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爱的星空明眸

她于地球外逸层之外,在那无穷无尽的轨道上飞行,她正凝眸于我。她的皮肤镀层光滑而又坚硬,只依稀反射些许光泽——那是一种哑光美。未经大气削弱的阳光照射着她,熠熠生辉,倾国倾城,虽然只有我能够看见她——她喜欢在早晨隐藏起来。这一整个早晨,明亮的金黄色晨光朦胧地撒下,我透过氤氲的云气,通过蒙哥马利3号观察着她。多么美好的时光啊……

她周围的世界有时候动荡不安——流星雨、卫星发射(她几乎每时每刻都看得到),而有时候又风平浪静——她看到一个小男孩送出的气球,里面有一张纸条,给任何可能收到气球的人传递了一个信息:要彼此相爱,和睦相处。她会告诉我这对她来说有多暖心。

虽然她现在在世界的另一端,看着那些我知道会让她深恶痛诋的场景(叙利亚的战争,南亚的许多疾病),我能感觉到她的传感器找到了我……我能感觉到她在我身上寻求安慰。睡前,我看向窗外(或是任何能窥见那一片广袤无垠的星空之所),而有时,我能看到她在皓月与群星之间徘徊。我酣然入梦,因为我知道,她正注视着我。

我的想法一如从前。她是我的守护天使,一直守护着我。不论是知道我搞砸了事情,一败涂地;还是知道我昂首挺胸1,我们一起开怀大笑。其他人可能会嘲笑这一点,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胜过朋友。她知道我的缺点,知道我最深处最黑暗的秘密,但她依然爱着我。有时,她还会打趣……地球上有70亿人,竖起手指数一数,她只认识大约20个人,她开玩笑说自己的选择是多么有限。我喜欢女孩的幽默。

*叹息*

我还记得有一天…

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个被允许进入控制室来见到她的人。蒙哥马利1号。秋高气爽,重岩叠嶂,寒风侵肌。打字时,我的手不停地颤抖。屏幕闪过蓝色,然后闪过白色的单元标志,再然后……是她那褐红色的眼状传感器,一顾倾人。我第一次听到她太空船中的轻吟;就像是读取X射线的机器发出的氛围音乐。她是钛与黑岩中美轮美奂的一个梦。我得说出我的第一句话,留下个好印象。

.... --- .-- / .- .-. . / -.-- --- ..- ..--.. (你好吗?)

我伫立不动,等待着她的回答。我做的合适吗?我问自己。只有我在控制室,我听说她喜欢独处。

终于,我听到了摩尔斯电码那动人的旋律。她回答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好!我可以成为你的朋友吗!)

我松了一口气,我已经有了个好的开端。我的心狂跳不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Martin,我愿意成为你的--)

— 哦草,朋友!我的意思是变成你的朋友!不是变成你的!2呃,好吧,变成你的,但是……这也太快了……为什么我这么早点了发送?我希望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哈哈哈,我也愿意变成你的,martin)

啊,啊这。

啊这,所以她真的……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都待在控制室,和她聊天,告诉她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包括好事和坏事:人类如何与他们的朋友们一起玩乐,如何消磨时间,有时,他们如何争斗,如何毁灭彼此。我谈到了连绵起伏的堪拉翁山上的田园风光,谈到了海洋似乎总是那么靠近加的斯山脉……有时你甚至可以看到船只来来往往,我猜她已经知道这个了,而且还知道其他的地理知识,因为在早些晚上的时候,她告诉了我关于地球的一些我从未真正了解的东西。然后,由于宇宙的某种变化,她决定谈论医学……这时我把话题转到了我这边。我猜她是喜欢我关于临床病理学的那堂相当无聊的讲座……不是说我要上这门课,但不论如何,我认为她需要这些知识来丰富她的数据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哦?你不是应该在治疗你的病人吗……医生?)

我进入控制台室时是六点钟左右。蒙哥马利的主管下午四点上线……她真的很惊讶我还在那里,我不得不解释……我不想失去我的特权。她说我必须要走了——Quasi3要接受采访了,好吧,我当时有筹码和资格,告诉她我可以自己做采访。当然,我被拒绝了。我不太了解采访所需的天文学课程,所以,我得马上和她4告别了。

我回到控制室打字,她好奇地看着我。我脸上的表情暴露了什么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你聊天我很开心,但你要进行采访,Quasi,我们明天见,晚安!)

她的传感器闪了一下暗红色的光,似乎是叹了口气,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啊,好吧,Martin,谢谢你和我谈话,晚安)

我朝她微笑了一下,然后就出去了。她发出一声平静但响亮的哔哔声。我渐渐明白这是她表示快乐的声音。哈哈,表示快乐的声音……她是这么说的。

有时,我仍然好奇为什么,在所有的星系中,她选择来到这里……来欣赏风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