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殴打的鲨鱼
评分: +9+x

6月30日 17时

???:额……接线员?

接线员:听得到,请汇报你的身份。

???:我我我,RED1,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

接线员:有什么事吗?

RED:额…..我有些情况需要汇报,我们可能遇到了点麻烦。

接线员:“我们”?是指什么?

RED:(略带愤怒)哎呀!我们,我们就是22号干预小组,还听不明白吗?我们遇到麻烦了,需要汇报!能别问这么多吗?

接线员:放轻松,你是用你自己的手机打给我的,为什么不用紧急交互处理器2汇报问题呢?而且,这是精神情感研究所的事物咨询电话,不是负责管辖你们的执行部,你打错电话了……

RED:(不耐烦地打断)没有用那东西是因为事件没有那么严重……行了行了,别念叨了!你怎么事这么多?

接线员:(按键声)好吧,说说你们遭遇的麻烦。

RED:我们正在执行一项用于监视特定社区的任务,这里有一些类似于现实扭曲和空间重叠的现象……不过这里的人没有什么敌意,我们和他们的接触不是很麻烦。我们完成了我们的任务然后……(嘈杂的摩擦音,交谈声)

接线员:RED,请保持通讯清晰。

RED:额……(长久的停顿)然后我们开始分开行动,随便逛逛什么的,我和GREY待在一起。我们爬上一处天台观察四周,然后发现BLUE那家伙坐在一家快餐店里吃汉堡……这本身没什么,但我们发现好像有什么不速之客盯上他了。

接线员:(敲击键盘声)他的样貌引起了什么人的注意吗?详细描述一下情况。

RED:我们正在观察。那群不速之客是开着一辆厢式货车来的,你能想象一下吗,一个有显示屏的货车,就像……宣传车一样。

接线员:想象得到。

RED:(长久的停顿)他们开着车在周围转来转去,但最后还是开回来了,我觉得他们在观察BLUE。

接线员:他没有察觉到吗?

RED:没有,这个家伙完全沉浸在他的汉堡里了。我们甚至看得到他吃的是什么汉堡,鳕鱼堡!

接线员:你们没有试着联络他吗?

RED:试过了,但他把蓝牙耳机摘了,还没有把蓝牙断开,我们联络不上他。

接线员:据我所知BROWN3也在你们的队伍里,让他出手不就好了?变出个什么奇怪的东西把他们吓跑好了。

RED:(恼怒的)我们找不到他!他好像不喜欢总带着手机,或者索性把手机关机了!我们联系不上他,妈的!这次的任务一个靠谱的人都没有,Mo4也没有跟来,那个神出鬼没的Karie5也没来,出问题的还是Cation6这个难缠的家伙,真他妈的!

接线员:保持冷静,请注意使用颜色代号!继续观察。

通讯暂时静默

RED:额……他们把车停下了,显示屏上显示出了一些图案……额……我们看到了他们组织的名字,SPC7

接线员:SPC?他们不应该存在于其它平行宇宙吗?

RED:但现在都弄清楚了!BLUE之所以被盯上是因为他就是一只鲨鱼!他的尾巴和腮被他们注意到了!该死的,早该想到的,结合鲨鱼基因的宿命难道就是遇到SPC吗?

接线员:他知不知道SPC是个什么东西?

RED:我想他并不!这家伙什么都不在意,他可能还没搞懂情况!哦等等……他们开始播放一些视频,关于……这是什么…….

通讯暂时静默

RED:他们开始播放一些关于海边度假的旅游宣传,但绝对不是面向人类的…….我说,100平米超大浴缸是人类能享受的了的吗,这他妈是水族馆吧?

接线员:BLUE呢?有被吸引吗?

RED:是的他有,他在饶有兴趣的看广告,但他始终没有离开快餐店……

通讯暂时静默

RED:有人从车上下来了,额……那家伙穿了一件……鲨鱼外套?哦妈的!

接线员:怎么了?汇报现场情况?

RED:你敢相信吗?鲨鱼是这样求偶的吗?妈的,老天啊!(各种各样的辱骂声)

接线员:BLUE呢?被吸引到了吗?

RED:(嘈杂的摩擦声,咒骂声)不,不他没有,他只是看着,吃他的那个……鳕鱼堡。天哪,操……

接线员:需要任何支援吗?

RED:需要,我想,但情况…….真的很有趣,现在开始过家家了吗?他们在钓竿上栓了条鱼,谁会上这种当啊?

通讯暂时静默

RED:他们放弃了,他们把那些行头收起来了,屏幕也关了,我想闹剧要结束了。

接线员:这很好,想办法把BLUE带走吧。

通讯暂时静默

RED:妈的!操!他们冲进快餐店了,10多个人!天知道这厢式货车里有这么多人!他们什么都没拿,就用他们的拳头!他们开始殴打他了!妈的!我们需要支援!支援!(急促的脚步声,摩擦声)

通讯中断


Dr.Mo将事故记录报告放到床脚,看着在病床上被绷带五花大绑,昏迷着的Dr.Zhen,Dr.K则立在床的另一边。

“那地方其实没有什么空间重叠或者现实扭曲现象,是这样吧。”Dr.Mo摸摸自己的额头,质问似的向对面的人说。

“是的,确实没有。”Dr.K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尽管他极力掩饰,但这轻微的表情变化还是被Dr.Mo捕捉到了。

“所以就不应该有SPC的人,对吧。”Dr.Mo合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Dr.K没有回答,只是将左臂放在前胸,右手捂住自己的嘴,掩盖了自己的神情。

“成像编辑师本应该也跟着他们行动,但他忽然不见了,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他。而事件发生的同时你也以‘出去转转’为由出去了,真的这么巧吗?”Dr.Mo停顿片刻,“其实你是去找成像编辑师了吧,Dr.K。”

Dr.K笑着挥挥手:“让一只鲨鱼知道什么是SPC也不是坏事,对吧?”

听到“SPC”三字,床上昏迷的Dr.Zhen忽然猛地坐起,睁大了绷带缝隙中的眼睛。如果不是绷带缠住了他的嘴,他一定能清晰的喊出:“别让他们靠近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