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未来
评分: +16+x

Dr.K收获了他的新年礼物,他获得意想不到的突破。

“Dr.K,我得恭喜你能在这个领域有这样的突破,但我不理解你为何不及时将成果上报,我已经在往最坏的方向想,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电话那头的声音由平淡转向了略带不满的不安,但她没有获得她希望的回答。

“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了,Qin,今天下午你有时间吗?”回话更像是一个刚睡醒的,或者受了伤即将昏厥的人发出的。“请做出肯定的回答,你必须帮我。”

Dr.Qin沉默片刻,开口道:“你……是怎么回事?”谈话停顿了数秒,Dr.Qin知道对方不会回答,继续道:“2号办公室,下午4点,在你每日提交身体状况的位置,我在那里等你。”

Dr.K放下电话瘫软在座椅上,盯着正在分析方才电话音频的电脑显示屏上,逐渐上升的折线。


“这就是艾福缇瓦指数1,是我发现的一种反应情感波动的数值,我花了很长时间把它转化为数据导入计算机,做出了用于监测该数值变化的器具。这种器具小则可以监测实时对话,大则可以监测大范围内生物的情感变化,只要支撑监测的框架够大,它能监测的范围就能无限大。”Dr.K举着一个比手掌略大的仪器向对方展示。

“有什么用?告诉人们对方有没有被自己的一句话激怒?准备转型做造福人类的仪器了?”Dr.Qin伸手去拿对方手中的仪器,对方却收回了手,退出了一段距离。Dr.Qin愣愣,收了声。

“我们之所以能监测到数据的变化,就意味着这之中有一定的能量波动,只不过这种能量很微弱,难以被发现和利用,但绝对不意味着它无法被利用。”Dr.K开始播放之前与Dr.Qin的电话录音,仪器上的数值开始轻微的波动,且逐渐呈现上升的趋势。“看样子我们的对话导致了情感的波动,数值越大就代表我们的情感波动约大,转化为图线,我们就能看到一条上升的曲线。”语罢,数值的右侧如其所说出现了一条上升的曲线。Dr.K滑动了几下屏幕,将屏幕缩放到最小,露出了完整的坐标系,之前看到的上升曲线此时看来更像是一条没有变化的直线。

Dr.Qin指着一条很显眼的红色直线,问道:“为什么这个坐标系的纵轴会有边界?”

“这就是艾福缇瓦极限,也就是情感极限,需要达到这个极限需要极大的情感波动。你现在看到的极限是我经过计算推得的世界极限,而仪器检测的是你我的对话产生的情感波动,很显然还达不到这个数值,差得很远。”

录音停止了,那条监测的线在参考系下仍然没有任何变化的趋势。“到达极限会怎样?”Dr.Qin继续问道。

“会产生极大的能量,这种能量如果能被收集并集中释放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世界范围内的人会有两个结局:丧失情感或精神崩溃。不同的结果完全取决于距离能量释放的距离,由于能量的攻击对象是人的情感,所以会导致靠近释放区域的人精神崩溃。这正是我想要的,让这个世界的人摆脱情感的困扰。”Dr.K面无表情得解释着,就像在陈述着一件平常事。

“这种能量怎么可能被收集?怎么可能被释放?”Dr.Qin恼怒地质问道,她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人性让她无法容忍对方的自私计划。

“我之所以能胸有成竹地出现在你面前向你阐述我的计划,就意味着这个计划已经发展到了高度完整的地步。我在上个月发布了数值转化器的研发成果2,就是为了这个计划而做出的铺垫。”Dr.K眯起眼睛,露出略带嘲讽意味的神情。

“你疯了!”Dr.Qin怒道,“你要把自己所希望的结局强加给世人,你的计划终将失败。”她顿了顿,冷笑一声:“呵。反正你也收集不到足够的能量达到世界极限。”

“我没说我做不到,Qin。极限数值并不是瞬时数值,是一个可以积累的数值,我在计划成型后就开始了数值的采集,而你此时的怒火也会转化为我所需要的数值。在几天后会迎来阖家欢乐的春节,人们会毫不知情地沐浴在他们认为美好的情感之中,这将给我的计划带来巨大的助推,经过一系列的推算,到时能产生的数据波动绝对能使数值达到饱和,甚至溢出。”

Dr.Qin的表情僵住了,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恢复平静,冷冷地凝视着面前这个平静的人:“疯子。”

Dr.K脸上勾起一丝笑意:“七情六欲是杀人的毒,让人陶醉其中,最终将人折磨致死,我在帮助世人解脱。如果顺利进行,我将在除夕的夜晚将监测系统上传到站点的主系统,到时候的采集范围将是全世界。没必要试着阻止我,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或者通报上级让我死无全尸,但这一切都不能影响我的计划。只需要等就好,Qin。”

“你来这里干什么,向我炫耀你的研究成果?”

“不,请让我试试你一直在研究的项目吧,我想试着模拟一下,顺便好好休息一会。”


Dr.K靠在吧台上,手里拿着即将饮尽的酒,注视着舞池中裸露的躯干。他并没有用心于那些舞动的肉体,他只是看向那个方向并处于散瞳状态发呆。他的余光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笑笑,直起身子:“我以为你不会出席这种场所,Mo。”语罢,他才缓缓侧过脸看向不出2米外的对方。

“的确不会,K。我也没想到。”Mo的语气很冰冷,她微微垂下眼皮将手中的手提箱放在柜台上,从中取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我发现你挪用了大量资源用于开发不在预算范围内的工程,而这些工程都被加密且从未获得过批准。”Dr.Mo把笔记本朝向对方,指着几条操作记录。

“你监视我?”Dr.K笑笑,靠回了吧台。

“监视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是为了防止他闯出大乱子。你拿这笔钱干什么了,K。”Dr.Mo收回笔记本,开始翻找其他数据。没等对方开口她便继续说:“从几个月前开始你就在投入大批资金在与精神情感研究毫无关系的项目上,我本以为你释怀了,但现在梳理下来我恐怕猜错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自私的计划,你发现了艾福缇瓦指数,并想通过那东西摧毁人的情感,是这样吧。”Dr.Mo上下打量着梳理出的数据问道。

“不错,一点不假。”Dr.K没有在意对方的话,脸上笑意未减地盯着之前看向的方向。

“你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你为什么这么做……”Dr.Mo的声音轻微地颤抖,K打断了她。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我以为你会很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我曾经说了无数次,只有失去情感的灵魂才能得到解放,这是我们走向未来的唯一方法……我已经设置了行动启动的倒计时,计算机会帮我完成这件事,以防我心慈手软。所以不要劝我了,我现在也没办法把这个计划停下来,我们只需要等待就好。距离除夕还有几天呢,好好享受一下最后的时光吧。”Dr.K示意酒保为自己填酒,并另取了一杯推向Dr.Mo。他指了指不远处的舞女,饮了一口酒说道:“看到那些出卖了自己的贞洁的人了吗?你知道她们是为了什么吗?钱!为了钱什么都可以不要,羞耻之心,爱美之情,一切都无所谓。情感就是这么一文不值,没人会在意失去情感的。”

Dr.Mo微微地抽泣着沉默许久,最终拿起酒杯将其中酒一饮而尽,她看向Dr.K,开口道:“出于安全考虑我调查了这整个酒吧的人,我可以放心地告诉你她们为什么在这里工作。左侧的叫Ran,她是一名被善人收养的孤儿,而拯救她的人在一个月前确诊了癌症,晚期,只要扩散到了脊柱就会要了她的命。她选择出卖自己的肉体凑钱拯救曾经拯救过她的人,哪怕希望很渺茫,哪怕她挣到的根本无法支撑起医疗费用;右侧的那个叫Yan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的男人跑了,留下两个还在念书的孩子,她选择出卖自己的贞洁来挣到更多的钱,来支撑起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她隐瞒了一切,没有向孩子们透露一丝有关夜班的事。你说的一点不错,她们都是为了钱,为了钱出卖了自己的贞洁。但她们对物质的获取都是基于情感,真正丧失情感的物质是毫无温度的,是毫无意义的,情感永远凌驾于一切物质之上。”她咳嗽起来,不得不停下拍打自己的胸口。

Dr.K的笑容僵住了,他愣了许久看向脸色通红的Dr.Mo:“你……为什么来找我?”

“为了组织的任务?当然不是。我选择保守你的秘密,看着你走向地狱。因为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你是个疯子,永远无法被追上的疯子。你认为这个世界将你抛弃,认为是情感将你伤到如此地步,的确,情感的确是致死的罂粟,但选择观赏它的美还是提取它的毒是你自己选择的,K。我为什么在这里,因为我想来见你,我想看着你完成你那自私的任务,我想在这一切结束前还能再见你一面,就是为了这样的理由。如果真的无法阻止这一切,我选择让你成为我最后的情感回忆,一直如此。”她拭去脸庞上的泪,离开了酒吧。

Dr.K的喉结上下动动,他不曾想自己早就为人所爱,这与其对情感的抵触矛盾。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他拿起酒杯,却无法喝下一口,他只好立在原地,依在吧台边缘。


Dr.K侧过脸把埋在枕头里的鼻子朝向侧面以呼吸些新鲜空气,他睁开眼睛,思索这是昏睡的第几个昼夜。酒意已经退去,但整个后脑依然传来阵阵疼痛。他缓缓起身,梳理前几日支离破碎的梦。

早上的风很刺骨,但总算是让他的大脑清醒了些。多日没日没夜的狂欢与昏睡后,他终于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于是他前往站点,打算在办公桌前消磨时间。他盯着慢慢黑下去的显示屏幕,瞳孔反复缩小放大,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

午餐的提示音响起,两个人的对话再次把Dr.K拉回现实,他们是成像编辑师此为爱,此时他们正肩并肩走过廊道,前往食堂。

Dr.K尝试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始终听得迷迷糊糊,他不得不起身看向对方,这个举动引发了成像编辑师的注意。“K,好久不见,你去哪了?他们都说你请了病假。”

Dr.K沉默着注视着面前相依着的二人,惊讶于原本冰冷的成像编辑师此时眉宇间的一丝温柔,他笑笑答道:“是这样,身体不舒服休息了几日……你们在交往吗?”

“我们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了。”

“啊,这样啊……”Dr.K眯起眼睛,挠挠后脑勺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一声巨响打断了他。他愣了愣,随后被爆燃的火焰掀翻出去。站点中的警报响起了,消防系统迅速启动,水流喷洒下来淋在他的脸上。他从昏厥中苏醒,看到成像编辑师正与一团火焰对峙,在其身后则是此为爱。成像编辑师迅速化成一团黑色的雾气并实体化,身形扩大了数倍挡在火焰面前,怒吼着抬手挥向那团火焰,他的手臂液化成刀的形状并再次凝固,砍向还在原本位置的火焰。消防系统并没有抑制那火焰的移动,相反勾勒出了一个人形实体,面对挥去的手刃,实体在刀刃接触到之前散开,绕过了成像编辑师。似乎是确认了成像编辑师并不是好惹的角色,它迟疑片刻后改变了攻击目标,向倒在地上的Dr.K扑来,没人料到这团火会忽然转变目标,包括Dr.K。他挣扎着想爬起来,但他的身体已经不支持他再采取任何迅速的移动,实体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Dr.K睁大了眼睛,热浪让他喘不过气。“要死了,真是恶有恶报。”他想。实体伸出手抓向Dr.K的脸,但仅仅点燃了他的头发。实体僵硬的缓缓停在Dr.K的面前,热浪迅速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刺骨的寒冷。Dr.K愣住了,一时不知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做何解释,他长出一口气,却发现自己呼出的气体居然产生了可见的水汽,于是他缓缓瘫软下去。

成像编辑师出现在他的视野,伏在他的身边。随后是站点安保和应急处理人员。“真是好险,我没想到它会直接冲向你。”成像编辑师开口道,“我制作了一个迅速降温的成像,随后将其实体化了,那东西已经被控制住了,你不要动,很快他们会给你提供相应的治疗。”

Dr.K看向对方,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问道:“你为什么救我?”成像编辑师一愣,不知如何解释。Dr.K的脸上绷起一根青筋,似乎是威胁的用低沉的声音继续问道:“为了友情吗?还是怜悯?就为了这种不值一提的情感?总得有什么理由迫使你出手相助吧,对你有什么好处吗?你不该救我的,你所做的没有任何意义。”

医疗部的相关人员来到他的身边,试图把他抬到担架上,但他挣扎着挣脱了。“你不明白你救了一个怎样的混蛋,你不明白。你救了一个无耻至极,罪大恶极的人啊,一个会毁掉你现在拥有的一切,会毁掉你们珍贵情感的魔鬼,你不该救我的,你不应该!”

他挣扎着起身,脸上充斥着绝望与愤怒,他不禁破口大骂起来,趔趄着后退出去,推开了人群:“你救了个魔鬼啊,你不该这么做,你不该这么做!”随后他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吐出一口鲜红的血,倒在惊讶的人群面前。


Dr.K从沙发上翻倒下来,将盖在脸上的毛毯掀开,等待着各个感知的恢复。他开始放空一切地躺在原地,他什么都不愿意做。

“哈哈,你可真行啊,一个对情感失望透顶的人,居然早已被人所爱,居然会接受别人的友谊或怜悯,你不是最抵触情感了吗?为何还活在众人的情感之中?你是个怎样的存在啊?”他这样问自己,随后发出一声嗤笑,两臂环在头的两侧,用力向内挤压。“我是个多么矛盾的存在啊,可笑至极,一边抵触着情感,一边祈求情感对自己的施舍……恶心极了,真是恶心!”

他猛地起身,又因脑部供血不足向前迈出两步,他冲进卫生间,在镜子前呕吐起来。因为最近没有摄入过任何食物,吐出的出了唾液就是胃酸,一股酸味弥漫了整个口腔。他打开水龙头,双手撑在水池边盯着满是水印的镜子中反射出的自己。他笑起来,伴着水声越笑越激动,他又咳嗽起来并又干呕了一阵,随后累的瘫倒在地。

“情感与生命的联系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二者结合的如此紧密,为什么再低等的生物,再冷血的生物都能携带些许情感的曙光,为什么?一切的实验,一切的研究最终都指向了一件事:正是情感限制了人类进化,人类在情感上浪费了太多时间,太多精力,人类明明可以选择舍弃情感,以获得最多的利益,为什么人类不愿意迈出这一步呢?我本以为我能彻底摆脱情感的控制,但我想错了,我败给了情感,一败涂地,我原以为能成为人类的救世主的,但我此刻却屈膝于我所憎恨的情感。多么矛盾啊。”

这样想着,Dr.K缓缓起身,关掉了水龙头,面对镜子中的自己举起了手枪,轻轻抵住了自己的下颚。“既然如此,我们来做一场决斗吧。”语罢,他将食指放在了扳机前。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周围安静到只能听到水龙头中水滴滴落的声响。Dr.K深呼吸着,慢慢地给自己的食指加力,但始终没有达到扣动扳机的力度。他皱起眉头,将手枪指向身边扣动扳机,身边的墙壁应声被打出了一个孔。“好,这就是开枪的力度了。”他再次将手枪指向自己的头颅。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他还是没有扣下扳机,此刻的扳机就像被焊死在了枪上,怎样也无法扣下。于是他冲着镜子中的自己开口道:“开枪啊,你在等什么,开枪啊!”他的语调从平静转为了愤怒,他无法接受自己不敢开枪的事实。他将枪口死死的摁在自己的下颚,恨不得把自己顶到窒息为止。

他开始怒吼,合上眼睛做最后的挣扎。他失败了,枪没有响。他再次败给了情感,他输给了恐惧。他睁开眼睛,让自己混乱的呼吸平静下去。他伸出手探向镜子中的自己,抚摸着其中惨白的脸:“一败涂地了,我还是没有摆脱情感。”

他低下头,忽然举起枪摔向镜子,随后一头撞在墙壁上,昏死过去。


Dr.K蹒跚在繁华的街上,天色刚刚泛起一丝微红,街上还十分热闹,有人注意到了狼狈不堪的他,拉住了他垂下的手臂:“你没事吧,兄弟?”他抬起头,微微把眼睛睁大了些许看清了面前的人:男性3/40岁,一只手抱着一名年纪尚小的儿童,身边则立着一名怀孕的女性。Dr.K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面对对方自己无法做出任何解释,就像失手杀人的杀人犯面对对方的亲属一样,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将疑惑的几人留在原地。

街灯亮起了,随之亮起的还有沿街的灯笼与彩灯,年味已经十足,人群在忙着采购年货,无人再靠近搭讪。Dr.K缓缓地穿过人群,观察着每一个人。男人,女人;小孩,青年,成人,老人;过客,顾客,商家;形形色色的,各式各样的人,此刻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做准备,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他们在共同期盼新的,未知的,美好的一年。没人知道未来会如何,也没有人在意,他们只是在期盼来年将是美好的一年,每个人都一样。Dr.K似乎要哭出来,但最终还是仰起头,让朦胧的眼眶恢复清晰,他逐渐脱离热闹的人群,远离这美好的一切,前往站点。

当他登上站点的天台,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他所在的位置正好能俯视整座城市,但他合上眼睛,他不想再观赏这奇特的夜景一眼,与周围的环境完全不同的是,此刻他的脑子里极其混乱。

他开始回忆从前的事,自己的童年中能记住的一切事。他惊讶的发现过去的自己只要开始回忆,展现在眼前的一定是曾经痛苦骇人的经历,但此刻浮现在眼前的只有许久不曾想起的记忆,那些微不足道的点滴此刻显得如此明显。“我曾经是否也曾如此享受这一美好的时刻呢?”他问自己。

“不,我不能后悔,我没法后悔,只有我能消除情感对人类的控制,我绝对不能后悔!”他再次这样说道,将一切回忆再次抛之脑后。他尝试让自己安静下来,将嘈杂的思想再次降低至一片空白。他拿起手机,注视着许多未接来电与尚未查看的信息,他愣愣,忽然惊讶于已经到了除夕当天,距离计划发动只有两个小时了。

于是他释怀地笑笑,庆幸自己坚持下来了:“最后的两个小时,我想干点什么呢?”他开始在脑内的一片空白中寻找自己想做的事,然而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我想见到他们,想见到我能见到的所有人。

这个念头一浮现在眼前,他便大笑起来,嘲笑自己居然想干这种自己从未想过的事。这笑声很快弱下去,这想法正是他现在脑内毋庸置疑的第一想法,超越了一切欲望最想干的一件事。他安静下去,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浑身痉挛似地颤抖起来:“我想见到他们,真的好想好想啊,这是一种怎样的欲望啊,直击灵魂的,现在唯一想做的愿望啊。我得去见,我必须去见,要没时间了!”他狂奔起来,从天台冲进楼梯,跑到了一楼大厅,他看到了所有人,他们正在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做准备。

有人看到了他,喊道:“K博士!你去哪了?怎么消息也不回电话也不接,快过来,我们正准备一起过春节呢,还以为找不到你了!”于是人群齐齐向他看来,看向这个愣在原地的可怜人。此刻,Dr.K似乎丧失了触觉与听觉,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遥远与虚拟,似乎置身于梦中。几位同僚走来,笑着把他拉进人群。他回过神时,人群已经簇拥在他身边了,有人起哄道:“让K博士给我们说两句吧!”随后便有多人起哄叫好,话筒已经传到了他手里。

Dr.K环视着周围的人,注视着每张熟悉的,洋溢着笑容的脸,他开口了,像是憋了许久,滔滔不绝地,激动地说道:“我真的好后悔啊,真的真的好后悔啊,如果这一切都没发生该多好啊!这是个梦对吧?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这样吧?我现在身处梦中,你们都是我的幻想,是这样吧!没有所谓的计划,没有情感消除这种事,我从来没有启动过任何计划,这都是假的,对吧!”他停下来,向前走出两步,脸上的表情来回变化着,重复着喜怒哀乐,面部肌肉因表情的快速变化而抽搐着,他继续说:“我真是个混蛋啊,一个疯子,一个愚蠢的魔鬼,我从没想到我是一个依靠情感活着的人,我从来没想到。我真的真的好想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啊,我想见到你们啊,我想让时间停止啊,停在这一刻该有多好啊!”

人们开始笑着鼓掌,负责主持的那人笑着接过话筒对周围的人说:“没想到K博士,这么感性啊,以前从来没有看出来啊。是不是我们太热情你一下适应不了啊?说什么胡话?大家也很喜欢你的,以后不要总在科研上那么用心嘛,多参与活动啊,今晚是除夕啊,想那么多干什么啊!今晚不聊工作,我们只管狂欢!”语罢,人群爆发出欢呼声,为即将到来的除夕做准备。

Dr.K呆呆得立在人群之中,拿起手机盯着时间,还剩不到十分钟。他退到一边,接通了与AI的联络:“把计划停下来。”

“请重复您的要求。”电话那头传来了AI冷冷的声音。

“我说把计划停下来!”Dr.K咬牙切齿地低声说。

“很抱歉,计划无法被终止。依据您做出的要求,为避免您中途反悔,心慈手软,此计划已经被加密,您没有权限将其终止”

“我有!是我定制的这个命令,一切都是我发起的,你必须听我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开始播放一段录音,录音中的声音正是来自Dr.K自己:“如果你真的听到这条录音说明你后悔了,K。我知道你会后悔,一定会后悔,因为我就你是啊!没用的,太迟了,这个计划一旦启动就一定会实施,这是我,也是你做出的觉悟,好好享受一下最后的,情感还存在的时光吧,因为明天将会是更美好的,没有情感约束的未来!”

Dr.K愣住了,电话那头再次传来AI的声音:“很抱歉,K博士,祝你有个不错的除夕。”电话被挂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红色的倒计时。Dr.K迅速瞟向时间,果然,这就是新年倒计时,也就是计划生效倒计时。他绝望地颤抖起来,抬头注视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希望能看到自己能看到的每一张脸,他忽然发现:Dr.Mo不在其中。于是他再次拿起手机,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电话没有像往常一样迅速被接起,Dr.K一边盯着手机屏幕一边默念着倒计时,祈祷对方能接起电话。在许久之后,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Dr.K沉默片刻,声音颤抖着,为了尽快说完以至于口齿不清地开口道:“我现在真的很后悔,我很后悔没有呆在你的身边啊,我没法将这一切停止,Mo,我真的……”

Dr.Mo的语气十分平静:“没关系的,K,我愿意和你一起去未来,哪怕是没有感情的未来。”

Dr.K还想说什么,但他再次愣住了,倒计时已经进入了5秒,大厅里的所有人都站在大屏幕前,互相拥抱着,注视着红色的5秒倒计时。所有人开始倒数,声音之中混合着期盼与祝愿,淹没了Dr.K的声音。

Dr.K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他开口了:“抱歉……”倒计时走到0的瞬间,一层白色的光覆盖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将所有人快乐的笑容,以及在夜色中明亮美丽的城市吞没。


Dr.K缓缓坐起,摘掉了带在头上的类似于头盔的仪器。身边的Dr.Qin接过头盔,递给对方一包纸巾。

“我模拟了多长时间,或者说这场梦我做了多久。”Dr.K接过纸巾,擦拭划过脸庞的泪水。

“你在模拟器里度过了6天,在现实中睡了2天。我加速了你在模拟器中睡觉或昏厥的时间,所以实际上并没有过去那么久……你还好吧,K。”

“我很好。”Dr.K背对着对方答道,“距离除夕还有几天?”

“四天。怎么,你打算在现实中好好享受一下剩下的四天来不留遗憾?”Dr.Qin调侃道,语气中却只有担忧与哀伤。

Dr.K拍打着衣物将衣领整好,侧过脸看着眼圈泛红的Dr.Qin,笑笑说:“我没有启动那个计划。”语罢,推开实验室的门,走向正在装饰站点的人群,此时,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以及对来年的希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