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们再次十指相扣

我抬起头,看向你的方向。

狭窄而刺眼的光从缝隙间倾泻而下,洒在你的身上,洒在我的脸上,将黑暗撕裂开了一条缝隙。我坐在地上,双臂搭着双膝,看着不远处坐在椅子上的你。我看不清你的面庞,光线让我睁不开眼睛,但我知道,那就是你。我没有开口,或者说不出话,但我仍然不能将目光从你身上挪开,我在安心的注视着你。

“我是什么样的存在?”你开口问我。

我睁大了眼睛,但惊讶转瞬即逝。我开始思索。

你是个独立自主的人,无论是过去愿意摆脱一切在冰冷的城市中谋生,还是之后顽强认真的将一切维持下去——哪怕我在你身边。你会感到寂寞和难过,但这对你来说都不重要,你就是这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活了下来。

你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哪怕是面对我创建的庞大科研帝国,你也可以游刃有余的将其运行的井井有条。无论是多么复杂的事物,只要交给你,我便能抛之脑后再无忧虑。你可以一个人顶住各方的追查,将我做的那些肮脏勾当一一掩埋。你从不觉得麻烦,何时何地都能完成你的任务。

你是善良温柔的人,每个同事都喜欢你。你总能在正确的时间收回你严肃冷漠的态度,表现出你内心的柔软。无论谁在你身边,他们总能感到你散发出的温暖的气息。哪怕是如行尸走肉的我,也能触摸到你发散的美好的情感。

你是感性专一的人,从我将你留在身边开始,无论我做出什么事,你都会默默承担,成为我背后的支持者。你能包容我的一切所作所为,能包容我的冷淡粗暴,能理解我的痛苦疯狂。哪怕在那之后有无数人向你表达爱意,哪怕是最后你不得不在屈服与死亡之间做抉择,你仍然选择站在我身边。

我看向你,什么都没说,轻轻摇了摇头。

“我对你来说是什么?”你再次轻声问道。

我微微垂下头,思考着这个困难的问题。

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吗?

你是我哄骗的对象。我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出现,便趁虚而入的闯入你的心,使你死心塌地的跟随我,为我服务。你就是这么愚蠢,丝毫不介意我只是在利用你的价值,哪怕是在我最初给你的温柔破灭之后,你仍然选择视而不见。

你是我的挡箭牌。我可以将你挡在那些威胁面前,遮蔽我的非人行为,掩盖我的罪行,为我提供一片允许我肆意妄为的阴影。无论是多大的资金流水,多么惨绝人寰的研究,你总能将它们掩埋,不被那些注视着我们的眼所发现。

你是我随时都能获得快感的容器。我可以将一切烦恼困顿都发泄在你身上,从你身上疯狂的掠夺性爱的快感。无论我的行为多么的粗暴,你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你从不抱怨。你永远愿意在刚刚苏醒时轻轻握住我的手,贴近在昨夜禽兽般的我。

你是我的利刃。你愿意为我挥动你的武器,为我杀死那些与你实际上并不相干的人。你是不收费的猎人,一次又一次的接受委托,默默的执行着任务。在22号干预小组1,你总能出色的完成你的任务,你是我无形的手,伸向我够不到的阴影。

你是我的港湾。有一种感觉,叫做归属感。我早已习惯了晚间回家时看到的亮起的灯;早上醒来闻到的麦香,看到烤好的面包片。习惯了合上眼睛后的那一吻;以及睁开眼后的那个拥抱。尽管我在克制着,甚至是自我嘲讽着这种归属感,但我不得不承认这种由内而外的依恋。

我抬起头,再次看向你的方向,露出了苦笑。

你亦不作声,我能感受到你的目光撒下,裹挟着光,笼罩着我的面庞。我的眼睛慢慢适应了光线,但我仍然看不清你的面庞。

我的思维很清晰,这十分难得。多日的醉生梦死,让我的思维长期处于混乱当中。我本不愿,也无法思考任何问题,整理任何思绪。但你的问话却让我乱如麻的颅内出现了一丝思考的余地。我自嘲的笑了,嘲笑自己的愚蠢笨拙,麻木僵硬,以至于你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我都回答不上。我合上眼睛,重新审视你提出的问题。

情感,一度被我认为是浪费时间、精力以及金钱,阻碍人类进步的罪魁祸首。我憎恶情感,抵触一切可能会对我造成干扰的情感因素。于是我将大把的时间用在了对情感的研究上,尝试摆脱情感对人类的束缚。所以你对于我,不应该掺杂有任何情感。我尝试对一切视而不见,尝试用冷淡的表现回应你的温柔,尝试用恶劣的品行冲淡你的爱恋,但一切都没起作用。你真是个傻瓜,为什么就这样爱上了一个人渣呢,为什么要这么死心塌地,这么浪费自己的人生呢?没错,你就是个傻瓜。你应该明知道你做的一切都只会收获我的冷落,你应该明白我是在故意尝试伤你的心才对。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不求回报的给予呢?

我感到了几缕轻柔冰冷的触感,来自我的面颊。我睁开眼,看到了用手轻轻拂过我面庞的你。你伸出手,轻轻将我牵起,与我十指相扣,引我向光的方向走去。

你喜欢与我十指相扣。也许是因为对你感到抱歉,也许是因为其它原因,这个微小的动作我并没有回避,而是选择了默许。这便成为了你的特权,只要在与我同行时,你总是要同我十指相扣。

我仔细注视着你,从头到脚。那是一身婚纱吗?你说过你喜欢婚纱的,你向往穿着婚纱的模样。尽管你知道我永远不会赐予你穿上它的机会,但你还是若无其事的说了,就像阐述一件往事一样轻松。你穿上……真美啊。它很适合你,就像是它被制作出来就只是为了你穿上。你穿上它,就像是一位透明的天使,牵着我前往光明。

那是什么味道,是花香吗?是的,是柔和淡雅的花香,是来自樱花的花香。你说过的,你喜欢樱花,白色的最好,小巧精致,不刺眼也不刺鼻。我也认为,你也最适合樱花不过了,你就像樱花一样,安静小心的散发着你的温度,那样的干净,那样的洁白。

我止住了脚步,你也随之停下。我缓缓舒展了脸上的肌肉,将紧绷的神经放松,随之落下的是眼角的泪水。

“你真傻,为什么宁可搭上性命也要将负债累累的我换回呢?”

答案我一清二楚,只不过我不想面对罢了。我原以为失去你并不是什么问题,一切还能照常运行,很快就会有其他人代替你的位置。但从最简单的呼唤没有回应的那一瞬间开始,我在心中筑起的那层高塔就已土崩瓦解。我尝试麻木我的神经,不面对,不承认发生的一切。所以哪怕是在面对保持最后姿势,依靠在那棵“情欲之树2”的你,也未露出一丝悲伤的神情。我不想用任何有关情感的理由解释你所做的一切,尤其是我不愿意面对的:爱。

我终于决定放下一切,张开双臂,试着拥你入怀。我什么都没有触碰到,除了两臂间划过的风。


我慢慢睁开眼睛,习惯性的向身边伸出手,但什么都没触碰到。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我的脸上,柔和的风从帘间滑过,将一丝丝的花香送到我的面前。

那是樱花的香味。我坐起身,透过缝隙向外看去,院子里的樱树在昨夜刚刚开花,白色的花朵开了满树。那是我特意为你种的,只不过这样的惊喜没有等到你看到它们的那一天。

本就湿润的眼眶又一次没有阻挡住眼泪的脚步,它们顺着我的脸颊滑下。我却对着那束光露出了微笑,抬起手臂,握住了温暖的光。

我知道的,我们正十指相扣。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