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人
评分: +12+x

在一阵几乎令人昏厥的晕眩后,我再次睁开眼睛,握住了操纵杆。我向前探了探身子,从被沙尘包裹的前窗玻璃向下看去。我轻轻推动操纵杆,飞行艇缓缓向下驶去,地面上建筑物的轮廓便清晰了起来。

之所以称我驾驶的为飞行艇,是因为我想不到更好的用于指代它了。如果从外部欣赏它的外壳,绝对不会把它的用途与任何“飞行”有关的词句联系起来。它是由黑色的框架勾勒出的,略带科幻的外形,由许多奇形怪状的仪器拼凑起来。引擎后置,能看得到散发出微弱的红光。如果一定要形容它的外观,说它是只渗出红光的黑色飞虫那真是再合适不过。之所以被设计成这个模样和它的功能有关,也和它的功能脱不开干系。

我的任务,是清理一片具有异常效应的土地,清理对象则是被称为镜面人的人形实体。异常区域位于一片被沙漠覆盖的城市。城市本身只有异常区域的一半大小,且早已废弃,留下的不过是断壁残垣。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城市在卫星图片上的大小在一夜之间扩大了一倍,且沿其旧有边境呈现出了镜面对称。而在产生镜面城市中,出现了外观与正常人无异的实体,他们与正常人唯一的区别,在与器官与正常人镜像分布。他们是无害的,或者说他们就是正常人,需要生存,在这块黄沙掩盖的地域活下去。他们被认为是这片土地曾经居民的镜像。

实际上,我们要做的只不过是封锁这片区域而已。但我却接到了清理这片异常区域内所有异常实体的命令这意味着我需要对那些和正常人无异的“镜像人”开火,老实说,我不喜欢这种差事。但我仍然接受了这件差事,我需要做的只不过是打开红外热成像仪,对从断壁残垣中探出的白点开火罢了。我并不担心他们会有任何的反抗行为,在这样被沙尘埋没的城市中,活下去都是一件难事。

我从显示屏上收回目光,地表上已经看不到什么活物,或者他们都已经躲进了地表以下。但他们还是会回到地面的,老鼠也需要回到地面获取食物,消灭他们不过是时间问题。飞行艇也会代我完成很多事务,其特殊的设计结合了一定的生物活性,能更主动的发现苟延残喘的猎物,用各式各样的武器将他们一一杀灭。我感到疲倦与烦躁,将驾驶权限交给AI,合上眼睛靠在椅背上,缓缓舒张手掌,主动契合在双臂上的操纵辅助设备慢慢松开。

执行这个任务是极其劳神的。简单的目标不代表这是简单的任务,我不得不带着厚重的防护服,蜷缩在我的驾驶位上,驾驶这台有一定生物活性的飞行艇。之所以要如此准备,是因为这片土地被认为具有极大的认知污染,我不得不佩戴特殊的护具避免受到影响,它们能让我明确我的名字是正确的写法,而不是镜面的。实际上,这完全是在夸大其词,我能感受到最大的影响,就是佩戴这些设备的劳累与困倦。

我忽然感到了飞行艇的减速,睁开了眼睛。出现在眼前的破败的大厦间,出现了一个极不和谐的物体。那是一艘更大的飞行艇,几乎倒插在黄沙之中。它的轮廓被扭曲的拗向四面八方,有爆炸和火烧的迹象,都十分的新鲜。我滑动屏幕,用红外热成像以及生命探测仪扫描着整艘飞行艇,遗憾的是,飞行艇内一片死寂。我没有太过惊慌,翻找着被派遣进入这片区域的飞行艇记录,明确了它的编号。我驾驶的飞行艇,连同不远处的这艘,是48小时内唯二被派出的飞行艇。

我开启了所有武备,降低了引擎的工具,仔细扫描着周边的建筑物。飞行艇缓缓转过了360°,周边的区域连一个活物都没有。我轻轻拉动操纵杆,想将飞行艇拉到更高的高度。

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消息,我读不懂,或者说,那一瞬间我没读懂。我愣住了,仔细盯着那条消息,一股寒意从后脊蔓上了脖颈。那条消息,竟然是用镜像的文字书写的,内容是:“如果有幸存者,请回答该消息。”

我紧紧攥住了操控武备的握杆,咽喉处的哽咽感徒生,我不得不大口喘气来缓解我的恐惧和紧张。“是‘镜像人’!他们在用通讯设备联络我!这怎么可能?!不,不对,”冷汗从发间渗出,我不觉感到脸上有潮湿感,我在尽可能的解释发生的一切,“这条消息不是发给我的,而是发给那艘飞行艇的,他们还没有发现我。”

飞行艇无声的上升,我的视野在抖动,死死的盯着被坠毁的飞行艇遮挡住的那部分区域。果不其然,那里有什么东西。我再次感到了极度的恐惧和绝望,那东西不是别的什么,那也是一艘飞行艇,是和我驾驶的一模一样的飞行艇。那东西停在那里,悬浮在离地面不远的位置,但引擎仍然处于启动的状态,散发着红光。毫无疑问,刚刚的讯息就是那东西发出来的。

那东西绝对不是同类,或者说,那就是“镜面人”。我现在无比坚信这个想法,同行记录上没有其它的飞行艇,更不会有能用镜像了的文字发出讯息的人驾驶了一艘飞行艇进入了异常区域。但显然,坠毁的飞行艇不是它击毁的,它也刚刚到这附近而已。

我们的距离在缩短,那东西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悬浮在空中。武备已经锁定了它,箭在弦上,只需要我按下开火键便会离弦而出,我犹豫了。我无法解释面前的事物,也不明白正在发生的一切。

忽然,那东西的红光猛地加强了,艇身迅速旋转,试图指向我的方向。“它发现我了!”几乎是瞬间,我按下了开火按钮。在猛烈的爆炸中,火光吞没了那东西的艇尾,它迅速下沉栽进了黄沙之中。

我大口喘息着,按下那个按钮几乎耗尽了我的全部气力,在生命检测仪上的白点消失后,我几乎瘫软在了座椅上。我几乎如同脱水一般,汗水浸湿了我的前胸后背。我轻轻推动拉杆,飞行艇降落在了不远的黄沙之中。

我脱掉了厚重的设备,攥着一把手枪,趔趄着爬出飞行艇的驾驶舱,走向还没有被火焰完全吞没的那东西。在几次枪击后,那东西的前挡风玻璃碎掉了,露出了驾驶舱和驾驶员。我好奇极了,为什么会出现能驾驶来历不明的飞行艇的“镜面人”,于是我将他头上的设备拽掉,想看清楚这个驾驶飞行艇的“镜面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看到了熟悉无比的脸,我自己的脸。

我大叫起来,声嘶力竭的吼叫着从飞行艇上翻倒下去。我几乎是恐惧到了极点,连滚带爬的尽可能远离那东西,腿脚不听使唤的发抖。我勉强站起来,钻回了我的飞行艇,操控它落荒而逃。


“这么说,你看到了自己的‘镜面人’?”

“是的,驾驶着和我一模一样的飞行艇,和我一模一样。为什么会产生我的‘镜面人’,他在干什么,我都无法理解。”

“好的,你的描述均已被记录。将飞行艇停放在规定位置,回到站点报道吧。”

通讯终止了,我从飞行艇中爬出,宛如死里逃生。恐惧,悲伤,绝望,困惑……这些感情交织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谜题围绕在我的颅内。我感到莫名的疲惫,拖着身子走向站点的门。

员工识别窗口,我掏出ID卡,轻轻在识别区划过。在一声带有否定意义的“嘟嘟”声后,我的身份认证失败了。

我睁大了眼睛,第二次举起了卡,从识别区划过,“嘟嘟”声再次响起了。

当我第三次举起卡时,我知道没有必要再刷下去了。因为我看到,显示器上出现的文字是:“ERROR”。

“ɹǝʌo llɐ s’ʇı 'ʇıɥs.(妈的,全玩完了)”

我听到枪声大作。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 侵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