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起,雨落
评分: +9+x

天阴了,窗上逐渐显出一道道细微的水痕。

一场雨对我们来说刚刚好。站点的休闲区和办公区隔着一整个望不到头的露天试验场,后勤管理员不会去驱赶两个避雨客吧。

“……或者说,现在阿尔法的领袖们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是吧?”Alex双手撑着下颌,目光无神地聚在眼前已冷的半杯咖啡上。看起来,他并没有在听我说什么,但他这样嗜咖啡如命的人竟连咖啡凉了都毫无察觉,我确信他此刻的注意力一定十二分集中。

“我们是进步的异常战士,所以,我们必须要对阿尔法议会现在这种保守而漫无目的的状况提出意见!”我五指攥成锥形,激动地在桌面上敲击,面色通红。我期待着Alex对我的想法做出回复,这样一个不确定的行动,我一人无法下定决心。

Alex抬起头,双眼放光地盯着我,似乎是要从我身上再挖出些什么:“等等,Lucas,你是觉得CI最近的行动太无目的才说这话的?”

我小心地品味Alex语言中可能的试探意味,审慎地重新组织语言——也许他是便衣的阿尔法护卫,或是基金会卧底,又有谁知道呢:“我没有任何反对之意,就是想对组织做出贡献,不过是组织内的相互监督批评……”

“你大可不必如此急忙撇清。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跟你一起向站点主管上交一份建议书。”Alex的回答倒是无一星半点的迟疑。

我略一犹豫,打住话音,不再继续。“这……真的不会被处分吗?”

他的目光黯淡了许多,渐渐错开我的眼神。“提交之前,我会先把站点高层人员的说服工作做好。”他饮下了最后一滴棕色液体,躲避我的注视,凝视着杯底的咖啡渍。

雨点打得玻璃咚咚作响。我转头看被雨点覆满的窗,无法停下忐忑的思虑。

“议会呢?”我凑过头,小声问道。

“议会要么就根据我们的意见整改,要么就退回,大概不会去管两个小研究员吧……”Alex的声音似乎多了几分不确定。

大概是这样吧。议会从来都是高高在上,有什么理由处分低贱如泥土的我们呢。

我提笔抽纸,在休闲区咖啡馆的桌面上起草这份满怀我企望的建议书。Alex的表情中掺进了几分难以描述的东西,好几次欲言又止。

既然Alex揽下了宣传工作,我全权负责起草无可厚非。未说出的意见,我本不必去追根究底。

雨停了。

云散了。

我与Alex无声地走回办公区。


“Lucas,你……确定真的要提出来吗?”对面键盘的响声逐渐停止,只剩打印机在嗡嗡作响着。“不然呢。”我未抬一抬头,从打印机下取出三页提案稿。“提案人的地方,”我递过纸张,“签个字吧。”

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搭配空中的阴云更令人不安。

“你签了吧,我帮你把路铺平。”一声“咔哒”,Alex交回的是装订好的提案书。“有时候联名提案……并没有个人提案那么有说服力,是吧?”

我不多言语,翻去签名栏,不假思索地著上大名。

阴云落下了雨,打得玻璃咚咚作响。我转头看被雨点覆满的窗,坚定地把这份提案塞进会议文件夹。

雨并不想减弱,它在鼓励我的一腔热忱。

云并无意散去,它在等待我去缓缓揭开。


“因此,我提议由站点主管向阿尔法议会传达我的建议:制定发展规划,不无目的扩张;推行人道主义,彻底结束我们欲进化人类却消耗人类的卑鄙行为;致力异常解放与应用事业,不搞勾心斗角……另请议会成员反思,是否决策已经偏离组织初心。提案人:研究员Lucas。完毕。”

阴沉的雨天丝毫不影响我的发挥,一番激昂慷慨的讲演,环视四周,却是人人哗然,个个摇头。

主管的脸色已经煞白,口中脱出的那句话闯入我耳中格外清晰:"研究员Lucas,撤销职务反省半年!!"

纪律小组将我架起,拖出了会场。我无法将会场中嘈杂的窃窃私语收入耳廓,只听见雨点滴答。

我看见Alex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驳斥我的"谬论"。

天仿佛愈发阴了。

雨仿佛愈发烈了。

眼前只剩一片漆黑。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