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头主义滚蛋
评分: +11+x

我依靠在一楼前台的一角,盯着不远处的人群。

人这种东西真是爱听八卦,包括我也一样。八卦这东西,可以当做是饭前餐后打趣的题材,也可以看做是闲来无事时消磨时间的话题,没有人不喜欢八卦。不过,在这个蔽塞且又巨头控制着的设施内,外面的八卦我是一概不知,我的同僚们也一样,没办法,他们八卦题材的来源只能来自站点内。

所以当他们听到这件事的风吹草动后,很快簇拥起来讨论这件事,聊得不亦乐乎,尽管掌握的信息甚少,他们还是从各种各样的角度做出了猜测,甚至得出了结论。我是个不合群的人,却也被他们激烈的讨论吸引了过去。“我说,你们在聊什么啊?”我唐突地插嘴。

这插话的确有点突然,他们全都看向我,一句话也不说,似乎是怀疑我是组织派来监视他们的便衣。于是我又笑笑:“我是新来的研究员,不用提防我,我就是想听听。”

听了这话,他们都放下了警惕,其中很明显是引发话题的那个人对我说:“你不知道吗?上面出事了。有人被开除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他可是个大人物呢!”

“大人物?”,我被他的神情逗乐了,反而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领导层的调动可不是玩笑,本身相互勾结犹如磐石的领导层居然有人被开除了,这只能说明他犯了很严重的错误。”他很不满意的说道。

“哦?什么错误啊?”我也不好再嬉皮笑脸,稍微端正了一点神色说道。

另一个好事的参与者插嘴道:“我听说,是因为搞山头啊!”人群中随即出现了一阵唏嘘声。

“汕头?什么汕头。汕头市吗?”我还是不着调。

“什么啊,山头!山头主义懂不懂?就是拉帮结派,勾结他人,搞自己的权力集团,不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的行为。他搞得那个集团叫什么来着……精神病什么什么?”

”是精神情感研究所!“人群中有人插嘴。

“啊原来是这样啊……”人群又像恍然大悟一般感叹起来。

“啊……精神情感研究所啊,那不是个建立很早的部门吗?我记得很多项目都是他们开发的,好像贡献还不小呢。”我若有所思地说,“他的负责人不也是个很有话语权的人物吗,怎么会被开除呢?”

“问题就出在这啊!”第一个发言的人又说,“话语权大了,开发的项目多了,可不就开始走上山头主义的道路了吗。他为了扩大项目研究的规模,又是开发新领域,又是占据更多的研究设施,还拉拢新成员加入他的部门呢!”他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仿佛嫉恶如仇。

“真是个混蛋。”……“活该他。”……“真是便宜他了。”……人群又开始发出此起彼伏的咒骂声。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他是因为搞山头被开除的吗?”我点点头,接着问。

“不是这回事,但也是因为这回事。”第二个说话的人接着说,“有一个站点的新人啊,本身很不起眼也不活跃,突然大义凛然的揭发了他的罪行,还把整个高层的老底揭了个遍呢!”他露出了自豪的表情,“真是个英雄,他的攻击让那家伙露出了马脚,在对方发布言语回击后,他又迅速扩大了事端,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高层不得不插手这件事,这才把那混蛋开除。要不是他,那混蛋肯定会被管理层继续包庇下去的。“

“真是个英雄啊。”……“好样的!”……人群响起了赞叹声。

“的确是个英勇的人。”我也赞许的点点头,“他说出了哪些问题让对方急眼呢?”

“我不是说了吗,他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人为了扩大项目研究的规模,开发新领域,占据更多的研究设施,拉拢新成员加入他的部门的行为,拿出了一手资料呢!”他自豪的拿出了他记录下的那人拿出的证据,是一张项目开发以及人员活动的列表展示给众人。”你看看,那混蛋领导的部门干了多少事!“

我注视着那张列表,点了点头。”也就是说,近几个月的站点活动基本上全都是他的部门在干?“

“可不是嘛!”

“近几个月的项目开发也都是他的部门的成就?”

“你可说吧。”

“我们站点的进展也都是他的部门在做?”

“……是这样……”他回答的声音小了下去,人群的声音也小了下去。 气氛陷入了沉寂。

“好吧。”我耸耸肩,“这位数据先生,你能不能回答我他被开除后我们站点的业绩有何收获呢?项目增多了多少?势力范围扩大了多少?宣传力度大了多少?有多少突破性进展呢?”

他不做声,其他人也一样。

我盯着他们,又露出了笑容,“好了我的同僚们,和你们交流我很愉快,现在我要干我自己的事去了。”我笑着转过身去离开人群,向他们背身挥手。

人群没有回应,慢慢的散去了。

我举着我设计的宣传标语,小心翼翼地将它贴在我办公室墙上醒目的位置。随后又叉着腰满意地注视着上面被鲜红的叉号划掉的一座山,心情好到眉毛飞扬。

我回过身,发现了门口立着的熟悉的身影。我愣了愣,随后露出了微笑:“Mo小姐,您大驾光临,我有失远迎,还让自己的上司等候实在是我的罪过,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她垂下眼皮,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神情,许久才开口道:“我调查了那件事,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如果那人只是普普通通的新进职员,不可能掌握那么多信息,也不可能从那么多角度攻击管理层。所以他不是普通人……”

“当然不是,”我笑着回答,“那不过是把枪,为某人所用的枪罢了。他只是个某人发表观点的容器,攻击管理层的武器而已。”

“不需要我追查吗?”

“不需要。追查到又能如何呢,很明显,人家是对的,”我摊摊手,回身收拾桌上的文件,“他背后的人知道这么多信息,还懂得向管理层,向我开炮只能说明一点:他不是外人。他是在CI里有知名度,有头有脸的人,甚至,还是我的熟人。我怎么能对熟人下手呢。“

Mo侧过脸注视着一个方向,咬了咬嘴唇:“那你打算怎么办,K。”

“怎么办?什么都做不了。被熟人背刺的感觉还是太痛苦了,我可不想体验下一次。”我摸了摸下巴,坐在办公椅上懒散地靠着椅背。

”那站点的进展……"

"不是我的事了,我还是很认同我一朋友说的话的:‘如果这个站点靠他发展离了他就不行,那这站点也没啥前途了’,应该让这里变得有我没我都一样。”

“我了解了。”Mo轻轻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我则拿起了桌上的站点月度工作报告,看着上面写满“0”的各栏,以及毫无进展的站点扩张和发展,不禁笑出了声。

“多保重,K。这种低级职员的清闲生活可能也更适合你。”Mo微微欠身,准备离开。

我点了点头,又叫住了她:“啊,还有一件事要托你去办。回去以后把精神情感研究所的公告改成我设计的标语。”我指了指墙壁。

那是一行红色的大号的字,写着:


山头主义滚出CI!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