你的管理之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