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烬中的果实

澳大利亚,2016年

苍火席卷小镇,这个几天前还车水马龙的社区现在只剩下几座冒烟的建筑物。小女孩坐在其中一个被烧毁废墟的角落里,她用膝盖顶着头以拼命地试图逃避残酷的现实。在她面前躺着三具焦骨——她父母和一名消防员,他们曾尽力在大楼倒塌时将她从大楼里带出去。她手边仍环绕着无法阻止的苍火,她所接触到的一切都会化为灰烬,而这烈焰将会永远燃烧下去,它并不会因为水或者灭火器而熄灭。先是她的家庭、她的家人,然后是她的衣服,最后是她的整个小镇……她甚至无法哭泣,因为眼泪一旦流出来就会立即蒸发,最后仅留下些盐碱在眼中。她听到身旁传来几乎听不见的砰砰声,大概是某部分摇摇欲坠的建筑物刚刚砸到她身旁吧。

「你这地儿不错。」这个声音有点不自然,但她确定不了。无论如何她最后都会把这个说话的人烧焦。「不,你不会的,拿着这个」。

她又听到了砰的一声,一个小东西向她滚来,当那小东西碰到到她脚时,她觉得有点冷。自从火灾开始蔓延她的手开始燃烧的那天起,她就再也没有感到冷。女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只见旁边有一个深红色的苹果,在白色的灰烬中闪闪发光。

「吃了它,你一定饿坏了,从这儿的情况看,我可以断定你得有两天多什么也没吃了。」

她终于抬起了头,身着白衣的男人坐在距离她一米半远的地方。他戴着顶奇怪的帽子——就像一个魔术师可能戴的帽子,不过他看起来不像魔术师而更像一个娃娃,焦黑的墙壁上,这一抹白色让她怀疑他是否真的存在,他的领带像她仍未品尝的苹果一样红。她曾试图吃点什么,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她脑海中的时间是模糊的,她感觉自己在这里已经待了好多天,或许是好多个星期。这段时间来当她想吃些什么的时候,食物还没来得及咬一口就被烧成了灰。如果他不相信她,她就得给他演示。于是她伸手去拿苹果,烈焰开始在苹果周围舔舐,然而它本身却没有燃烧。

突然一种饥饿感涌上心头,她咬了一口苹果,预料再次尝到满嘴的灰,但此次却没有,苹果是酸的。火灾发生前后,她什么也没有吃,她把嘴里的那块吐出去,又要了一个苹果,现在这是她能想象的最好的味道。她在吃整个苹果时没有抬头,而是连果核带果肉一起吞了下去。

她抬起头来,男人仍然坐在那,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三具骷髅,嘴在不停的嘀咕着什么,可是没有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来。女孩顺着男人视线看去,她父亲骨架的嘴张开又闭上,仿佛在和白衣男子聊天。

「你父亲不确定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这看起来是不寻常的。我问他你是不是吃了什么怪东西或者谁往房子里带了新东西——都不是。」

女孩向父母伸出手,男人看着她,她在无声地恳求。

「如果你想这样的话,我可以复活他们,我可以将使整个小镇恢复往日的喧哗,我甚至可以让你回归正常」说罢,那人对着她笑了笑。他的牙齿是方形的,之间没有缝隙,就像她画的儿童画。

「如果你同意我这样做,我就会带走这团火。」

女孩点了点头。

「别担心,我也会让你能再次说话」 从这个奇怪的男人身上出现了地毯,墙纸,树木和她的房子。从他身旁像飞出液体一样飞出什么东西,这东西碰到她的父母和她的皮肤,随即亮光环绕在她父母身边。她看到窗户像冰冻的湖水般重新出现,她看到自己的衣服回来,她看到手指不再燃烧,就连那个消防员也回来了。女孩跑向她的父亲和母亲,试图让他们清醒过来,她逐渐开始可以说话。

那人站起来,他的左手被苍火吞噬,当他握紧拳头时,火焰突然被吸收进去。

「如果你想要回这个,就给我打电话。」

他掏出一张白色的名片,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和一个符号:一个红色的、被包围的Z,有三个红色的箭头从圈中伸出。

男人走过女孩刚刚坐着的地方并捡起了苹果,他捉到自己胳膊下的白色结晶,随即离开。当女孩兴奋地转向自己的恩人时,她看到她自己……被烧伤了,就像她父母死前的最后一刻那样,她仍畏缩着,包进白色结晶中被白衣男人带走了。她空洞的眼神透过像盐晶一样乳白色的晶体回望着自己,她试图让这幅父亲拥抱自己的画面从脑海中消失。


小镇很快恢复正常,苍火事件也逐渐成为埋藏在长河中的回忆。女孩几乎忘记了所发生的事情,但她仍然保留着那张卡片,把它像宝藏或被诅咒的物品一样藏起来,她恐惧它却不敢摧毁它。一日,她拨打了那个号码想要获得答案,而接电话的人也很乐意给她答案。那天,她知道了混沌分裂者的情况;那天,苍火再次回到了她的指尖;这次,有人教她如何使用苍火。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 侵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