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精神情感研究所中心页
评分: +14+x
%E6%9C%AA%E6%A0%87%E9%A2%98-2%282%29.png


极其痛苦的,泪水


读者。

我得承认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这个褒贬同义的词用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我曾面向世界,以孩童的天真无邪爱着这个世界,相信美好,为之动容。但,孩童永远都是孩童。我的天真在迅速消退,萎缩。毕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我的家庭并不美满。祖父在我出生前离世,祖母照顾我长大。由于时事政治与家庭的复杂缘故,我被来回推卸,可以说是吃大锅饭长大的。我对我的一切亲属都并不亲近,他们麻木的推卸与勾心斗角让我不愿结束更不愿面对。祖母是我的一切,在她膝边长大是我从小到大最幸福的事。她伴我度过了无数寒暑,度过了从孩童蜕变成长的过程。但人的生老病死是不可避免的。我没想到一切将来的如此突然,以至于我甚至没有在她床前陪她度过最后一秒。后面的事不必多提,料理后事后迎来了对家产的分配问题。我不想看到长辈们关于家产表里不一地谈话,也不想接受这一略显封建色彩的家庭正在土崩瓦解的事实。

祖母离世后我彻底摆脱了这个家庭,这个名存实亡的家庭。一次假死真是再合适不过……如此,我对亲情的理解就这样终结了。

亲情是家庭的组成的衍生品,是薄弱且不堪的,我们能从中获取微薄的温暖。这温暖终会消散。


我有一位兄长,较我而言年长15岁。这给了我一个机会:一个看到未来的机会。在我刚刚接触到所谓的爱情时他便结婚了。我祝福他们,由衷的祝福。现代婚姻是悲剧产生的根本原因,我曾认为孩子可以维系两人的感情,哪怕是框架。我想错了,爱情迎来的婚姻不仅让双方的生活留下了污点,也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

那时的我十分苦恼又无处宣泄,回到我的家,如果那算是我的家的话只能看到更加不幸的爱情结局。我的父母并不恩爱,我和兄长虽然维系了婚姻但无法维系他们的感情。分床,分居,再平常不过。我曾希望两人能不离不弃哪怕不要背弃对方,但无意中看到母上的谈话记录时我的心冷了。这个家庭早已冷却,早已成为了空壳。

我看不到现代爱情的希望,更看不到现代婚姻的希望。爱情,不过是在封建思想逼迫下由性的冲动产生的古怪感情,它腐坏了我们的一切,将本不应在一起的两人联系在一起……


我没有收获友情,不,也有。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将友情当做我的救命良药,来弥补我对亲情爱情的认知缺陷。但很快勾心斗角与物质干涉很快充斥了我的认知。我们永远做不到向一个没有任何血亲的人全盘托出,不是吗?

在面对更多的分别与相遇,我很快淡然了友情。这是不可或缺的感情,但又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


读者,看完我对我崩坏的情感观你有何看法?

在我的祖母离世后我开始研究是什么让我蜕变又是什么直接影响了我的观点。无疑,是精神与情感。

自人类开化以来便从未停止对精神情感的研究,从最初的迷信到最后的科学。当然,在我们的世界里迷信与科学都将我们对事物的理解推向了极端。面对我们与生俱来的精神情感,我们将走向何处?

我们因精神情感而停滞,退缩。因精神情感而哭泣,微笑。因精神情感而奋斗,拼搏。精神情感给予了我们很多,在潜移默化之中。我们现在有机会,不,我们一直都有机会研究这无限的精神情感的根本,我们从未终止对精神情感的追溯与利用,时至今日仍然如此。

我知道以我的一面之词无法说服你,也知道听我这样一个精神崩溃的人倾诉也没有什么可信度。但,时间会让你明白我所得到的体会是如此深刻。何不与我一起同行呢?一起见证人类是如何在眼泪中挣扎,溺死又或者在血液中浸泡。



——An kexiaseAn kexiase

1989
08/06

CI精神情感研究所故事线

主宇宙时间线

角色主要存在时间线

平行宇宙时间线

拓展平行宇宙,无限可能的存在

1989/08/06
1989/08/06
新的开始

An kexiaseAn kexiase发布宣言

新的开始

精神情感研究所概念被提出

1989/09/05

精神情感研究所正式建立
“我们得到了一个机会。”

1993/04/01
阻碍,逃避

基因改造工程被查封
“意料之中”

1998/07/02
转变

An kexiaseAn kexiase首次转化为亚人
“我们不得不学会转变”

2000/01/04

Dr.Ling Dr.Xie加入部门
“瞧,爱。”

2000/03/06

Dr.Qin加入部门
“美好而令人悲伤。”

2000/05/18

22号干预小组扩容
“我们得到他了。”

2004/07/12

Dr.Yu加入部门
“结局……不该是这样。”

2004/09/13

Dr.Xie之死
“命中注定”

2004/09/20
未曾改变

An kexiaseAn kexiase以新面貌出现
“你没发现吗,他和她从未老去。”

2005/06/30

Dr.Qin之死
“他留在那了。”

2006/10/11

Dr.Ling违抗命令
“最后警告。”

2007/11/05

首次对大规模武器的研制
“非人”

2007/12/05

首次获取直接对精神情感的干涉方法。Dr.Bai加入组织。
“开始吧,干预。”

2010/02/03

首次事故爆发。
“他们不再是人了,不再是。”

2011/04/07

Dr.Bai的叛逃
“我们得到它了!我们得到它了!”

2012/08/13

Dr.Mo加入部门
“绝对自由,作茧自缚。”

2013/12/03

维达哲伯恩计划
“我在忘记一切,包括对你的爱。”

2013/05/20

Dr.Ling之死
“杀死他们的是他们自己。”

2014/03/21

自我救赎
“我们,回去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