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将何往,人归何处
评分: +7+x

祂抬起头,凝视西方的地平线。落日明亮得刺眼,像画布上一团柠檬黄的颜料。

祂的面容无理由地使人感到威严与不可侵犯,虽然这张脸庞一经目视,便不可能再记得。

“这里是12号干预小组‘弑神’,目前确认实体具有部分逆模因性质,完毕。”

刚自嘲完自己是有多大能耐才能自成一个干预小组,便意识到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在隐蔽状态下发出声音。

祂朝我的方向转过头来,空空如也的双袖开始无规则地摇动,闪出一个强弱不定的红色光球。

身边景象逐渐变得支离破碎,清澈的蓝天混杂进各种色彩,像一个拙劣的油画家用未洗净的油画笔随意地涂一幅印象派的难解作品。

“这里是12号干预小组,准备开始作战,完毕。”

我一跃而起,跳出作为掩护的岩墙,将现实稳定步枪对准了祂的脑袋。先下手为强,何况是面对神。

油画家的笔锋由天空向地面逐渐延展,凌厉的棱角与杂乱的色块占据了整个视野。

我扣下扳机,毫无作用。

现实稳定?油画家是不可能因画中蚂蚁的喷嚏而停止作画的。

这张抽象的画作收缩成一个封闭几何体,把我与祂圈在其中。

一个口袋空间。

死神之镰、彼岸之花、熔岩之河……

祂的身影一片片崩裂消散,突然失去作战对象的我警惕地环绕四方。

祂不在任何地方,却又充满了这整个空间。

欢迎你。

[你已受到精神影响,精神稳定指数将持续测定。当前指数:95]

请你不要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闯进一个人的头脑是不礼貌的。

神与凡人只有这一种交流方式。

[当前指数:83]

省省吧,还真把自己当神了。在我们这里,所谓神,只是强大的现实扭曲者。

也许我不是神,那你又是什么?

[当前指数:75,低于警戒值]

我是……一个战士……一个进步的异常战士!

真是崇高。你现在已经在地狱里了。

[当前指数:81]

……一个口袋空间罢了。

身处敌人的口袋空间,与在地狱没有什么区别吧。

[当前指数:76,低于警戒值]

敌人?你想清楚!难道你不想与人类合作,而是要被那群笑话收容、追杀吗??我们是进步的战士!!!

合作?我本非异常,但人类却是无可救药,你们所谓的进步也只是幌子。对我这个观察者来讲,没有一个人不唯利是图。

[当前指数:72,低于警戒值]

放屁!

你们为什么是进步的?因为用异常反哺人类?这不是为了人类的利益?

[当前指数:65,低于精神崩溃警戒线!]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闭嘴!!

可怜的蚂蚁们,被油画家拍打下画布的时间即将到来了。我一手让人类族群发展壮大,此时收回对它的保护是理所当然。再见,祝你们自生自灭。

[当前指数:47,已强制启动镇定剂注射]


油画般的狂放色彩沿色块边缘一片片收回,眼前还是山坡上的岩墙。

脑中的记忆有种不真实感,除了监测仪器从注射管中泵出的镇定剂液柱,没有什么能说明刚才的对峙发生过。

“12号干预小组,行动结……束……”

我昏倒在地。


我死都不会想到,一个γ级人员竟能有进入德尔塔会议室的机会。

“你是说,一个自称人类守护神的神性实体或者一个强大的现实扭曲者要收回一直以来对人类的保护?”

我犹豫了一阵,点了点头。

会议室里的沉默压得我无法呼吸。

“仅昨天一天,因意外事件死亡的人数就高达八亿。”一名指挥员翻翻面前文件,眉头紧皱。


在会议室的门口,当我把记忆删除药剂逐渐注射入体内时,却听到了一句费解的语言:

“离开庇护,任何偶然都是必然。”

本站默认遵循CC-BY-SA3.0协议 侵权投诉