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Mason 博士的音频日志

以下记录节取自Dr. Jack Mason失踪前的音频日志。因其可能存在暗示Dr. Jack Mason去向的线索,该记录将被存档。由于其所掌握的机密信息,任何有关其生死下落的情况应尽快向alpha或beta级权限人员报告。

日期: 200█/9/16
日志标题:新职位!

内容:
*清嗓* 额,那么……你好,未来的我!我天,我现在听起来好尬啊……有人说记日记有益于思维,但是现在,我在这里感觉……很不舒服。

真难办,可能是我还没习惯这样记日记吧,但是一个人坐在这儿跟墙说话确实感觉很怪。

我觉得我该说说我的职位了。工作在那些SCP身旁的日子终于结束了,现在我终于进入了这个巨头组织。仔细想想,我他妈研究一个会说话的汉堡多长时间了?在这儿,他们说我至少能为一个有意思的东西而工作。奶奶的,我甚至不得不假死才能跑到这儿来,这铁定是一个不归的选择了。

他们给了我几天时间在这儿安顿下来,然后才会给我安排工作。我挺希望现在还能用我的宜家会员,我的房间现在实在是空荡荡的。

我想我该用这个来总结一下今天,也许之后还会像这样记下去,也许不会。大概率我是不会再继续了,但是又有谁知道呢。


日期: 200█/9/23
日志标题:第一个项目

内容:
哈,我又开始记这个了。今天我分配到了我的第一个项目,这是件好事。他们这里把异常叫项目,不叫SCP,今天我问别人分配给我的是哪个SCP的时候,有些人显得很恼火,但是他们最终还是了解了我的情况,告诉我该往哪儿走。

我分配到的的这位女士还不错,她能和她的毛绒玩具对话。这当然不是一个很实用的能力,但这是一个当监视器的好办法:把一只泰迪熊放在通风口,然后让她问泰迪熊看到了什么。如果能这样,我就得考虑考虑是否能在别的方面用的上她了。

天哪,我的思维从未如此活跃过了!我手中有两个博士学位,在那边就只被当作实验助理使唤!他妈的实验助理!

总之我是终于开始重新工作了……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值得说说的呢?

哦!我在附近找到一个二手市场,准备再装饰装饰我的宿舍。淘到一个像唱片机的车载音响,我会试试把它作为房间布置的中心——可能会这样布置,也可能会折中一下,布置的再保守一点。

总之,天色晚了,该睡了。


日期: 200█/10/2
日志标题:友好的同事们

内容:
从我来这儿以后,在这里一同工作的同事们一直都对我很友好。我是说,技术性口吻的来讲,这里像个恐怖组织,很多在这里工作的人头脑都不大清楚;但我觉得,一个想给你办生日派对的精神病患也不是不能接受。

让我想起了孤儿院。尽管有黑暗的往事,但大家都是一个大家庭。话说回来,我来到的这里,还是个蛮好的孤儿院。

他们还跟我说了这个月不久后的万圣节派对。他们说会有一场变装比赛,所以我得好好想想该以什么服装参加,还得想想是不是该做点特别滑稽或恐怖的事儿。但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啊。


日期: 200█/10/15
日志标题: 回忆

内容
所以……我分配到的那位女士死了。

在一次该死的SEPIA的袭击里,她被卷入了交火。我还记得前一天和她说过话。她一生中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在精神病院里度过,她想他的父母显然不乐意看到她与毛绒玩具说话,她甚至告诉我她的父母想给她驱邪。

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三十岁了。她一辈子的大部分时间都被浪费在病房里,我很高兴她能通过混分看到不同的世界。有一天,我给她带去了一些光碟,因为她说她很无聊。她看起来很喜欢《死亡幻觉》和《勇敢者的游戏2》……

我觉得我应该多说点关于她的事,因为她之后不会再被以任何除了文档和数据的形式提及了。但我却想不起关于她的其他事了。她大部分的生命都是被浪费的 。(短暂沉默) 天哪,我掉泪了…… 她只是想活着啊……


日期: 200█/10/26
日志标题: 坦白心声

内容:
我准备装扮成Donnie Darko1,纪念那位Amber女士。我把面具取下来了,但是我不得不费力裁剪一堆人造皮毛——就是说,我很高兴我还记着在中学家政课上学到的缝纫手艺。


日期: 200█/11/1
日志标题: 一夜宿醉

内容:
我已经不记得昨夜的事儿了,显然我旁边那个安保部的小妞儿也是。我猜是有人在我酒过三巡的时候给了我一拳,这一夜的昏醉,我确信是因为被打了。我希望事情在这之后没有太过尴尬——

靠,我得要一片阿司匹林。


日期: 200█/11/4
日志标题: 土豆雷
内容:
一个新项目到手——土豆雷,会炸的土豆。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不明确它的触发方式,这就是我所参与研究的部分。

哦对,我四处打听了一下,得到一个消息,我输掉了那次变装竞赛。我觉得我表现得很好,但是有人竟然穿异形COS装来吸引眼球。我也跟与我同居的女孩谈了谈,她跟我一样表示这太尬了,并且达成了“永远别谈这个”的共识。这种事情,通常结果都很有趣。


日期: 201█/11/7
日志标题: 我把这个记起来了

内容:
我去,我差点儿把我以前做了啥给忘了。我在挖掘一些——呃,好吧,清理。我为搬出这里清理了我的房间,然后找出了我以前的日志。我听着我的音频记录,以为我装进去的东西应该很满了。但说实话,三四个月里,我只记了六七次日志。

里边大多数的东西我都忘了,比如土豆雷。那简直是一场灾难。储存它们就是一种痛苦,它们的触发条件是墙壁和爵士乐。第二年的变装竞赛,我赢了,第三年、第四年也是。因为我是这里有缝纫机的两个人之一。

额,我想想,似乎从那时到现在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可说。蛤?但是我在说啥?全都是那时到现在的事好吧!我正在收拾东西去另一个站点,我想这中间的事一段时间后都会模糊吧。

无论怎样,我都得去收拾行李了,他们可不会自己打包的整整齐齐!


日期:201█/7/14
日志标题:行李全卸完了!

内容:
好吧,花了两天,我终于把行李都卸完了。这间宿舍比我在九号站的那间稍微大一点儿,能在一片乱糟糟的混沌中塞进去一台电脑了。

呵呵,混沌

明天就要开始工作了,我得去休息休息。


日期: 201█/7/15
日志标题:花哨的新项目!

内容:
所以……现在我得去看我的新项目了。这是——好吧——我们觉得一个让你看起来更受欢迎的面具。仅仅是我们觉得。我是说,我们觉得可能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在起作用。我猜这也是我来这儿的原因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儿的人似乎比我在旧站点的同事们更冷淡些。别误会我,这里的同事们仍然是好人,只是好像这里……怎么说?有些恐怖?不,好像是所有人的人格都极为内向冷淡,如果能这么说的话。

就像今天早些时候,我准备去食堂吃些午餐。然后,突然冒出一位女士开始拐弯,然后看到了我,就假装在直行。当我到达食堂的时候,我试着和那里的保安寒暄几句,问他今天过的如何,他用死板无神的眼睛看着我,说了一声“是”,随即意识到我说的并非一个是非问句,赶忙离开了。

天哪……也许我得在明早之前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日期:201█/7/18
日志标题: 人体实验

内容:
所以……我做了一些初步测试,得到了这个项目的人体试验准许。它看起来似乎不会有辐射或什么不好的影响。不戴的时候,它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面具。

怎么说,我应当为我完成了人体实验的准备而欣喜,但我只是觉得无精打采的。也许是因为我才来这里不久吧。我打听了一下,才发现这里的气氛比我上一个待过的基地安静的多。我觉得在不同的地方,人们有不同的情绪,这是很正常的。但是缺少一个可以促膝谈话的人,人会感到很寂寞啊。

呃……我可能会玩点游戏来打发无聊。我想玩《生化奇兵》好长时间了,现在我可能会试试。


日期:201█/7/23
日志标题:我是埃尼戈·蒙托亚2

内容:
猜猜谁刚从医务室回来?好家伙!

谁能想到我们的受试者们实际上并不喜欢实验呢。我看到一个受试者戴上面具,就开始想,嚯,牛逼。我并不认识他,只知道他是个战俘,但面具让他看起来像那种龙傲天故事的主角。

老实说,我真觉得这人太牛了,所以自己必须进去跟他握握手。但是当我进去的时候,他想以此作为逃跑的机会。幸运的是,此时他把面具摘下了(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眼前的幻觉尽数散失。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是他与门之间唯一的障碍。他直接冲上来,又抓又撕。一切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生了,之后的记忆一片模糊,我记得的第一件事就是躺在医务室里,脸上有个大伤口,手臂上到处是抓痕。现在每次照镜子,我都会看见镜子里是埃尼戈·蒙托亚——我脸上的伤疤刚好和他的在同一处位置。

我必须好好犒劳自己一下。我买了好多果冻,它们总是能让我的情绪好起来。


日期:201█/7/25
日志标题:试验假人3

内容:
自从上周的大失误以来,我们决定只以可信任的人作为受试者。我自愿参与试验,因为我是项目的首席研究员。现在,我只希望我几个星期后不会情绪失控。

就是说,我现在感觉还不错。我祈盼我能一直保持这样。


日期: 201█/7/31
日志标题: 令人惊奇的面具
内容:
这张面具真的太棒了!

今天我居然能走到站点主管面前,要了他的枪,然后就潇洒离开了。整个过程没有一丝障碍!
我的自我感受也非常不错,我甚至都不去考虑脸上戴着的是一个异常项目,我只是感觉自己更爽了。或者说,感觉自己很牛。这可能是因为有了个伤疤,可能是因为同事们对我终于有了好感,也可能是——面具给我的感觉。

我可能会要求下一次在公开场合戴着它做测试,看看我出去的时候能不能顺点黑胶唱片,戴着这个就不用给钱了。


日期 201█/8/12
日志标题:漂亮的面具

内容:
我看它的次数越多,它在我眼中就越发漂亮。旋卷着的金色纹路,明丽的红色图案,以及奶油般的底色,简直绝了,不是吗?我甚至想将它据为己有。

当然,我不能给任何人说。不不不,他们当然会把我与它远隔起来。但在这行干了好几年,我对内心世界的隐藏已经做得相当之好。我是与它接触时间最长的人!我是最了解它的人! 应该是那个拥有它的人!

其他人只会让它在野外任务中让他毁灭。这是一个有灵性的东西,像一只小鸟,它需要我这样轻柔的手。我见过那些畜生们是如何在野外执行任务的,他们粗暴的手会不知不觉间让它粉身碎骨!


十一时三十四分,Mason博士在站点广播系统中播放了以下这段日志。这段时间内,他同时穿戴着████████与████████ ███两件项目,导致无人对此信息的文本与实际意义作出反应。之后,他带着此两件项目离开,并且失踪。一个装着Mason博士所有音频日志的箱子留在广播台旁。

日期:201█/8/19
日志标题: 再见

内容:
在你们身边工作一直都是很开心的事,但恐怕此刻要与你们道别了。别误会,你们都是可敬的人。我只是觉得,该变变生活的节奏,远离这些假象

不要担心,我把所有笔记都留在了它们该在的地方,他们可能还会被用到。我不想说太多来打破这一刻的气氛,那就让冯·特拉普一家4为我说剩下的部分吧。

(音频的剩余部分是《音乐人生》插曲《再见了,再见》的录音。推测Mason博士在此期间离开了设施。)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 侵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