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研讲座:混沌分裂者中国分部的发展史及特殊时期“扩张窗口期”对分裂者势力发展的影响
评分: +2+x

哦,感谢,十分感谢各位能够有时间抽出空余时间来参加本次由战术研究部主持的一次客研讲座。我是本次讲座的主讲者白历辛,初次见面,我看到了不少新面孔,我很高兴能够主持本次的演讲主题;作为一个在90年代末加入混沌分裂者的一名Gamma级成员,有幸经历过一次混分实力扩张窗口期,也是在这时,我们的发展势头才夯实了今日之基础乃至整个新世纪以来的稳步上升之趋势。尽管在座的每一位混分的成员都吃着旧时代的红利,但真正了解这段过去的人却少之又少。因此,我们也需要将这些陈年往事置于展厅,供每一人来追忆这段对我们中国分支来说无比特殊的荣光时期。

现在,请各位放松肌肉与神经,薄荷清新剂已释放,并且我们的座椅还拥有按摩功能,如果你感到有些累的话,也可以小歇一会,也无需担心错过本次讲座。好的,现在还请各位配合,因为这些待定的名词可并不是单纯的学术用语,更是我这一代人所经历的变革时期。

好的,让我们开始吧。


第一章节:术语“扩张窗口期”的定义。

在了解过去的光辉岁月前,我们需要明白一件事:何为“扩张窗口期”?

请先允许我卖一个关子,这个定义我们可以通过类比法转换成一个通俗易懂的概念;举个例子,你们小时候应该会有不少好玩的玩具,这些玩具可能是变形金刚,可能是遥控小车,也可能是玩具枪,但我们始终都只是待在自己家里自己玩自己的,因为始终是一个人,我们永远都无法感到快乐。所以我们需要邀请其他人来做客,一起玩这些玩具,这样才不孤单。然后我们把这件事情等量代换一下,如果换成现在的混沌分裂者的话,就是我们有技术,也有器材,但我们缺少相应的人才去将它们的收益最大化或是放大,所以我们才会不断地需要新鲜血液来进入到我们的混沌机器的运作中。这就是“扩张窗口期”的一个主要前提。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放回术语本身。狭义上的“扩张窗口期”主要是指因为常态世界及“暗线”的一些不稳定因素从而导致混沌分裂者的实力在一个时间段内以一个超过同期发展速度快速扩张的时间段,促成“扩张窗口期”的契机有许多,大的如政权更替、长久战争、大规模饥病等天灾人祸,小的诸如同行组织内部清洗或是有组织性叛逃对混沌分裂者来说都是一个“扩张窗口期”。往往在这个混沌分裂者的实力会出现一定的增幅的特殊时期,在广义上都可以被定义为“扩张窗口期”。

对于混沌分裂者的中国分支来说,目前所经历过较大的“扩张窗口期”拥有三个特殊时期,所对应的,也恰恰是把握了这些特殊时节,混沌分裂者才拥有今天这等规模。


第二章节:使混沌分裂者中国分支走到今天的三个“扩张窗口期”

自前身组织分裂者(有一说为混沌三合会)成立以来,混沌分裂者就成了基金会走向其目的之路上的绊脚石,同时混沌分裂者的出现绝非是灵光乍现的一次巧合,而是对基金会这一非人道组织日益积攒的不满情绪的总和,但每次出现这种声音时,基金会就会使尽浑身解数去阻止并抹杀这种声音的存在,也是在这种十月围城的背景下,我们的混沌分裂者便开始初露锋芒。

每一个时机都代表了无数未来方向的拐点,所以我们都无比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机会。就目前而言,诸如经济大萧条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后都是混沌分裂者的高速发展期,也是在把握住这些时机检点后,我们的势力才能同基金会及其联盟势力对抗。

因为随着世界局势的不断变化,位于世界中心的东亚地区的战略地位也显得十分重要,我们也于上世纪30年代趁热打铁,建立了中国境内最早、也是现阶段发展规模最大的十三号基地。同时恰逢民国年间的动乱时期,我们很快便招募到了大量的军事人员与科技设备,不过相比于现在,当时的我们并没有过多像现在这样的安全保障与技术支持,同时也是鱼龙混杂的人员编制,所以前期的状态是每个混沌分裂者都会经历的非常时期。如果你问我这段时期是否有一个专业名称,我的回答是,是的,它也有一个专业术语,我们称之其为:“窗口磨合期”。

“窗口磨合期”是“扩张窗口期”的副作用之一,时长在五年至二十年不等。在“磨合期”中,因为每一个人对彼此知之甚少,并且也是在混沌分裂者父组织成长初期这种高度特殊时期,所以在这段时间内,中国的混沌分裂者势力都面临着被当地同行组织消灭并吞并的风险,这个情况一直到50年代初才得以解决。反观基金会,他们在中国建立势力范围的时间也是50年代至六十年代的黄金时间,但相比于他们,反观混沌分裂者分支早已在中国发展了三十余年,因此借由本次机会,我们也对他们发动了在中国境内的首次突袭。

也许是因为我们的总体实力依旧薄弱,所以我们也失去了这个关键的历史转折点;总而言之,20年代至50年代的这一段时间,被称为“第一轮扩张窗口期”。

也许是因为错过了扼杀的绝佳时期,所以基金会在这个时间段内迅速发展,并在60年代末发展到了相当庞大的规模,也是在这时,他们的势力开始同混沌分裂者拉平并开始超越,但是伴随着第二轮“扩张窗口期”的到来,混沌分裂者才得到了一个喘息的时机,并借机不断发展。

关于这一段时期,台下已经出现了一些声音了,并且知道第二轮“扩张窗口期”历史背景的人也不在少数,可尽管如此,我们依旧需要按捺一下我们躁动的心。现在请各位喝一杯加了点冰的糖水,让我们继续娓娓道来。

因为怀疑资本主义在我国民间的死灰复燃,所以我们开始进行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化大革命”。我必须承认这一段特殊时期,在造成基金会发展困难的同时,也促成了我们的第二次“扩张窗口期”的到来。毕竟在那个武德充盈的年代,民兵等军事组织也开始在我国遍地开花,我们所能得到的人员也是可以直接经过简单训练而作为军事人员使用的,甚至有些时候,混沌分裂者可以达到仅仅通过一纸空文收编整支正规军的夸张程度。第二次张力之过猛,以至于到现在分裂者的编制中都还有一些第二次窗口期的老人员。

不光光是军事人员获取上的便利,在这一时期内,随着混沌分裂者理念的宣传,一时间在民间涌现了不少反基金会的结社,并且正是因为这些宣传机器的全天候开动,所以使得基金会在十年动乱中不仅仅要面对着来自国家方面的压力,也更是每天要想办法去掩盖这些无穷无尽的反对声音,所以那时的基金会势力陷入了一种停滞不前的尴尬时期,不过相比之下,混沌分裂者的实力也在这个“扩张窗口期”实现了弯道超车。

不过相比于前一次的完全发展,第二轮的发展结束后我们并没有对任何一个基金会设施进行任何性质的突袭;不过我们换了另一种方式对基金会发动了非公开性的“突袭”,长年累月的对敌渗透让基金会的血液变得不纯,但也因为对敌游说与“和平演变”等低烈度因地促动行为的进行,所以当时的基金会人员有组织性叛逃与D级人员武装暴动的发生率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但基金会后续推行的政策很大一部分使得其变得苍白无力,可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这个时间段内得到了大量的异常物品与专业人员。

而后的发展虽然一直稳步向前,但像“第二次扩张窗口期”这种大跃进式发展却很少发生,同时随着诸如“改革开放”等政策的推行,混沌分裂者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了发展的低迷期。用一个和我一样于90年代末加入混沌分裂者的Gamma级成员的话说,就是当时的人们忙着赚钱与发展市场经济,自然没人会为了混分食堂的大锅饭而来了。

但玩笑归玩笑,我们还得向前看齐——

“扩张窗口期”的发生并不止局限于国内。而随着在上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发生的一系列国与国之间的争端与演变,最终导致超级大国苏联在1991年分崩离析,这种性质特殊事件的发生谁都早已预料,但世界依旧继续向前。只不过,在造就单极世界的同时,也引发了混沌分裂者的“第三次扩张窗口期”。

苏联的解体,对基金会来说是意味着他们将重获自斯大林时代以来在俄国及高加索地区所失去的控制权与相关设施的使用权。但对于混沌分裂者来说呢?我们则借这个契机吸收了绝大部分来自前苏联的军用物资及技术人员来壮大自身实力,包括前苏联的军火与能够直接打到巴黎的导弹;再者就是前苏联时期的军事人员与军官。我本人便是在第三次“扩张窗口期”来到混沌分裂者这一大家庭的其中一粒微尘,同时我的训练教官也是一名俄罗斯人,但被旋大风车的日子我反正不想再接受一遭了。好玩是好玩,但问题在于它真的很废人。


第三章节:从“第三次扩张窗口期”对战术研究部的影响来看混沌分裂者中国分部的未来

咳咳……回到正题。

接受这些苏联遗产对于分裂者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毫不夸张的说,战术研究部原本的稳定发展局面也在这一次“扩张窗口期”的到来而被打破;同时也是因为得益于其作为混沌分裂者中国分支首要的高精技术部门,它几乎吸收了所有的来自前苏联的科研技术与研究人员,同时它也是在这时成为一个覆盖面极广的高尖技术部门并持续运作到“新世纪”的今天。

自第三次“扩张窗口期”的到来,不光为液混沌分裂者输送了数不胜数的年轻血液的同时,也为混沌分裂者的今天奠定基础,时至今日,无论混沌分裂者所遭受的打压有多么严重,都无法使基金会将我们尽数毁灭的意图成功。不过别高兴的太早,凡事都有未知数。随着以2000年为代表的“新世纪”的到来,赛博传媒也使得我们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速时期,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做好面临一切突发事件的准备。

也许未来的混沌分裂者会重塑人类社会,亦或是不光彩的败走于世界之林,这对现在的我们来说都无所谓,重要的是把握当前,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个人应走的每一步,混沌的秩序将由我们早就,而我们则要担负吾辈之责任;只有一刻不停的披荆斩棘,才能保证我们最终能够实现于混乱中重铸秩序的最终理想。

好的,感谢各位能够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听这个简短的客研讲座,由衷为各位的垂青而感到荣幸。剩余的时间将会为各位提供一些余下的补充材料,至此,本次讲座圆满完成。


现在你可以离场了。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 侵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