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状态

理想状态


评分: +14+x
项目: 理想状态
状态: N/A
事项: 项目已死亡
类型: 生物

使用程序

N/A

使用注意

N/A

报告

项目已死亡,所有观测到的所有次理想体的生命体征消失。更多相关内容,依据蒙特戴尔协议监督会下达的直接命令,不作更多报告。

hope

项目死亡后观察到的情景,意义不明

次理想状态


评分: +14+x
项目: 次理想状态
状态: 处理缔结事项中。 已放弃缔结。 对抗
事项: 项目审核中。 未管辖。
类型: 生物(存疑)1

对抗程序

未进行。 不可控,程序搁置。 N/A

目前,穿戴有罗穆塔生命支持护甲的人员均已被影响。基于对象对动物实体的高敌对性,应采取以下措施对抗项目:

  • 诱导项目个体行径方向至平民住宅区。
  • 使用特制子弹处决项目个体。
  • 封锁并收容项目个体。

程序注意

  • 进行任务时,应注意穿戴C.E.防护服。
  • 进行任务前,首先确认携带的装备是否满足程序手册第4章第13小节第7段内容,以防止作战时受到项目个体的威胁。
  • 无战斗能力的人员应立即在作战人员的掩护下向未受影响的站点或哨站转移。
  • 确认自身无法进行战斗且无法获救的人员,请立即选择最快捷的自杀方式,以防止自身被影响成为项目个体。
  • 项目个体的尸体无需带回,请就地焚烧。

报告

项目为多例由穿戴罗穆塔生命支持护甲的人员异变而成的次理想体2,从外观上无法有效分辨项目的最大特征。据作战人员描述,项目的外观对于正常人类被归属于“令人厌恶”,直视项目时易感到严重的晕眩、头痛、暂时性失明等恶性症状。

基于项目的诱导变因是由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提供的项目样本,项目表现出了超水平的再生性与高敌意性;暂不明确项目攻击动物个体的具体原因,无法区分这类行为是否属于生物的自主本能,亦或是仅属于项目个体的一种特殊繁衍方式。

由于罗穆塔生命支持护甲中包含有“圣物水晶”,个别项目实体背部生长出蓝色水晶集簇,散发有微弱蓝色光芒。基于MLP粒子扫描仪与评测员Frank提出的观点,此类个体的再生性 可能 远高于其它项目个体,且更具有敌意。尽管如此,暂未发现任何一例可能具有智力的项目个体。

备注

项目个体所具有的异常性质与之前版本中记录的非理想体相一致。

附录A

2023年5月4日,距离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最近的34号站点观测到一阵以实验室为中心,面积等同于地球表面积,向四周扩散的MLP粒子震荡。

同时震荡下的,穿戴有罗穆塔生命支持护甲的人员均汇报称感到异常疲惫,此后通讯终端。据121号干预小组组长Leo称,对象“护甲出现隆起,血与肉从护甲的缝隙中漏出,直至最后长出千眼百手,唯一没有的就是哀嚎”,初步推测对象在异变前曾因异常疲惫感而陷入沉睡。

目前针对该一现象正在与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进行严正交涉。

附录B

音频文件#930001

记录时间: 2023/05/05 - 21:07
文件库存储位置: 录音记录扇区


<记录开始>

男声1: 丽维斯。

女声1: ……谁?

(摩擦声)

女声1: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上膛声)

女声1: 你想杀了我?

男声1: 我确实想杀了你,但很可惜现在的目标不是你。

(沉默)

女声1: 你想杀了他?

(走路声)

女声1: 你……

男声1: 我们都有要做的,不是吗?

女声1: 随便你吧。哈,原来是你,他预言果然没错,你会来杀他第二次。

(枪声)(掉落声)

(杂音)

女声1: 恭喜你,他的心跳终于停止了。

(走路声)(开门声)

女声1: 你之前杀了他一次,这是第二次了。

男声1: 所以?

女声1: 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以后又会走什么样的路。为什么不试着去肃反部试试呢?那里肯定很适合你。

(关门声)

<记录结束>

标记脚注

  1. 因不符合有效事物,此文档被特别标记。
  2. 该词来自于克罗利尔 · 丽维斯所注,表示为无自我意识的完全基因生物。

·
·
·
·
·
·
·
·
·
·
·
·

蒙特戴尔协议监督会
版本更新通知

< 文档部分内容过旧,无时效性 >


点此阅览最新版本

超理想状态


评分: +14+x
项目: 超理想状态
状态: 处理缔结事项中。 已放弃缔结。
事项: 项目审核中。 未管辖。
类型: 生物(存疑)3

使用程序

未进行。 不可控,程序搁置。 N/A

使用注意

未进行。 N/A

报告

MLP.png

项目附近的MLP粒子分布情况

项目为一个高约120m、宽约10m的异常树状生物,其具体位置位于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地下34层中;项目外观与无异常的木本植物一致,表层由多种木本植物的树皮与部分动物皮肤组成,不具有外在可见的肉瘤组织,项目类叶片结构遍布于项目顶部的类树枝结构。呈淡绿色。基于从其中获取的生物基因个数判断,项目可能包含了当前常态已知的尚存活的所有生物基因,各生物基因融合相性良好,未出现明显排斥现象。

项目的类心脏结构裸露在表皮外部,以人类正常速率跳动,并由多根树枝交叉覆盖。项目无明显可见或可识别的眼部、鼻部、口器等基础生理结构,无法判断项目是否具有自我意识。直至本文档编辑为止,项目的类根部结构仍在继续向四周扩张,但速度不断减缓。

项目目前正在不断汲取周围大量的生物粒子,这一行为导致半径3m内的空间出现生物粒子真空现象,该半径仍具有微小的扩张趋势;该空间因过量的MLP粒子冲击和项目的强力汲取,出现异常的MLP粒子平衡状态,于该空间内的生物生理结构表现出了一定程度上的不死性。这一现象在穿戴C.E.生物粒子防护服后有明显改善。

在受试者直接触碰项目后,其并未表现出不适,长期观察下确认受试者未受到影响,初步判断项目的异常性质与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提供的各例项目样本的异常性质不同,原理不明。

备注

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拒绝将该项目移出研究室以供组织更多解剖分析,并表示项目具有自我意识,但无任何证据佐证这一观点。

关于项目的更多信息在克罗利尔 · 丽维斯的坚持下,由蒙特戴尔协议监督会下令封锁。

附录A

2013年7月23日,作为合作对象,克罗利尔 · 丽维斯表示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将在不久的某一时间点对项目展开深层次分析,并承诺会将分析结果、实验报告、样本数据及成品交付至组织,但其拒绝解释项目及研究室曾交付给组织的各例项目样本的主要形成原因与方式。

2013年9月25日,一份被视为实验性项目样本的成品被首先交付给组织,其表现出高速的自我修复性、延展性等性质。该项目样本或在未来被视作高级战术护甲的基础原料。

双方的合作关系尚在进行中。

附录B

……

这是个伟大的发现,还记得组织之前从UED地球联合理事会那边接到的第一批水晶样本吗?对,就是现在被收容于16号站点的那几簇深蓝色水晶。

UED地球联合理事会将他们命名为“圣物水晶”,听说是从什么什么人港里拆解出来的,这不重要。没听说过的人们我再解释一遍那个水晶的用处:在那个水晶的作用范围里,能让复杂机械的运作效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但是原理不明。当然,这也不是我们今天要谈论的重点。这个水晶的第二个效用才是我们今天要谈的:再生性与劣质复制性。

据我们研究发现,那个水晶能够在被切割成为两部分后,快速再生——再生机制尚不明确,至少我们截至目前,只知晓了这种水晶只能在有完整晶胞且位于晶体矿造物上才能再生。而一块水晶的整体大小在完全固定后,是不会随着容器的大小发生改变而改变,这一点我们仍在研究。

是的,你说的没错,这个讲座的标题是《论空间内MLP粒子的实际运用》,而这个,就与“圣物水晶”脱不开关系了。

我们在用Chris博士发明的MLP粒子检测仪,对实验室里的水晶进行观察时,发现这枚水晶在以相同的速率吸收并释放MLP粒子,这也是它在常态中保持固定规格的重要原因。而当我们用高温切割器,将它切成相同重量的两部分后,原体与次生体开始以之前两倍的速率吸收MLP粒子,而释放效率降低至原来的一半,但是二者效率都在自身开始再生后恢复至相同的速率。

没错,Chris博士在之前的讲座里曾谈及过:“封闭空间内的生长粒子数量庞大,但终究有限。”,而当水晶开始生长至停止,空间内的MLP粒子数量将会被固定且不再发生改变,这是一种十分特别的封MLP粒子状态,我们将其成为“MLP水晶态”。

这个效应并不会作用在原体或是已经发展完全的次生体上,这两类的具体情况还在分析,但是结果应该不会差距太远。多亏这个效应,我们已经能制造出规格极小的水晶,并能保证它们在能发挥效用的情况下,还能大量量产。

至少从上面的数据看来,这些蓝色水晶可能并不单单只是无机物,而是某种生物的肢体组织也说不定。不过UED地球联合理事会并不愿把星灵科技的详细情况透露给我们,我们也只能做一些猜测罢了。

……


上述信息摘自2021年1月4日,由Dr.W展开的演讲《论空间内MLP粒子的实际运用》。主要阐述了“圣物水晶”与MLP粒子的直接关系,以及对象对组织的实际效用或会在未来某一时间点成功运用在组织设施或武器中。

附录C

作战装备编号: 罗穆塔生命支持护甲#001

分类: 作战/维持护甲 - 自动维护单元


基础介绍

一套以多基因异常——被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冠以“超理想状态”的树状异常(暂编号对象#001)的少量结缔组织为原料,并以“圣物水晶”(暂编号对象#002)次生体作为基础能量来源的全身规格的多层护甲。

其内部配备有生理活动控制器、温度调节器、夜视仪、全视野显示屏、自律AI系统等,同时装有30枚作为备用能源的“圣物水晶”的次生体。


%E6%B0%B4%E6%99%B6%E9%9B%86%E7%B0%87

次生体概念图
由多个水晶集簇形成的圆柱体,下方为晶体矿制插入口,与护甲插入口相连接

特点

趋同性

对象#001的组织被填充在护甲夹层,并在其中引发MLP真空态,基本作用为缓冲,防止其内人员受到伤害;对象#002则作为能源,释放其内部的MLP粒子,使对象#001遭受外部破坏后能在一瞬间获得一定量的粒子,以便修复自身同时保证自身活性,防止因长时间未吸收MLP粒子而引发的僵硬现象。

单枚正常规格的水晶体能维持该护甲运作3~4天。

易为性

由对象#001制成的该护甲,肢体运作良好,无明显妨碍穿着者行为的现象。同时制造成本底下,对象#001与对象#002可在拥有原料的情况下随时制造出新的次生体。穿着者会因MLP真空态而进入一定程度上的非生长态,即永生。

███████性(██性)

[数据删除]

附录D

音频文件#928101

记录时间: 2022/03/10 - 23:56
文件库存储位置: 通话记录扇区


<记录开始>

男声1: 丽维斯最近有点奇怪。

男声2: 比如?

男声1: 就比如她现在。你听。

女声1: [语句混乱无逻辑](尖笑声)

男声1: 就像这样,在那个树的旁边。

男声2: 哈哈,她终于因为长时间的工作发疯了。距离她上次睡觉有多久了?

男声1: 也就五天。

男声2: 唔,那也不至于发疯了啊。那个疯女人……你再观察观察,实在不行就把她打晕送到爱丽丝那边去。

男声1: 那实验呢?丽维斯这样一搞,实验进度都要被停止。

男声2: 什么实验?

男声1: (叹气)就是那个结缔组织与人体融合,以试图制造永生人的实验。

男声2: 那个不是交给混沌去做了吗?

男声1: 哈?

男声2: 罗穆塔生命支持护甲,也就是由Romuta博士提议的“罗穆塔计划”,那个的制造产物啊。

男声1: 你们还真敢。

男声2: 你不懂,这叫绕点。既然直接做人体实验,混沌不同意,那干脆让他们意识不到自己在实验成为了实验体。

男声1: ……丽维斯授权的?

男声2: 不是,据说是丽维斯发现了老大在电脑里留存的数据,然后根据混沌提供的信息,最后交给Romuta博士的。

男声1: 老大?

男声2: 哦,你不认识,那难怪,这个东西要说得说很长,下次再说吧。

男声1: 行。

男声2: 总之你就先别管实验了,把丽维斯搞定了再说,不然你也称不上所谓的丽维斯助手。

<记录结束>

附录E

音频文件#928189

记录时间: 2022/03/21 - 23:56
文件库存储位置: 通话记录扇区


<记录开始>

男声1: 你要的文件我找到了,关于Romuta的。

男声2: 简单说说。

男声1: 不需要我发给你吗?

男声2: 算了,我怕被什么人拦截。你也知道现在针对我们的组织不在少数。

男声1: 好吧。

(滑动声)

男声2: 克罗利尔 · 丽维斯,原基因改造工程员工,但在被查封前就被调离了出来,之后就一直呆在82号站点,直到……

男声2: 直到?

男声1: 直到1969年5月5日,离开了混沌,创立了现如今我们所在的这个研究所。目的是创造永生体。

男声2: 唔……那一天是……

男声1: 大清洗日。

男声2: 我明白了。

男声1: 啊还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是,在丽维斯离开82号站点前,和Chris博士见过一面。之后Chris博士被特工吴瑾枪杀了,而克罗利尔也顺势离开了混沌。

男声2: 嗯……

男声1: 你有什么想法吗?

男声2: 说不上来,但总感觉有点违和。

男声1: 好吧,等你有啥新进展之后再跟我说吧。

<记录结束>

标记脚注

  1. 因不符合有效事物,此文档被特别标记。

·
·
·
·
·
·
·
·
·
·
·
·

蒙特戴尔协议监督会
版本更新通知

< 文档部分内容过旧,无时效性 >


点此阅览最新版本

Lestrad
给: W.J.
Re: 拜托你一些事情

你要的地图和伪造的身份证件我帮你都弄好了。你能做到吗?

W.J.
给: Lestrad
Re: 拜托你一些事情

我能。

Lestrad
给: W.J.
Re: 拜托你一些事情

那就交给你了,特工吴瑾。请解脱他。


W.J.
给: Lestrad
Re: 拜托你一些事情

我会的。 |

回复并退出终端

超理想状态


评分: +14+x
项目: 超理想状态
状态: 处理缔结事项中。 已放弃缔结。
事项: 项目审核中。 未管辖。
类型: 生物(存疑)4

使用程序

未进行。 不可控,程序搁置。 N/A

使用注意

未进行。 N/A

报告

MLP.png

项目附近的MLP粒子分布情况

项目为一个高约120m、宽约10m的异常树状生物,其具体位置位于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地下34层中;项目外观与无异常的木本植物一致,表层由多种木本植物的树皮与部分动物皮肤组成,不具有外在可见的肉瘤组织,项目类叶片结构遍布于项目顶部的类树枝结构。呈淡绿色。基于从其中获取的生物基因个数判断,项目可能包含了当前常态已知的尚存活的所有生物基因,各生物基因融合相性良好,未出现明显排斥现象。

项目的类心脏结构裸露在表皮外部,以人类正常速率跳动,并由多根树枝交叉覆盖。项目无明显可见或可识别的眼部、鼻部、口器等基础生理结构,无法判断项目是否具有自我意识。直至本文档编辑为止,项目的类根部结构仍在继续向四周扩张,但速度不断减缓。

项目目前正在不断汲取周围大量的生物粒子,这一行为导致半径3m内的空间出现生物粒子真空现象,该半径仍具有微小的扩张趋势;该空间因过量的MLP粒子冲击和项目的强力汲取,出现异常的MLP粒子平衡状态,于该空间内的生物生理结构表现出了一定程度上的不死性。这一现象在穿戴C.E.生物粒子防护服后有明显改善。

在受试者直接触碰项目后,其并未表现出不适,长期观察下确认受试者未受到影响,初步判断项目的异常性质与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提供的各例项目样本的异常性质不同,原理不明。

备注

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拒绝将该项目移出研究室以供组织更多解剖分析,并表示项目具有自我意识,但无任何证据佐证这一观点。

关于项目的更多信息在克罗利尔 · 丽维斯的坚持下,由蒙特戴尔协议监督会下令封锁。

附录A

2013年7月23日,作为合作对象,克罗利尔 · 丽维斯表示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将在不久的某一时间点对项目展开深层次分析,并承诺会将分析结果、实验报告、样本数据及成品交付至组织,但其拒绝解释项目及研究室曾交付给组织的各例项目样本的主要形成原因与方式。

2013年9月25日,一份被视为实验性项目样本的成品被首先交付给组织,其表现出高速的自我修复性、延展性等性质。该项目样本或在未来被视作高级战术护甲的基础原料。

双方的合作关系尚在进行中。

附录B

……

这是个伟大的发现,还记得组织之前从UED地球联合理事会那边接到的第一批水晶样本吗?对,就是现在被收容于16号站点的那几簇深蓝色水晶。

UED地球联合理事会将他们命名为“圣物水晶”,听说是从什么什么人港里拆解出来的,这不重要。没听说过的人们我再解释一遍那个水晶的用处:在那个水晶的作用范围里,能让复杂机械的运作效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但是原理不明。当然,这也不是我们今天要谈论的重点。这个水晶的第二个效用才是我们今天要谈的:再生性与劣质复制性。

据我们研究发现,那个水晶能够在被切割成为两部分后,快速再生——再生机制尚不明确,至少我们截至目前,只知晓了这种水晶只能在有完整晶胞且位于晶体矿造物上才能再生。而一块水晶的整体大小在完全固定后,是不会随着容器的大小发生改变而改变,这一点我们仍在研究。

是的,你说的没错,这个讲座的标题是《论空间内MLP粒子的实际运用》,而这个,就与“圣物水晶”脱不开关系了。

我们在用Chris博士发明的MLP粒子检测仪,对实验室里的水晶进行观察时,发现这枚水晶在以相同的速率吸收并释放MLP粒子,这也是它在常态中保持固定规格的重要原因。而当我们用高温切割器,将它切成相同重量的两部分后,原体与次生体开始以之前两倍的速率吸收MLP粒子,而释放效率降低至原来的一半,但是二者效率都在自身开始再生后恢复至相同的速率。

没错,Chris博士在之前的讲座里曾谈及过:“封闭空间内的生长粒子数量庞大,但终究有限。”,而当水晶开始生长至停止,空间内的MLP粒子数量将会被固定且不再发生改变,这是一种十分特别的封MLP粒子状态,我们将其成为“MLP水晶态”。

这个效应并不会作用在原体或是已经发展完全的次生体上,这两类的具体情况还在分析,但是结果应该不会差距太远。多亏这个效应,我们已经能制造出规格极小的水晶,并能保证它们在能发挥效用的情况下,还能大量量产。

至少从上面的数据看来,这些蓝色水晶可能并不单单只是无机物,而是某种生物的肢体组织也说不定。不过UED地球联合理事会并不愿把星灵科技的详细情况透露给我们,我们也只能做一些猜测罢了。

……


上述信息摘自2021年1月4日,由Dr.Romuta展开的演讲《论空间内MLP粒子的实际运用》。主要阐述了“圣物水晶”与MLP粒子的直接关系,以及对象对组织的实际效用或会在未来某一时间点成功运用在组织设施或武器中。

附录C

作战装备编号: 罗穆塔生命支持护甲#001

分类: 作战/维持护甲 - 自动维护单元


基础介绍

一套以多基因异常——被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冠以“超理想状态”的树状异常(暂编号对象#001)的少量结缔组织为原料,并以“圣物水晶”(暂编号对象#002)次生体作为基础能量来源的全身规格的多层护甲。

其内部配备有生理活动控制器、温度调节器、夜视仪、全视野显示屏、自律AI系统等,同时装有30枚作为备用能源的“圣物水晶”的次生体。


%E6%B0%B4%E6%99%B6%E9%9B%86%E7%B0%87

次生体概念图
由多个水晶集簇形成的圆柱体,下方为晶体矿制插入口,与护甲插入口相连接

特点

趋同性

对象#001的组织被填充在护甲夹层,并在其中引发MLP真空态,基本作用为缓冲,防止其内人员受到伤害;对象#002则作为能源,释放其内部的MLP粒子,使对象#001遭受外部破坏后能在一瞬间获得一定量的粒子,以便修复自身同时保证自身活性,防止因长时间未吸收MLP粒子而引发的僵硬现象。

单枚正常规格的水晶体能维持该护甲运作3~4天。

易为性

由对象#001制成的该护甲,肢体运作良好,无明显妨碍穿着者行为的现象。同时制造成本底下,对象#001与对象#002可在拥有原料的情况下随时制造出新的次生体。穿着者会因MLP真空态而进入一定程度上的非生长态,即永生。

███████性(██性)

[数据删除]

附录D

音频文件#928101

记录时间: 2022/03/10 - 23:56
文件库存储位置: 通话记录扇区


<记录开始>

男声1: 丽维斯最近有点奇怪。

男声2: 比如?

男声1: 就比如她现在。你听。

女声1: [语句混乱无逻辑](尖笑声)

男声1: 就像这样,在那个树的旁边。

男声2: 哈哈,她终于因为长时间的工作发疯了。距离她上次睡觉有多久了?

男声1: 也就五天。

男声2: 唔,那也不至于发疯了啊。那个疯女人……你再观察观察,实在不行就把她打晕送到爱丽丝那边去。

男声1: 那实验呢?丽维斯这样一搞,实验进度都要被停止。

男声2: 什么实验?

男声1: (叹气)就是那个结缔组织与人体融合,以试图制造永生人的实验。

男声2: 那个不是交给混沌去做了吗?

男声1: 哈?

男声2: 罗穆塔生命支持护甲,也就是由Romuta博士提议的“罗穆塔计划”,那个的制造产物啊。

男声1: 你们还真敢。

男声2: 你不懂,这叫绕点。既然直接做人体实验,混沌不同意,那干脆让他们意识不到自己在实验成为了实验体。

男声1: ……丽维斯授权的?

男声2: 不是,据说是丽维斯发现了老大在电脑里留存的数据,然后根据混沌提供的信息,最后交给Romuta博士的。

男声1: 老大?

男声2: 哦,你不认识,那难怪,这个东西要说得说很长,下次再说吧。

男声1: 行。

男声2: 总之你就先别管实验了,把丽维斯搞定了再说,不然你也称不上所谓的丽维斯助手。

<记录结束>

附录E

音频文件#928189

记录时间: 2022/03/21 - 23:56
文件库存储位置: 通话记录扇区


<记录开始>

男声1: 你要的文件我找到了,关于Romuta的。

男声2: 简单说说。

男声1: 不需要我发给你吗?

男声2: 算了,我怕被什么人拦截。你也知道现在针对我们的组织不在少数。

男声1: 好吧。

(滑动声)

男声2: 克罗利尔 · 丽维斯,原基因改造工程员工,但在被查封前就被调离了出来,之后就一直呆在82号站点,直到……

男声2: 直到?

男声1: 直到1969年5月5日,离开了混沌,创立了现如今我们所在的这个研究所。目的是创造永生体。

男声2: 唔……那一天是……

男声1: 大清洗日。

男声2: 我明白了。

男声1: 啊还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是,在丽维斯离开82号站点前,和Chris博士见过一面。之后Chris博士被特工吴瑾枪杀了,而克罗利尔也顺势离开了混沌。

男声2: 嗯……

男声1: 你有什么想法吗?

男声2: 说不上来,但总感觉有点违和。

男声1: 好吧,等你有啥新进展之后再跟我说吧。

<记录结束>

标记脚注

  1. 因不符合有效事物,此文档被特别标记。
better%20letter

非理想状态


评分: +14+x

注意


鉴于您当前的职务为
< 新晋文书干员 >

本文档的此次编辑结果尚在审核中


项目: 非理想状态
状态: 处理缔结事项中。
事项: 项目审核中。
类型: 生物(存疑)5

使用程序

未进行。 不可控,程序搁置。

使用注意

未进行。

报告

speule-3000150_1920.jpg

一例典型的项目样本

项目为多例来自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的异常生物样本,根据各项生物样本的最大特征比及其含有的最大生物基因比判断,其原型采集于常态世界中的各动植物种类,但未见原型为昆虫、细菌等生物或微生物的项目样本。每个项目样本体内均至少包含了两类不同的生物基因,当前已采集的项目内最大生物基因数为21种,尚未明确项目无排斥地融合各项生物基因的方式,唯一确认的是,直至目前已收到的项目样本中,无一例具有完善意识,且对外界刺激反应消极。

鉴于体内多项生物基因融合的异常现象,项目表现出了与其原型相不符的行为模式,部分生物食性发生改变。每一例项目样本均对其它非项目个体具有极大的非本能反应和掠食行为以外的敌意,尚不明确项目与其它项目样本进行沟通或识别非项目个体的具体方式。

基于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的实验与观察数据判断,项目由于多项生物基因的强制融合效应,其正常的平均寿命约为项目原型生物的2~3倍。针对项目的刺激性实验分析,项目样本不具有对痛觉的应激性,原因未知。

covid-19-4987797_960_720.jpg

穿戴有C.E.生物粒子防护服的组织成员

备注

在一名非项目样本的高等个体在未穿戴有C.E.生物粒子防护服的情况下直接接触任意项目样本,同时满足该高等个体未死亡时,该个体将在之后的3~4小时内经历下述阶段:

  • “一段溃烂期”:该阶段无明显变化,但个体与项目样本接触的表面积发生小范围持续性溃烂。受影响的个体对此无任何痛觉。
  • “二段溃烂期”:该阶段无明显变化,溃烂处扩大,同时自身其它位置出现同样现象的溃烂伤口。受影响的个体对此无任何痛觉,同时视觉与听觉逐渐敏感,伤口开始吸收周围的游离生物粒子。
  • “三段溃烂期”:身体各处溃烂处继续扩大。受影响的个体对此无任何痛觉,除视觉与听觉逐渐敏感外,开始出现急躁、耳鸣、身体燥热、恶性突发幻觉等症状。
  • “痛苦期”:身体各处溃烂处继续扩大。受影响的个体开始产生痛觉,且其对痛觉的敏感度上升,开始出现长时间的恶性突发幻觉,且伴随有因过度敏感的视觉与听觉而带来的精神刺激。
  • “自闭期”:继上述症状后,个体出现自闭心理,并有意处于封闭空间。其他项目样本不再对其产生敌意,同时出现有意保护该个体的异常现象。
  • “突变期”:继上述症状后,个体的整体生物结构发生改变,身体各部位基因组中出现其他生物基因,并以此为模板出现对应生物个体的生理结构,包括但不限于多头结构、多肢体结构、口器位置偏移(或出现复数口器)、眼球位置偏移(或出现额外眼球结构)等。个体痛觉敏感度上升,同时各伤口的吸收效率增加,造成周围空间的游离生物粒子空缺现象。

上述阶段在经过一系列实验性救助后,被确认无法逆转,仅能拖延当前阶段进入下一阶段的有效时间。在受影响的个体的突变期结束时,身体各部位出现肉瘤,血色肉瘤大小不固定。此后该个体将被标记为“已失去”,整体行为模式与项目样本一致。

基于此,可确认各类项目样本在生物层面上具有传染性质,且其可通过直接接触以同化其他非项目个体。值得注意的是,穿戴防护服的人类个体在长时间接触的情况下仍会被影响。

附录A

以下为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愿意与组织公开分享的部分生物样本观察数据,详细数据列表请访问数据资料储存中心:

样本对象: 欧亚驼鹿#952
观察时间: 2011 - 07/23 - 13:05
备注: 已提供必要的肉类食品,对象脱离饥饿。


状态: 体征良好,对郊狼与黄喉拟水龟的基因序列未出现明显排异现象。个体极限寿命推测约80年。
判断: 敌意程度9级,无自我意识,不适合作为最终结果,继续实验。

样本对象: 赤腹鹰#1034
观察时间: 2011 - 07/30- 11:55
备注: 已提供必要的肉类食品,对象未进食。


状态: 濒死,推测无法度过痛苦期。
判断: 一次性吸收23种生物粒子对单一个体负担过大,难以存活。不适合作为最终结果,继续实验。

样本对象: 赤腹鹰#1035
观察时间: 2011 - 07/31- 04:51
备注: 已提供必要的肉类食品,对象脱离饥饿。


状态: 体征良好,与其他20种生物基因相性良好。个体极限寿命推测约130年。
判断: 该物种可融合的极限生物基因数为21种。敌意程度10级,无自我意识,不适合作为最终结果,继续实验。

样本对象: 正常的成年男性个体#1501
观察时间: 2012 - 01/21- 15:02
备注: 已提供必要的肉类食品,对象脱离饥饿。


状态: 体征良好,与其他19种生物基因相性良好。个体极限寿命推测约210年。
判断: 正常的成年男性个体可融合的极限生物基因数为20种。敌意程度7级,无自我意识,不适合作为最终结果,继续实验。

样本对象: 波尔山羊#1590
观察时间: 2012 - 05/01- 23:34
备注: 已提供必要的肉类食品,对象脱离饥饿。


状态: 体征良好,与其他9种生物基因相性良好。个体极限寿命推测约50年。
判断: 该物种可融合的极限生物基因数为10种。敌意程度9级,无自我意识,不适合作为最终结果,继续实验。

样本对象: 成年男性个体#1595
观察时间: 2013 - 05/05- 06:00
备注: 已提供必要的肉类食品,对象脱离饥饿。


状态: 体征良好,与多种生物基因相性良好。个体极限寿命暂时无法推测。
判断: 敌意程度无法预估,具有自我意识,继续实验。

尝试向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询问实验体#1595的具体数据时,遭受主要负责人克罗利尔 · 丽维斯的强烈反对,不再对此展开进一步讨论。

附录B

……

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生物粒子”、“生长粒子”或者说“MLP粒子”,全称“生命基因维持序列物种粒子(Maintaining Living Gene of Sequenced Species Particle)”,是一种遍布于常态世界的任何一处角落的极微观粒子。

相信各位一定听说过EVE粒子,通俗来讲叫做生命粒子。对,SCP基金会的奇术师和奇术武器都需要利用周围空间的EVE粒子来完成施术。至于特殊个体——现实扭曲者,则是通过直接改变周围的EVE粒子来达成现实扭曲的目的。

假设,当EVE粒子在这个地方这里消失,我们又会发生什么呢?死亡。EVE粒子可以说是维持了我们的生命,我们每个人体内都或多或少会有EVE粒子,这也正是那群能够适应EVE粒子的奇术师能用EVE粒子释放奇术的原因。

那么MLP粒子又是什么呢?

这就需要牵扯到另一种概念,生物生长的绝对动力来自于什么?EVE粒子提供了我们能够让生命延续的能源,而MLP粒子则提供给了我们生长的动力。

举个比较简单易懂的例子:幼年个体A会从周围空间中汲取EVE粒子和MLP粒子,以供自身生命延续和生理发育成长。幼年个体A如果只汲取EVE粒子,那么它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获得永生不老,而如果它只汲取MLP粒子,那么它就会因为自身体内的EVE粒子不足而导致快速衰竭,最后老死。

那么又是什么因素决定了幼年个体A将来会成为成年个体A,而不是成年个体B呢?仍然是MLP粒子,这种粒子同时决定了幼年个体A未来的生长方向。因此MLP粒子的浓度无法估计,在一个空间中,它的具体数量就是常态生物基因库的总量的n倍。

仍然是幼年个体A,我们将它放置在一个充满了EVE粒子和MLP粒子的封闭空间当中,但是这个空间里并不包括“个体A”的MLP粒子。其结果就是,幼年个体A停止了成长,哪怕它正处于充斥着MLP粒子的空间当中。

但是,但是我们要是突破了这一限制,我是说,突破了“幼年个体A只能汲取‘个体A’的MLP粒子”这一限制的话,也许我们就能做到让一种生物永生不死。

对,你说得没错。如果个体A受到了伤害,周围空间的游离MLP粒子就会不断地被个体A的伤口汲取,也就是所谓的伤口愈合。但是数量巨大的MLP粒子中,关于个体A的MLP粒子也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因此在受到严重损伤的情况下,个体A的伤口便无法只靠MLP粒子来愈合,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才需要对重伤患者进行人为的手术。

但突破了这一限制的生物则不会再需要思考这一点,它们可以汲取不属于它们的MLP粒子来恢复伤势,这在我们看来将会是非常迅速的过程。

……

上述信息摘自1969年3月5日,由Dr.Chris Evertowrth展开的演讲《MLP粒子的基础概念讲座》。主要表述了MLP粒子在常态环境的具体用处,及后续对如何利用MLP粒子的未来假想。

附录C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东西……这个怪物要是跑了出去,这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灾害?

你根本没想过,如果一个生物不仅仅只能够汲取自己所需的MLP粒子,汲取其它MLP粒子的话,这也意味着它的生长方向将不只局限在单一物种了——它已经跳脱出生物的范畴了。

你!永生?开什么玩笑,难道你不知道永生不死的代价吗?安布洛希亚和K肯定会制止你这个不可理喻的愚蠢想法。

克罗利尔 · 丽维斯?那个被孤立在82号站点的疯女人?你想去找她?不,我不会让你去的,那个被魔鬼诅咒的疯子,竟然会拿着自己的助手和其他职员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人体实验,如果不是看在她对组织仍然有一点贡献,说不定早就被处决了。

而你现在说你要去找她?即便这里是混沌分裂者也不能如此忘乎所以,你可别忘了Monika的事!

抱歉,我不该这样的。你是认真的,我当然知道……我,我只是不想让你送死,你还有两个女儿,你还不能死,你还不能拿自己做实验。

我阻止不了你,CH博士一定会因为这事埋怨我不去阻止你——我怎么可能阻止的了你?那你之后该怎么办?

……你疯了,你疯了。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就这样放弃让她复活,永生是个虚妄……好吧,祝你顺利,我会拜托Sirius的。你不会死的。嗯。

祝你顺利。

上述信息记录自1969年5月1日,54号站点中,通话对象未明,但上述说话对象被判定为组织高级特战干员Lestrad。对话的具体含义暂不明确,但在此后的5月5日,82号站点遭受SCP基金会和GOC的围剿,共计35名高级干员被处决。

在此次事故中,高级干员Dr.Chris Evertworth于5月4日抵达该站点,并在第二天被原敌对特工,现组织高级干员吴瑾枪杀,但未找回对象尸体。

附录D

architecture-3815566_960_720.jpg

组织与SCP基金会于2013年展开冲突

2013年3月1日,位于阿麦瑞卡的罗斯安吉尔的组织各站点在同一时间遭受SCP基金会与GOC的联合围剿,其中部分站点沦陷。大量干员在冲突中阵亡,其中高级干员吴瑾在冲突中失踪,标记为MIA。

3月2日,共计45个站点沦陷。组织派遣 40 39支干预小组前去救援组织人员,其中 35 34支干预小组覆灭,剩下5支干预小组被撤回。

3月3日,蒙特戴尔协议监督会决议在罗斯安吉尔释放所有项目样本,并下令所有于该区域内的组织人员在3月4日前撤离,以防止被项目波及。

3月4日,所有尚具有行动能力的干员撤离罗斯安吉尔。随后共计2950只项目样本被投入至该区域。

该事件在此后被登记“罗斯安吉尔大溃烂事件”,该事件的具体描述已被存档至资料库中心,后续将视情况进行重归档。

附录E

2013年5月5日,罗斯安吉尔内的项目样本数量激增至约4000000例,其中由SCP基金会和GOC成员转化的项目个体数量约占总数的60%。此后SCP基金会和GOC在消灭部分项目个体后紧急撤离,但该区域的项目个体数量仍有约3000000例。

当天16:00,罗斯安吉尔内出现一阵强有力的MLP粒子集团风暴,连携造成EVE粒子激荡效应。该区域内所有的MLP粒子出现混乱,所有项目样本因过量的MLP粒子冲击及EVE粒子牵扯,身体各细胞过量生长,导致项目的各处肉瘤增大,引发血液循环堵塞。

于16:13,区域内可观测到的项目个体均因血液堵塞,脑部及心脏供血不足,各器官衰竭而死亡。多项数据表明,此次MLP粒子集团风暴的产生中心为克罗利尔-华生生物研究室,但其对此拒绝进行任何解释。

无更多人员伤亡。

标记脚注

  1. 因不符合有效事物,此文档被特别标记。

·
·
·
·
·
·
·
·
·
·
·
·

蒙特戴尔协议监督会
审核通知


< 您的编辑结果被驳回 >


驳回具体原因为

< 项目已被确认解除关联 >


点此阅览最新版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